御宅屋自由阅读网_第209章 大小师母

34小說網小編歡迎您訪問本站,下面讓我們一起閱讀文章吧!
 “呵呵……”

 電腦屏幕中,許一軍和魚龍兵嘴裡笑著。

 “要不臨走前,聚一下?”

 “當然。”

 張雲說著話,關瞭眼前的電腦屏幕。

 同時車子也開到瞭醫院的門口。

 此時此刻,張雲手中的老婆,手頭有工作的,繼續在雲都市工作,手頭沒工作的,張雲把她們全部轉成瞭自己科室裡面的粉護。

 所以張雲一回到自己科室所在的vip病區九樓,十幾個老婆,在樓層裡忙碌著。

不知是哪裡傳來滴答滴答的聲音,攪得室內氛圍波譎雲詭。 “羅漪……”葉瀟揚輕聲叫她的名字,示意她別說話。 甚至連曹雲德樓層裡的女醫生和女護士,另外越進樓層裡的女醫生和女護士,都來幫忙著。

 “師母,小師母……”

 張雲也是不停喊著。

 對著曹雲德的老婆們,顯得尊重著。

 “嫂子,小嫂子。”

 越進的老婆們,張雲也是客氣著。

 此時此刻的張雲,雖然和自己的師傅還有大舅哥,處於一種競爭的關系中。

 但是的話,由於婚姻和師徒 羅漪卻道:“騙人,你臉上還有巴掌印呢。”的關系,他和這兩個所謂的對手,其實關系還是很親的。

 不知怎麼的,張雲的師傅曹雲德,也在張雲的vip病區樓層裡忙碌著。

 見到瞭張雲,曹雲德示意著。

 張雲自然是屁顛屁顛的跟著自己的師傅,來到瞭樓層外面的陽臺上。

 “師傅,抽我的。”

 在許一軍那道下,兩百塊錢一包的香煙,張雲終於不抽瞭。

 而是改抽一千塊錢的極品至尊。

 “可以啊?會享受生活瞭。”

 “那是,那是,師傅調教的好。”

 “你小子。”

 曹雲德點瞭一根煙,嘴裡抽瞭起來。

 張雲知道,自己的師傅,找他肯定有事。

 所以抽著煙,安靜在自己師傅的身邊,目光默默看著遠處雲都市的城市景象。

 “這五十萬塊錢,算是師傅對你的喬遷紅包。”

 “不用瞭,師傅,你跟我見什麼外。”

 “別廢話,拿著,老子以後買房子的時候,還要你還呢。”

 “呵呵……呵呵……”

 張雲笑著收瞭自己師傅的大紅包。

 “這次叫你    他有些斷片,回憶瞭會兒,一些零星的畫面在腦海裡閃過。“晚晚,昨晚是不是你主動吻的我?後來你還跟我在酒吧裡睡瞭一晚上?嗯?”陸時熠將於晚困在門板和他的胸膛之間,不依不饒的追問。出來 周佳航早已看穿一切,他說道:“體諒一下吧,你這種沒有女朋友的人是不會懂的。”,其實還有一件事情要對你說。”

 曹雲德說著話,把自己的手機掏瞭出來,然後示意著張雲也把自己的手機掏出來著。

 曹雲德把自己的手機按動瞭幾下,把一份資料傳輸到瞭張雲的手機中。

 “看看這個病患的情況。”

&nb 羅漪剛洗完澡,頭發濕漉漉地搭在肩膀上,臉頰緋紅。sp;“噢……”

 打開瞭手機中的資料,發現是一份病歷。

 張雲粗粗看瞭一眼,嘴裡笑道。

 “師傅,是骨癌,中後期瞭,這病咱胸腦外科治不瞭。”

 張雲的回答,讓曹雲德白瞭他一眼。

 師傅的目光似乎提醒瞭張雲。

 “師傅,不會吧。”

 張雲又細細看瞭這份資料。

 依據著自己醫學的判斷,明白瞭這個病患的身體體征和自己的師傅很像。

 “別多想瞭,這個病患就是我。”

 “這……這……”

 突如其來的打擊,讓張雲顯得意想不到著。

 “不會吧。”  而陸時熠完全沒有半點反悔的意思,於晚將他推到門口,男人雙臂撐在門梁上,任由於晚怎麼推,他都紋絲不動。

 曹雲德是張雲的師傅,但是張雲更多著,把他看成瞭是自己的長輩,自己半個父親的感覺。

 所以情感上顯得不一樣著。

 知道自己的師傅得瞭絕癥,張雲一時間,顯得難以相信著。

 “這個事情,隻有我,還有和我關系比較親的幾個老婆知道,所以你不要到處亂說。”

 “噢……”

&nbs 他的頭發長度遠超一中男生的平均水平,如果仔細分辨,還能看到被燙出瞭波紋式小卷兒。p;張雲抽瞭一根煙,又一根著,抽得很重。

 “今天叫你過來的話,是想讓你幫個忙,對我死後的一些事情,幫我處理一下。”

 “師傅,你說什麼呢?骨癌治療的好,也有好幾年可以活得。”

 “我知道我自己的情況,也知道現在該幹什麼瞭。”

 曹雲德說著話,嘴裡無奈瞭一聲。

 曹雲德隻是到瞭中年,現在讓他去瞭,他心裡不甘著。

 “我放心不下的,是我傢裡的幾個兒子,我要是去瞭,他們 “不管將來怎樣,今天我說過的話,不會後悔。”羅漪很篤定。的未來,我不知道該怎麼安排著。”

 “想來想去,隻能是托付給你們幾個徒弟瞭。”

 張雲嘴裡狠狠抽瞭幾口後,心裡明白,要面對起現實來。

 “師傅,你放心,你兒子的撫養,有我和師兄們呢?”

 “這是我想好的計劃,你看看。”

 曹雲德把一份資料又傳到瞭張雲的手中。

 那是一份,自己死後,傢庭分配的計劃。

 曹雲德一共把自己的傢庭,分成瞭三個等份。

 其中張雲的一個等份,分量最足,需要張雲照顧的師母還有師傅的女兒和兒子最多。

 大概占到瞭其中的八成多。

 剩下的一些,則是讓許一軍和魚龍兵照顧著。

 當然照顧也是有好處的,一些房產,一些有價證券,等曹雲德一死,都會轉到他三個徒弟的那裡。

 “師傅,這些……”

 看到瞭計劃的後來。

 張雲顯得有些弄不明白瞭,因為其中一些師母和師母的女兒,最終的命運,是簽給瞭張雲。

 “那些是沒有給我生育過的女人,還有就是隻給我生育瞭女兒的老婆,我要是去瞭,她們一輩子不嫁,也不現實,我想的話,就轉給你吧,就算是你對我兒子撫養的一種報酬。”

 “師傅,你這話說得,我撫養你的兒子,是應該的,你對我幫助……”

 張雲還想說什麼著的時候,曹雲德伸手阻止著。

 “別說瞭,這事就這麼定瞭。”

 “這次你選擇外面的駐點醫院,就把我的老六還有一個我身邊助理女粉護護士長帶走吧,讓她們先跟你處些感情出來。”

 “六太太……還有小紅姐。”

 師傅嘴裡說得人是誰,張雲心裡明白。

 那是張雲平時工作時,一直很尊敬的兩個女人。

 “我得瞭絕癥的事情,她們兩個已經知道瞭,所以你放心吧,我讓她們跟著你,這一份苦心,她們心裡應該明白的。”

 “可是師傅……”

 張雲還想說什麼的時候,曹雲德擺瞭擺手,就離開瞭這兒的陽臺。

 “這……這也太悲催瞭一點吧。”

 張雲在陽臺上,又抽瞭半包煙,手機中,自己師傅的病歷資料看瞭一邊又一邊著。

 最終還是確定瞭,自己的師傅,最多活不過一年的事情。

 張雲是個男人,是男人就有用於面對現實的勇氣。

 如今是現代社會瞭,摯愛自己老公的女人們,不會像古代一般,在自己丈夫死亡之後,殉葬而亡著,選擇孤老一生的女人,也顯得越來越少瞭。

 所以的話,自己師傅一走,師母和師傅的女兒們,確實是張雲需要考慮照顧的問題。

 “六太太和小紅姐,可都是很有涵養的女人啊,她們給我做老婆,這……”

 這樣的事情,張雲可是從來沒有想過的,因為他不敢奢望著。

 可是如今事實擺在瞭眼前,他不得不好好憧憬瞭起來。

 想著她們原來是自己師傅女人這一點時,張雲臉上本來要燦爛起來的笑容,又不得不抑制瞭下去。

 調整瞭一下心情後,張雲回到瞭樓層裡,開始擺弄著自己樓層的擺設,同時的話,和自己的老婆們,說道著,自己以後要在日本建設自己  她的心,也像是下起瞭傾盆大雨。專傢門診的事情。

 “會不會太遠瞭一些。”

 李琴並不是反對自己丈夫這樣的做法,嘴裡的話,隻不過是一種,生為妻子,一般會有的牢騷。

 自己男人選擇什麼樣的醫院,做專傢門診,自己的男人肯定是想好瞭,才下得決定。

 “東京可是有不少好玩,好吃的東西,我以後在那裡幹瞭,你們雙休日的時候,就可以來東京購物瞭。”

 “也是。”

 李琴一下子,就顯得贊成瞭。

 “是呀,是呀,我還巴不得老公去巴黎工作呢,那裡的名品店可多瞭。”

 一說起購物的事情,張雲的老婆們,嘴裡的話可就多瞭不少著。

 嘰嘰喳喳著,說個不停瞭起來。

 張雲也不煩著她們,隻是找瞭其中的於美麗和於美華,說道著自己去東京醫院工作的話,會把她們兩個帶在身上。

 “小雲,你可不要跟小媽開玩笑,我們醫院裡的工作,又不會做的。”

 “誰要讓你們工作瞭,我就是需要兩個跑腿的,還有會給我燒飯洗衣服的女人。”

 張雲刮著自己小媽的鼻子,  水流聲停止,裡面的人像是洗完澡,準備出來瞭。笑瞭笑。

 “那還行。”

 去東京華僑醫院,組建自己專傢門診的事情,很快就確定瞭下來。

 有和田佳美帶著,另外於美麗和於美華跟著。

   晚晚。另外兩個跟著張雲的女人,是張雲的老婆們,打破腦袋也想不到兩個女人。

 一個是曹雲德六太太——羅雪。

 另外一個是曹雲德小老婆的——朱小紅。

 這事,自己的老公不說,張雲的老婆們,也不敢問著。

 雖然說他們是師母和徒弟的關系,可是這樣的關系下,一同出國,一同在一個醫院裡上班。

 其中的可能,那是可想而知著。

 而兩女公開著和張雲一起去日本醫院上班,曹雲德這裡,卻是表現的很支持著。

 在一片迷糊中,張雲終於迎來瞭,登機去東京的日子。

 去東京前,張雲昨晚和許一軍還有魚龍兵兩個兄弟,在雲都市的高級會所,  於晚當然知道,這陸創想追她是假,想跟她的實驗室合作,獲取利益才是他的最終目的。瘋瞭一個晚上。

 那標價十萬一炮,最高級的小姐,兄弟三人一共叫瞭十來個著。

 那一晚的花銷,足足就是好幾百萬。

 又是喝酒,又是跳舞,加上狂打炮,張雲此時的精神,卻還是精神奕奕著。

  羅漪:“……”跟個沒事人一般。

 許一軍和魚龍兵的話,則是魚泡著眼睛,站在登機口旁,無力著揮舞手臂。

 “這小子身下的**是怎麼長得,昨晚都這麼瘋狂瞭。”

 “是呀,感覺好像昨晚跟我們去的,不是同一個人一樣。”

 許一軍和魚龍兵,一時間,心裡佩服的不行。

 “怪胎,一定是怪胎。”

 


這裡還有更多更好看的筆趣閣,有喜歡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叶潇扬写完填空题,就把卷子推到一边,着手在答题卡上做后面的大 哎,她才二十五六岁,学习能力居然退化到这种地步, 心好累。 第4章 “不知道哎。据说是怕只给自家孩子班级装影响不好,所以就把全校的空调都承包了。”题。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