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好湿热花径舌探进紧致

34小说网小编欢迎您访问本站,下面让我们一起阅读文章吧!

 王瑶瑶身子一激灵,显然也没想到吴宝库胆子这么大。

 

 

她这一哆嗦不要紧,手上力道失控,狠狠在公羊那儿捏了一把,

 

 

只听得公羊惨叫一声,后蹄抬起狠狠踹在王瑶瑶大腿上。

 

 

王瑶瑶娇呼一声,带着吴宝库直接倒在地上。

 

 

这么一倒,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她刚好是坐在吴宝库那儿,而吴宝库的大手,则死死的放在她的胸口。

 

 

 文学

虽然当了人肉垫子,可吴宝库心里却美的很。

 

 

趁着王瑶瑶没留神,他故意捏了一下,当时心里就是一颤。

 

 

这妮子!里面竟然是真空的!

 

 

虽然隔着一层衣服,可吴宝库还是清楚的感觉到了王瑶瑶的宏大,这也夸张了。

 

 

王喜顺见状忙的跑了过来,把两人拽起来。

 

 

只见王瑶瑶羞的小脸通红,她刚才可感觉到了吴宝库的手在干什么,转身就大声质问。

 

 

“老流氓!你刚才干什么呢?!”

 

 

她这么一凶,吴宝库当时就露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说自己啥也没敢,就是下意识为了保护她。

 

 

就来王喜顺都跟着开口道:“闺女,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要不是你吴叔垫着你,你指定得摔坏了,不像话!跟你吴叔道歉!”

 

 

闻言,王瑶瑶气的直哆嗦,从牙缝里挤出了“对不起”三个字。

 

 

吴宝库装模作样的摆摆手,起身道:“没事没事,瑶瑶,你的腿咋样?让叔给你看看。”

 

 

“哼!不需要!”

 

 

王瑶瑶冷哼一声拒绝,转身就要走,可这刚走一步,身子就无力瘫软在地,再看大腿处,有一处淤青。

 

 

“这妮子,还嘴硬。叔虽然是兽医,可这跌打损伤的病倒也能治,我给你瞅瞅。”

 

 

“闺女,听话,让你叔瞅瞅,可别落下啥毛病。”

 

 

见自己老爹也开口,王瑶瑶沉默片刻,只得点点头,属实也是腿上疼的厉害。

 

 

只见吴宝库屁颠屁颠的上前坐在地上,大手直接抓过王瑶瑶那纤细脚腕,一手贴在小腿上就开始游走。

 

 

这妮子的腿是真极品啊!

 

 

吴宝库心里乐翻了天,之前给王瑶瑶取玩具的时候,隔着丝袜,总归是不尽兴。

 

 

可眼下没有了黑丝袜,虽然观赏性上差了一点,可是这手感却没得比。

 

 

王瑶瑶腿上的皮肤滑的跟绸缎似的,光溜溜的,还很Q。

 

 

见吴宝 所以这三张应该是……库大手一个劲在自己小腿上揉捏,王瑶瑶气的小脸通红。

 

 

“喂!我伤的是大腿,你摸哪呢!”

 

&nb  “那是那是,晚晚永远是我学习的榜样。”陆时熠在于晚面前拍起马屁来,已经相当得心应手。sp;

“咳咳,这你就不懂了,叔是怕你别的地方有伤着了,这不是得仔细检查一下么。”

 

 

吴宝库咳咳嗓子,可也不敢太过贪恋,也怕被王喜顺看出什么端倪。

 

 

大手顺着小腿一路游走,探到大腿后,那惊人的触感让吴宝库掌心都出了汗。

 

 

“嘶!”

 

 

吴宝库手掌刚碰到淤青出,王瑶瑶疼的就倒吸一口冷气。

 

 

见状,吴宝库也不客气,大手抓着王瑶瑶的一条腿,直接放在自己腿上。

 

 

被吴宝库这么一转,王瑶瑶两条长腿当即就分开一个不小的弧度。

 

 

“那啥,老王,你去给我拿点烧酒来。”吴宝库道。

 

 

闻言,王喜顺点头答应,转身跑进屋里。

 

 

趁着王喜顺离开的功夫,吴宝库忙的开始行动,大手贴在王瑶瑶淤青周围的皮肤上,肆意揉捏起来。

 

 

他力度适中,不重不轻,让王瑶瑶下意识开始扭动身子,大腿也浮上一层粉红。

 

 

“老流氓!你被太过分了!”

 

 

王瑶瑶清楚吴宝库的心思,直接挑明了说。

 

 

吴宝库却是一脸的淡定,回道:“瑶瑶,你这是啥话?叔这是怕带回给你上酒的时候疼,提前给你放松放松。”

 

 

他这话偏偏李妍自然没问题,可想蒙王瑶瑶,显然是不可能。

 

 

就在王瑶瑶要反抗的时候,王喜顺拎着瓶烧酒跑了过来。

 

 

王瑶瑶银牙咬的咯咯响,却也只能任由吴宝库的大手作祟。

 

 

接过烧酒后,吴宝库抹在掌心,对着王瑶瑶的淤青就按了上去。

 

 

起初王瑶瑶还有点疼,可吴宝库的手法很温柔,没一会就让她消除了痛感,甚至还觉得有点舒服……

 

 

“闺女,还疼不?”王喜顺关系道。

 

 

闻言,王瑶瑶摇摇头。

 

 

“老吴,真有你的。快!多给我闺女揉一会。”王喜顺寻思着让老吴多揉一会,自己闺女就能少受点罪。

 

 

可他自然不知,就因为他这句话,吴宝库的胆子又大了起来。

 

 

起初为了在王喜顺面前避嫌,吴宝库只是用手指小心翼翼的按压。

 

 

可一听王喜顺这话,他当时就乐了,也不客气,整个手掌都贴在王瑶瑶大腿上肆意揉捏起来。

 

 

当着人家老子的面子摸他闺女的大腿,这感觉让吴宝库心里有种别致的快感。

 

 

王瑶瑶一心留意着自己的伤,还真没注意吴宝库的眼神,正紧紧盯着她腿间。

 

 

而此时的吴宝库,心里依然泛起惊涛骇然,宛若发现了新大陆。

 

 

王瑶瑶竟然没穿小裤!

 

 

这妮子没穿小裤!

 

 

他寻思多半是之前取玩具的时候小裤弄脏了,王瑶瑶脱下来之后就没来得及穿。

 

 

女人的身体就是这样,越是遮挡,就容易让男人联想。

 

 

此时吴宝库脑子里甚至已经联想到,王瑶瑶是不是已经开始沦陷了?

 

 

他正看的投入,王瑶瑶突然把腿收了回来,说自己已经不疼了。

 

 

这事之后,王喜顺怕自家闺女再手上,直接把公羊绑了起来,让吴宝库继续教学。

 

 

三人到了羊圈,地上一只公羊被绑了起来,四脚朝天。

 

 

“老吴,我出去一趟。你好好教教我闺女,过段时间我还指望她帮忙呢。”

 

 

言罢王喜顺又嘱咐了王瑶瑶几句,转身离开。

 

 

待王喜顺离开后,吴宝库乐呵呵的搓了搓手,道:“瑶瑶,咱开始吧。”

 

 

只见王瑶瑶鄙夷的瞪了他一眼,道:“离我远点!哼!”

 

 

被王瑶瑶直接甩了脸,倒是让吴宝库有些尴尬。

 

 

眼看王瑶瑶一瘸一拐的蹲在地上开始忙活,吴宝库心里冷哼一声。

 

 

牛气什么!

 

 

早晚给你办了!

 

 

王瑶瑶一人蹲在公羊那儿忙活半天,也不见有反应,只能干着急。

 

 

她一回头,吴宝库正一脸悠闲的站在原地。

 

 

自己这里忙的不行,这老流氓竟然这么悠闲!

 

 

王瑶瑶气的不行,猛的起身就要呵斥。

 

 

兴许是因为之前蹲的时间太长,她这一起身,突然觉得大腿上的伤口传来剧痛,吃痛一声坐在地上。

 

 

“咋的了瑶瑶?”

 

 

吴宝库忙的上前。

 

 

此时的王瑶瑶疼的眼泪直打转,一看自己大腿上的伤口都冒出的血丝,急的不行。

 

 

“你是怎么给我看的!不是说都看好了吗?!”

 

 

见状,吴宝库先是愣一愣,而后明白过来,心里顿生一计,装着惊呼一声:“哎呀!完了完了,刚才那一蹄子估摸着是踢到你的静脉了!现在是淤血堵塞,要是不赶紧清除淤血的话,估计你这条腿就废了!”

 

 

说起医术,王瑶瑶甚至还比不上吴宝库这个兽医。

 

 

加上现在也着急,一听吴宝库这话当时就慌了。

 

 

“那你还等什么,赶紧给我治啊!”

 

 

“成,叔马上就给你治!”

 

 

只见吴宝库眼中闪过一抹兴奋,作势蹲在地上,抓过王瑶瑶的长腿,对着那修长大腿就亲了过去。王瑶瑶见此情形,惊呼一声,抬脚就给吴宝库踹翻在地。。

 

 

“老混蛋!你想干什么?!”

 

 

见王瑶瑶那一副恨不得吃了自己的眼神,吴宝库下意识缩了缩脖子,转而又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来,道:“你这孩子,叔都是为了给你吸出淤血!这是在救你,你咋还踹人呢!”

 

 

对于这个理由,王瑶瑶显然是有些不信。

 

 

可大腿伤口处传来的剧痛又让王瑶瑶不得不信其有。

 

 

只是让吴宝库用嘴帮自己吸出淤血,她光是想想都觉得恶心……

 

 

见王瑶瑶一直不说话,吴宝库寻思着有门。

 

 

他也知道这妮子不像孙妍那么好糊弄,不敢太急。

 

 

“反正叔这也是为了你好,现在除了咱俩也没别人。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到时候这腿万一落下啥毛病,别说叔没提醒过你。”

 

 

他直接把选择权扔给王瑶瑶,倒是让后者犯了难。

 

 

答应吧……就明摆着是让这老流氓吃豆腐。

 

 

可不答应吧,她也真怕自己这条腿会落下什么病根。

 

 

犹豫片刻,她还是咬了咬银牙,选择妥协。

 

 

“便宜你个老流氓了!快点帮我吸出来!”

 

 

闻言,吴宝库眼中闪过一抹笑意。

 

 

小妮子到底是嫩了点,随便忽悠两句就上钩了。

 

 

吴宝库舔舔嘴唇,蹲下身子,大手抓过王瑶瑶那长腿就要凑上去。

 

 

“师傅,瑶姐。”

 

 

没等吴宝库大嘴贴上去,孙妍的声音突然传来。

 

 

“你咋来了?”

 

 

吴宝库没好气的起身瞪了孙妍一眼。

 

 

孙妍自然不知自己坏了师傅的好事,弱弱的说道:“师傅,我……我爹有事找你。”

 

 

“知道了,让你爹等着,我忙着呢。”

 

 

见师傅这么不耐烦,孙妍答应一声,转身就要走。

 

 

“嘿嘿,瑶瑶,咱继续。叔技术好着呢,保证弄不疼你。”

 

 

吴宝库嬉笑着转身就要再去抓王瑶瑶的大腿,后者却直接起身躲开,瞪了他一眼,道:“老流氓,不需要你了!”

 

 

言罢便是把孙妍又叫了回来,让后者给自己吸出淤血。

 

 

而孙妍一听这话,有点慌了,道:“瑶姐,我……我不会啊,我还没有出师。这……还是让师傅来吧。”

 

 

闻言,吴宝库顺着杆就往上爬,道:“瑶瑶,孙妍说的对。这种事她也弄不了,还是让叔来吧。”

 

 

“闭嘴!你一个兽医,懂这些吗?!”王瑶瑶道。

 

 

只见吴宝库一本正经的回道:“瑶瑶,这就是你不懂了。兽医跟中医如出一脉,都是治病救人,况且这人和动物生理结构很相似,叔能治各种家禽,自然也就能治你。”

& 罗漪又去问师以晴,她大四即将毕业,要去麻省理工继续深造。nbsp;

 

饶是吴宝库嘴里说出了花,可王瑶瑶愣是不答应,非得让孙妍给自己吸出淤血。

 

 

孙妍也着实拗不过,只得答应。

 

 

眼看王瑶瑶坐在地上,伸出大白腿,孙妍犹豫着抓起,小嘴凑了上去,却也不知道怎么下嘴。

 

 

“师傅,要怎么弄阿?”

 

 

闻言,吴宝库冷哼一声,到嘴的肥肉没了,心里自然不快。

 

 

他本不想理会,可心里陡然一寻思,突然来了主意。

 

 

既然王瑶瑶这妮子一直提防着他,那他索性就借着孙妍的手,好好调教一下这妮子。

 

 

想及此处,他笑呵呵的走到孙妍面前,附耳咕哝起了悄悄话。

 

 

听完之后,孙妍莫名的脸蛋一红。

 

 

“听清楚了吗,按照为师的办法弄。”

 

 

吴宝库颇有深意的说了一句,言罢就转身走到一边看起了好戏。

 

 

“瑶姐,我要开始了,你忍着点。”

 

 

孙妍红着小脸说道,而后小手直接摸到了王瑶瑶的大腿上,动了起来,那手法,跟吴宝库当时轻抚她的时候如出一辙。

 

 

“妹子,你……你这是干啥?”王瑶瑶一脸疑惑。

 

 

虽说是同性,可当着吴宝库的面被一个女孩儿这么摸大腿,还是让她羞红了脸。

 

 

“瑶姐,师傅说吸出淤血之前得先给你按摩放松一下。”

 

 

同样的话,若是吴宝库说出来,王瑶瑶指定不信。

 

 

可对于孙妍,王瑶瑶还是比较放心的,也没多想,任由那小手肆意游走。

 

 

也别说,孙妍那小手按的王瑶瑶还真是挺舒服。

 

 

可随着孙妍小手力度逐渐加大,王瑶瑶突然冒出一股异样的感觉……

 

 

感觉好像是踩了电门,又痒又麻。

 

 

甚至她不自觉的想要并拢大腿。

 

 

一层潮红逐渐从王瑶瑶脸蛋上浮现,吴宝库看个正着,心里直乐,喊了一句,道:“孙妍,手再往上点,用指肚子摩擦,然后先把表面的淤血吸干净,一定要轻。”

 

 

闻言,孙妍点了点头,小手隔着王瑶瑶的短裤直接探了过去。

 

 

与此同时,她低头伸出香舌,轻轻在王瑶瑶大腿的淤青出蜻蜓点水。

 

 

“嘶!”

 

 

王瑶瑶突然娇哼一声,双腿死死并拢,身子也安分的扭动起来,红晕染到了耳根。

 

 

孙妍自是不知王瑶瑶的异常,按照吴宝库的说啊,舌头轻轻的滑过。

 

 

弄了一会之后孙妍有些腰酸,索性爬在地上,小脸埋在王瑶瑶腿间,继续进行着吸出淤血的工作。

 

 

这一幕被吴宝库看在眼里,着实眼红的很,呼吸都重了几分。

 

 

尤其是孙妍吸淤血的时候,偶尔发出的“吧唧吧唧”声,以及王瑶瑶那断断续续传来的哼声,都让他心里刺挠的很。

 

 

而此时的王瑶瑶,逐渐进入了一种奇怪的状态。

 

 

她分明知道吴宝库就在看着,自己却发出那么引人遐想的声音。

 

 

可那感觉她真的控制不住,更让她羞耻的是。

 

 

被孙妍这么一顿折腾,她已经有些失控了。

 

 

孙妍同样是感觉到自己手也变得黏糊糊的,不由得抬头问道:“瑶瑶姐,你这是怎么了?”

 

 

说着竟然还把手指放到王瑶瑶面前。

 

 

见眼前的小手上的东西,王瑶瑶脸蛋红的几乎滴出水来。

 

 

她知道这是什么,却也不能说,忙的转移话题,道:“妹子,姐好多了,辛苦你了。”

 

 

言罢就匆忙起身一瘸一拐的跑回屋里。

 

 

这么一出好戏突然结束,倒是让吴宝库有些恋恋不舍。

 

 

“师傅,您现在有时间吗?我爹还在家等着呢。”孙妍起身,擦了擦手上污渍。

 

 

闻言,吴宝库点点头,道:“走吧,去看看。”

 

 

两人一路到了孙妍家,却发现孙大国不在家。

 

 

“师傅,您先喝点茶,我去洗个澡。”

 

 

待孙妍离开后,吴宝库等了一会,着实有些不耐烦。

 

 

片刻后,孙妍洗完澡,换了衣服出来。

 

 

这一下就让吴宝库看愣了。

 

 

此时的孙妍穿着一件孙大国的衣服,宽松的很,那修长的长腿上还挂着水珠,湿漉漉的头发随意披散,颇有几分美人出浴的韵味。

>>>>本文《都市之逆天邪医》全文在线阅读<<<<


这里还有更多更好看的笔趣阁,有喜欢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就是……”罗漪咬了咬下唇, 一双纯澈的眼  再说,叶潇扬都保送了,一中那套约束普通学生的校纪校规,在他身上早就失效了。 可在舞会上,他都对于晚说了那么直白的话,第42节还对她做了逾越的举动,于晚却 一般人都是十八岁左右开始长智齿,也不知罗漪怎么到了二十五六才犯这样的毛病。一点反应都没有。这让陆时熠很焦虑很不安。睛看向他,“以后能不能别亲我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