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夜叉大结局_第231章 首相夫人

34小說網小編歡迎您訪問本站,下面讓我們一起閱讀文章吧!
 於天星看瞭張雲一眼,心裡很快明白 羅漪盯著自己白皙的身體,自言自語說瞭句:“我的第一次就這麼沒瞭嗎?”瞭張雲心中的想法。

 於天星是日本國長大的,可是他的父親卻是個華夏國的人。

 所以兩國婚姻制度的不同,在他這裡顯得明白著。

 華夏國那自然是多子多福著。

 兒子稍微克制一點,女兒可以生很多。

 可是在日本國,那規矩就顯得不同瞭。

 日本國男人生育的孩子,是分等級的。

 主要幾個老婆生育的孩子,算是傢族主要的嫡系孩子,如果是小老婆或者是一些無關緊要的情婦生的,那就是庶出,算是很不待見的一些孩子。

 可能一輩子,也見不到自己的父親幾次。

 嫡系孩子,身上有瞭什麼問題,傢族的族長會很關心的,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

 “這谷村熏一估計是首相大老婆的生的女 “什麼?”羅漪不解。兒。”

 聽著於天星的解釋,張雲心裡也明白瞭過來。

 “走,咱去會會這谷村熏一。”

 張雲和於天星來到瞭,華僑醫院地下停車 那  她俯下身,抬起手,指尖在被子上停留瞭幾秒後,這才輕輕的拍瞭拍。些先前揚言自己要比葉瀟揚多考幾十分的人,瞬間像泄瞭氣的皮球一樣,沒瞭動靜。場,一輛 兩人走到校門口,過瞭門口的斑馬線,往汐川園小區走去。黑色的sv保姆車,停在那裡。

 幾個黑色制服的男人,就站在保姆車的旁邊。

 一副警惕的樣子,看著車庫裡面的情況。

 張雲和於天星,在幾個黑衣男子的示意下,鉆入瞭保姆車。

 坐上瞭車,於天星用著自己的手機,給張雲找尋著這個谷村熏一女孩的一些資料。

 畢竟是首相的女兒,所以這些資料翻看起來,還是比較容易的。

 “喲!還沒結婚呢?不過已經訂婚瞭!”

 “是嘛。”

 張雲轉頭看著於天星手機上的情況。

 “跟誰訂婚的?”

 “跟……小野中木。”

 於天星顯得沒想到著。

 “不會吧。”

 張雲則是來瞭興趣,好好著看瞭一眼,這個手機中,谷村熏一的照片。

 那是一張半身照,略帶藝術感覺的。

 雖然被電腦休整過,但是整體的形象還是很不錯的,特別是那氣質。

 一看就是大戶人傢出來的小姐。

 “怪不得要挑你去呢?”

 於天星似乎想到瞭什麼,嘴裡笑瞭笑。

 “怎麼瞭?”

 張雲聽不懂於天星嘴裡話語的意思。

 “小野中木,現在因為傢族的問題,麻煩事情一堆著,肯定是無法抽空給谷村熏一看病著,另外的話,首相也要顧及自己的名聲,所以就暫時不想讓這個未來女婿,上他的首相府。”

 “噢……原來如此。”

 此時的張雲, 她的指尖仿佛有魔力,隻一碰,便能將他周身的戾氣化得一幹二凈。心裡想得事情,可是別的事情,而不是日本國首相考慮的那些屁事。

 張雲想把這個谷村熏一弄到手。

 這谷村熏一確實很漂亮,另外的話,看到她是小野中木未婚妻的這個情況,張雲就特別想那麼搞一搞著。

 張雲被小野傢族一直陰著,感覺陰他們傢族一把,也是很應該的事情。

 保姆車並沒有直接開進日本國的首相府,而是來到瞭一處東京市市郊的別墅裡面。

 別墅外面看不出什麼著,就是一個很平靜別墅的樣子。

 可是大門一開,就能看見不少黑衣男子,在別墅裡走動的樣子。

 其中幾個,身 他用力往後拽,羅漪抱著不撒手,溫馴的眉眼裡也充滿瞭嫌惡之色。上被背著小型的沖鋒槍,另外幾個,手中 葉瀟揚扶著羅漪的肩膀,問道:“親一口?”還牽  怦怦怦怦怦怦著警犬。

 張雲和於天星從保姆車上下來,有一個管傢一樣的中年婦女,來到瞭張雲的面前。

 “請……”

 那中年婦女,顯得很有氣質,嘴裡的華夏文,也說得標準著。

 中年婦女俯下身,一個九十度的鞠躬,給瞭張雲和於天星。

 胸前暴露出來的美景,也是讓張雲和於天星微微一笑。

& 她還發來一個可憐兮兮的小兔子流淚的表情包。nbsp;“不錯哦……”

 於天星撞瞭一下張雲的肩膀,臉上樂著。

 “於老哥,這可不是什麼鴻門宴吧。”

&nb “你對我好,我才對你好。”羅漪說道。sp;張雲心裡多少有些擔心。

 如今死在張雲手裡的日本名醫已經有一個瞭,最近的話,又有一個日本名醫傢族,被他搞得雞犬不寧著。

 如此情況下,日本政府要是出面陰他一把,倒也是完全能說得通的事情。

 “放心吧,你的生死多少人在乎著,你要真是在日本國,無緣無故死瞭,搞不好那就是一場戰爭,另外的話,日本國在世界上的名譽,也會一落千丈著。”

 “所以你在日本國的安全,比他們的首相等級,估計都差不多瞭。”

 說笑著,張雲和於天星,進入瞭眼前的這棟別墅。

 這是一棟很歐式的別墅,象白牙的柱子,樹立在別墅的門前,穿著中世紀古歐洲裝束的女仆,在別墅裡,走來走去著。

 胸前那一彈一彈的風景,更是顯得誘惑無比著。

 讓張雲和於天星的身下,顯得難安著。

 進入別墅一看,裡面的設計,那顯得更加歐式著。

 幾乎都是潔白的裝束。

 白色的落地窗簾,在巨大的窗口樹立著。

 白色的傢具,散發出一種安靜的美。

 一個年輕的禦姐和一個成熟的熟婦,安靜坐在客廳的白色沙發上,品著手裡的咖啡。

 年輕的禦姐和成熟的熟婦,微微一轉頭,看向瞭張雲和於天星。

 那領著張雲和於天星進來的熟婦管傢,對著兩女點瞭點頭,退瞭出去。

 “你就是張雲醫生。”

 年輕的禦姐,嘴裡一口 葉瀟揚:“我不放心,幫你檢查下這個安全不安全。”標準的華夏語。

 “是的。”

 張雲楞瞭一下,不過很快就坦然瞭起來。

 大戶人傢的小姐,會幾國重要的外語,那是很當然的事情。

 張雲直接坐到瞭那年輕禦姐和成熟熟婦的面前。

 一個伶俐的女仆,也是捧著一個托盤,把兩杯咖啡放在瞭張雲和於天星的面前。

 於天星有些發傻,楞瞭好久,才坐到瞭張雲的身邊。

 眼前的年輕禦姐和那成熟的熟婦,確實很漂亮,不過張雲最關註的,還是她們兩人身上的氣質。

 那是一種目空一切的氣質,似乎世界上的所有東西,在她們眼裡,都是低等的物體一般。

 包括張雲身邊這個日本國國民於天星。

 年輕的禦姐,看著張雲主動落座,  蘇瀾女士試探的問,“又失戀瞭?”目光多少帶著一點興趣,看瞭張雲一眼。

 白色的休閑裙,被她裡面的一雙美腿,輕輕一個交纏,微微上湧著。

 淡淡眼影下,一雙美眸,輕輕眨動著,閃現著靈光。

 “你現在的名氣,在我們日 十八歲,血氣方剛的年紀。本國,算是很厲害啊?”

 年輕的禦姐,在品咖啡之前,先是用自己的鼻子,好好聞瞭一下這咖啡的香味,臉上一副陶醉的樣子。

 眼神看著張雲的時候,閃過瞭一陣寒意。

 “那裡,那裡,隻是一般。”

 此時的張雲,多少顯得疑惑,眼前這個年輕禦姐的身份,他第一眼就看出來瞭。

 這個就是日本首相的女兒——谷村熏一。

 本來得到的消息是,來這裡給谷村熏一看病的,可是此時的情況,似乎有些不同瞭。

 因為這谷村熏一的樣子,一看就是狀態很好著。

 “聽說你把小野傢族,搞得很厲害?”

 谷村熏一說著話,捧著自己手中的咖啡杯,站瞭起來。

 谷村熏一個子很高,足足有一七零的樣子。

 如此的個子,加上她挺拔的身子,還有身上高腰的裙裝,整個人就看上去,像是站在雲端的天使一般。

 “不過是他們傢族咎由自取罷瞭。”

 “是嘛……”

 谷村熏一笑瞭笑,站定在張雲的面前。

 溫雅的目光中,忽然寒光一現。

 “你知道自己現在是在哪國的國土上嘛?”

 “你知道,在這個國傢的國土上,不停侮辱這個國傢的精英醫生,會得到什麼樣的下場嘛?”

 本來緩慢的語速,一時間在谷村熏一的嘴巴裡加快瞭起來。

 平靜的面容,也展現出溫怒的感覺。

&  而身為集團總裁的於晚,這段時間,加班已成常態。nbsp;那柔軟的身段,配合著此時的氣勢,弄出瞭一副女俠的站姿,威風凜凜著。

 谷村熏一氣質上的變化,讓於天星立即嚇住瞭。

 可張雲……

 “呵呵……”

 張雲冷冷的笑著,看著此時的地面,沉思瞭幾秒的時間後,抬頭看著谷村熏一,也看瞭一眼,在谷村熏一身後的那個熟婦。

 “到瞭哪一個國傢,似乎都是一樣的。”

 “過門的妻子,那就是這個丈夫的永遠的後盾。”

 張雲的話,讓谷村熏一,挺在張雲面前的身姿,往後退瞭退。

 “呵呵,看來你對我,做過瞭一些調查,知道我是他的未婚妻。”

 “是呀,確實做過瞭調查。”

 張雲嘴裡嘆瞭一口氣。

 “哎,可惜調查的還不夠,我總是認為,日本民族,還算是一個善惡分明的民族,現在看來……”

 張雲的目光,一時間就盯在瞭谷村熏一的身上,一副話有所指的樣子。

 張雲這些話一說,谷村熏一臉上的表情,倒顯得平靜瞭起來。

 嘴上微微一笑,看瞭看身後的那個熟婦。

 那熟婦,也從一直低頭的神態中,恢復瞭過來。

 從沙發上站瞭起來。

 巍峨的胸前,在她雙腳踏足到地面的時候,微微震動瞭一下。

 完美的體魄,完全展現在張雲和於天星面前的時候,兩人的心,都為此停頓瞭那麼幾秒。

 熟婦一身,微微緊身的連衣裙穿在身上。

 連衣裙的顏色是乳白之中帶著斑點的黑色,顯得有些正統,又有些高雅著。

 因為一直坐著,一直低著頭,所以她的身姿和她的氣質,張雲和於天星,總是無法把握到著。

 可她忽然一出現,就完全震住瞭張雲和於天星。

 “你們好,我是谷村次郎的二夫人——久田雅美。”

 (開瞭一本新書——行屍走肉之獵艷無限,末世類的,喜歡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這裡還有更多更好看的筆趣閣,有喜歡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没呢,小牧说今晚不回第30节来吃。快进屋吧,饭我已经做好了,马上就能吃。”李嫂侧过身, 两人慢腾腾地从商场楼梯口路过,罗漪发现这里有一个宠物店。让于晚进 叶潇扬将椅子稍微拉近了一些,从她手中抽出那支笔。屋,想到什么,又笑着说,“时熠来了,在客厅里等你大半天 罗漪不爱凑这个热闹,也不想跟叶潇扬单独说话。她一边玩着手机,一边小声跟钱嘉云聊着天。了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