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个辣文女主_第252章 骚货夫人

34小說網小編歡迎您訪問本站,下面讓我們一起閱讀文章吧!
 張雲在保姆車上,抽完瞭一根煙。

 想起瞭傢裡的兩位姐姐。

 打瞭一個電話過去。

 接電話的是張雲的一個小媽於美麗。

 “美麗阿姨,今天兩位姐姐,也和我的老婆們,一塊上街嘛?”

 “當然瞭,怎麼?不可以讓她們去啊,你是不是對她們還有別的安排。”

 於美麗在電話裡,開著張雲的玩笑。

 因為張米兒和張雪兒, 直覺告訴她,她親愛的同桌羅漪跟葉瀟揚之間肯定發生瞭什麼不可告人的故事。還不是張雲的老婆,張雲沒權利,控制她們私人的行程活動。

 “美麗阿姨,看你說得,我和她們什麼關系啊,我能這麼要求她們。”

 “呵呵,什麼關系,你心裡不清楚啊 羅漪愣怔道:“你不是說過會回來的嗎?”。”

 於美麗在電話裡,笑得很開心著。

 “能不能,讓兩位姐姐接電話啊。”

 “呵呵,怎麼,很想她們瞭?”

 “呵呵,隻是有些話想對她們說。”

 “喲!才見面的姐姐,就這麼親熱啊,一出瞭傢,就有話要對她們說啊,在傢裡的時候,怎麼就不說啊。”

 電話裡,傳來瞭於美華的聲音。

 “是呀,是呀,搞得好像是剛剛結婚的小夫妻一樣。”

 於美麗在電話裡,打趣瞭起來。

 “分開一會兒都不行瞭。”

 “媽……”

 容不得於美麗和於美華,繼續說道著張雲。

 電話裡傳來瞭張米兒的聲音。

 “死丫頭,還沒嫁過去呢,就胳膊往外拽瞭。”

 “媽……”

 電話那頭,鬧瞭一陣。

 “小雲,找我們幹嘛啊?”

 張米兒溫柔的聲音,在電話那頭展現著。

 聽在張雲的耳裡,讓張雲的心中,默默激動著。

 “沒什麼,就是問問你們晚上有空嘛?”

 “晚上。”

 張米兒暗 “哇,居然有奶茶。”暗瞭一聲。

 “晚上,找我們幹嘛啊?”

 張雪兒在一邊聽著,見姐姐說不出話來,自己馬上說道瞭起來。

 “呵呵,能幹嘛啊,就是約個會嘛?”

 “帶你們出去,吃點好吃的。”

 “約會!吃好吃的。”

 張雲的直接,讓張米兒和張雪兒,有些小害羞著。

 “我們,我們考慮一下吧。”

 電話那頭,過瞭許久,張雪兒說瞭一句。

 “考慮……呵呵好吧……”

 張雲爽快著,掛瞭電話。

 因為心裡已經有瞭主意。

 “在我的地盤上,今晚兩位姐姐的考慮,那就是在床上,好好考慮,叫得聲響,到底有多大的問題。”

 “別的事情嘛,都有我考慮著呢。”

 “這小雲……”

 此時逛在東京市街道上的張米兒,不知說什麼好瞭。

 身邊那些張雲的老婆們,剛才她們姐妹倆和張雲的對話,都聽到瞭。

 “妹子,差不多就行瞭。”

 李琴上來勸著。

 “是呀,小雲對你們算認真的。”

 單著話,示意著周圍的那些姐妹們。

 “是呀,是呀,小雲工作忙,約會一次的話,就差不多瞭。”

 “對呀,你們都是小雲的姐姐,這方面,更應該為小雲考慮啊。”

 聽著周圍這些弟弟老婆們的話,張米兒和張雪兒紅著小臉。

 “他的老婆,倒蠻團結的。”

 張米兒心裡暗暗想著。

 “也別顧慮什麼瞭,人都見瞭,  “媽的,真不要臉啊!”林洲洋一臉被惡心到的表情,“請繼續你的不要臉!”感覺也不錯,還放不開面子啊。”

 張米兒的媽媽,於美麗,在自己女兒的耳邊著。

 “媽,你不是說女孩子傢傢著,多約會幾次 “別走……”她可憐兮兮道,“我好怕。”,再把身體給男人,那這個女孩子的價值就高嗎。”

 “可不要你已經是小雲的婆娘瞭,就站在他身邊,替他說好話著。”

 “死丫頭,不懂好人心。”

 於美麗嘴裡氣著。

 可是經歷瞭身邊這些弟弟老婆們的話,還有自己媽媽的那些話。

 張米兒還有張雪兒,心裡就有瞭決定。

 “約會就約會吧,怕什麼。”

 張雪兒暗暗認為著“哎,今晚約會,今晚就把身體給他,這……”

 張米兒的話,總是有些怕著。

 畢竟是處女嘛。

 遠在十幾裡外的張雲,此時坐著車,來到瞭昨天到過的那處歐式別墅裡面。

 門口的警衛,在這座別墅中,依然顯得精氣神很足著。

 裡面的警犬,對著進入別墅的人員,不停嗅著。

 一絲陌生的氣味,都不放過的樣子。

 碰碰……兩聲,張雲和於天星,關上瞭車門,下瞭保姆車。

 同樣有昨天的一個  許是從小看著陸時熠長大,面對他,於晚終究是沒法當自己的員工看待。若真是她的下屬,她的決策,誰敢像陸時熠一樣,幾次三番質問她。若真有人敢,她也早叫他滾蛋瞭成熟女管傢,帶領著,朝著旁邊的別墅客廳裡走去瞭。

 不過這次的話,顯得和上次有些不同。

 因為張雲和於天星進入的房間,是別墅的小客廳裡面。

 遠遠著,鋼琴聲,從那小別墅裡面傳瞭出來。

 顯得輕輕柔柔著。

 兩個守在門口的女  這幾天,陸時熠應該和他的女朋友正打的火熱吧。仆,替張雲和於天星開瞭門。

 讓兩人進入著。

 別墅的大客廳,顯得豪華。

 別墅的小客廳,則是顯得溫馨。

 暖色的地毯,看起來,讓人感覺,心裡就暖暖的。

 周圍掛在墻壁上,歐式的油畫,顯得讓房間更加的有檔次。

 谷村熏一和久田雅美母女倆都在。

 女兒谷村熏一坐在鋼琴面前,彈著。

 手指間,流動著美妙的音樂。

 久田雅美站在一邊靜靜聽著。

 “來瞭……”

 感受到瞭身後有人影的走動。

 久田雅美轉頭一笑,對著張雲和於天星點瞭點頭,打著招呼。

 彈奏著鋼琴的谷村熏一,一邊彈奏著,一邊對張雲微微笑著。

 “哎……”

 於天星看見久田雅美,整個人  “別 “就是給瞭偷襲她老公的人一巴掌啊。雖然你用的是嘴炮,但是護夫精神可嘉。”錢嘉雲拍拍她的肩膀,甚是欣慰。烏鴉嘴!”就傻瞭。

 呆呆站在一邊。

 就好像看到瞭聖母瑪利亞一般。

 張雲多少還好一些,對著她們母女倆,點瞭點頭。 “他現在估計愛慘你瞭。”錢嘉雲小聲說道。

 拉著於天星坐到瞭旁邊的沙發上。

 “大哥,稍微給點面  時間一晃,便到瞭金秋十月。子好不好。”

 張雲提醒著於天星。

 “好的……”

 於天星抬頭看瞭久田雅美一眼後,再次傻住瞭。

 這讓張雲看著,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瞭。

 “這大哥還勸我,不要沾久田雅美,現在他自己卻……”

 張雲心中一陣無奈。

 “不好意思,張醫生,今天還把你拉瞭過來。”

 今天的久田雅美,不知怎麼的,穿瞭一身很休閑的衣服。

 一頭本來披肩的長發,此時斜盤在瞭頭頂上。

 前面的劉海,也梳理掉瞭。

 身上的話,穿瞭一身略顯緊身的,顏色是草綠聲的運動服。

 腳上一雙,白綠相間的運動鞋穿著。

 臉上的妝容,很淡。

 就臉上,稍微打瞭一點粉底,讓她臉,微微顯得白凈著。

 嘴唇上的話,抹瞭一點薄薄的水晶唇彩。

 在屋外陽光的照射下,那薄唇散發著亮光,顯得誘人著。

 久田雅美說著話,搖曳著她的身姿,朝著張雲和於天星走瞭過來。

 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道,也是沖著張雲和於天星的身上,  於晚聽到動靜,回過頭,“洗瞭半個小時,在裡頭繡花呢?”飄來著。

 於天星的鼻子,用力聞著空氣中這些味道著。

 顯出一副很貪婪的樣子。

 周圍的幾個女仆,偷偷看著,嘴裡呵呵笑瞭起來。

 張雲的話,面對著久田雅美的接近,心裡也多少有些緊張著。

 畢竟久田雅美一邊接近著,一邊讓自己胸前,沒有被胸罩包裹住的,兩個大胸,上下一震一震著。

 水晶的唇彩,也在她嘴邊,微微抿動著。

 還有嘴唇裡,那小小的,顯得鮮紅的小舌頭,時不時露瞭出來。

 身下的雙腿,在邁動的時候,故意那麼摩擦著。

“爸爸,你不生氣瞭?” 大腿間衣服 葉瀟揚不動聲色地往她那邊挪瞭一下,錢嘉雲嬉笑地推羅漪:“往那邊坐,我這兒好擠啊。”,刷刷刷……摩擦的聲音,也顯得很明顯著。

 感覺上,就好像久田雅美身體裡面的部位,在摩擦來摩擦去一般。

 “張醫生,我們母女倆,這次叫你來的話,是讓你帶我們出去玩一下。”

 久田雅美的話,像是天雷一般,在張雲的腦海中,震動著。

 “玩,出去玩,而且還帶她們母女兩個,不要開我玩笑吧。”

 張雲吞瞭一口口水,微笑著看著久田雅美。

 “夫人,開玩笑的方式,有多種多樣,你這種,最讓人受不瞭瞭。”

 張雲呵呵笑著。

 目光避開著久田雅美的目光。

 久田雅美有一雙大大的鳳眼。

 這雙目光和男人的目光一旦接觸,就好像會發電一般。

 讓張雲凝視著的時候,整個心情都是酥麻著。

 “呵呵……”

 張雲不好意思的表情,讓久田雅美開心著。

 久田雅美已經好久沒調戲,像張雲這樣年輕的男孩子瞭。

 微微調戲下,對方不好意思著,久田雅美的心情,也顯得很那個著。

 “就感覺,找到瞭初戀的滋味,甜甜蜜蜜著,呵呵,真好。”

 “不開玩笑,我打算下午的話,就讓你給我做手術,不過上午,你要帶我們母女倆出去散散心,這樣的話,我心情一好,你手術成功的概率就會很高啊。”

 久田雅美的話,確實也有道理。

 病人心情好,對於手術確實有幫助。

 “可是,可是,她……”

 張雲指瞭指,不遠處的谷村熏一。

 感覺對方也跟著一塊去散心,有些不對。

 張雲的意思,久田雅美心裡明白。

 “呵呵,我女兒不跟著我去,難道就我和你啊。”

 久田雅美說著話,目光就暗暗對著張雲來瞭一眼。

 眼神中,有小女孩子撒嬌的感覺,也有對小情郎埋怨的意思。

 盯得張雲的心情,亂得不行著。

 “這個**夫人,真讓人受不瞭啊。”

 張雲的心情,被久田雅美撩得是火急火燎著。

 就恨不得在這裡,強奸瞭她。

 久田雅美這裡,似乎也感覺玩得有些過火瞭。

 “感覺這個醫生不錯,就沒邊沒際瞭,這可不好啊,萬一把他的欲火挑瞭起來,到時候在外面,可難辦著。”

 久田雅美心裡說道瞭自己一句。

 “最主要的是,我這樣挑逗他,我……”

 久田雅美感覺著自己此時的心態。

 “小心臟,快速跳動著,小臉上,微微羞紅著  她像以往一樣,忍著脾氣,耐著性子,照顧著這個醉鬼。給他脫瞭鞋,擰瞭把濕毛巾,胡亂的給於牧擦瞭個臉,扯瞭被子給他蓋上,,雙腿之間,這……”

 不知不覺,久田雅美的雙腿間,有那麼一些些濕瞭。

 雖然隻是一點,但確實是濕瞭。

 “這……這……這怎麼可能啊,世界上,竟然還有可以讓我身下濕瞭的,第二個男人,這……”

 久田雅美一時間,感覺非常對不起自己的老公著。

 


這裡還有更多更好看的筆趣閣,有喜歡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然而这  “没空。”于晚是真没空, 今晚的饭局,再不赶  于晚脸颊泛红,没有正面回答,“你这次来国外,不就想跟我发生关系。”过去就要迟到了,她看了眼腕表, “让让,我要走了。”家伙就是在耍 器材室里传来阵阵哀嚎 罗漪面红耳赤,恨不能人间蒸发。,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流氓。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