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的父亲_第272章 温柔目光

34小說網小編歡迎您訪問本站,下面讓我們一起閱讀文章吧!
 此時在東京國立第一醫院的門口,大量的媒體記者聚集瞭起來。

 他們在等待著,張雲和小野三木記者會的開始。

 “人很多啊。”

 張雲淡淡瞭一句。

 “是呀,真的很熱鬧,就像在你們國傢的那次。”

 “呵呵,是呀,結果你那個是表弟還是堂弟的醫生,搞到最後就自殺瞭。”

 張雲看著小野三木。

 “你該不會也是這樣的吧。”

 “哼……我不會輸。”

 簡單的幾個字以後,小野三木也盯著張雲。

 “你做好瞭輸的準備嘛?”

 “我……”

 張雲心裡雖然沒有什麼信心,但是此時的他,一定要裝著信心滿滿的樣子。

 “ 很騷嗎?看不出來。我就沒想過那樣的事情。”

 張雲的回答,讓兩人都笑瞭起來。

 “呵呵,呵呵……”

 整個會議室裡面的人,此時都把目光聚集在張雲和小野三木的身上。

 看著他們兩個說話,看著他們兩個談笑瞭起來。

 看著這樣的情況,眾人的臉上,都是一種無法相信的樣子。

 時間很快流轉到瞭,記者會開始的時候。

 張雲和小野三木都是一身正裝的坐在瞭記者會的主席臺上。

 幾十架媒體記者的攝像機,正對著他們兩個,在他們的面前,是幾十個標註著不同電視臺標致的話筒。

 還有在周圍,上百個攝影記者,不停按動著快門。

 甚至還有直播記者,在一邊解說。

 張雲的老婆們,如約趕到瞭醫院裡面,就站在媒體群中,跟張雲揮手示意。

 張雲對自己的老婆們笑瞭笑,表示接受到瞭她們的鼓勵。

 主持這個記者見面會的,是日本國衛生廳的一名官員。

 一翻簡短說明後,就示意著記者朋友,開始提問。

 一時間,無數的手,就在張雲和小野三木的面前舉瞭起來。

 主持記者會的衛生廳官員,隨機點名一個。 羅漪像隻小倉鼠一樣吃得很慢,她一點一點咬著餅幹,並不想很快跟他碰上。

& 羅漪已經好久沒喝過奶茶瞭,住校生在學校買不到奶茶。nbsp;“你好,我是sv電視臺的記者,我想問一下張雲醫生,你和首相女兒谷村熏一有緋聞,這樣的事情是真實的嘛。”

 張雲一愣,沒想到這樣的事情,已經傳開瞭。

 張雲抓住瞭眼前的一個話筒,對著眼前的這些記者,點瞭點頭——是的。

&nbs  於晚難為情的將臉別向一邊,“看你以後的表現。”p;張雲的回答,一時間又是換來瞭無數閃光燈,快閃的情景。

 另外的話,整個媒體記者,嗡……的一下私下開始討論瞭起來。

 “谷村熏一已經是半隻破鞋瞭,你為什麼還要接受,是不是為瞭打擊一下小野傢族,你才這樣做的。”

 “呵呵……”

 張雲嘴裡笑瞭一下。

 “我喜歡女人,隻是因為我喜歡,沒別的原因。”

 記者問完瞭張雲問題後,又開始問起瞭小野三木。

&n 等他好不容易把老太太裹腳佈一樣的稿子念完,下面的人群歡呼鼓掌,準備開始跳舞。bsp;張雲聽不懂日語,所以在旁邊的於天星翻譯下,慢慢明白瞭。

 這些記者和小野三木的對話,大多是為瞭什麼復仇之類的事情。

 畢竟小野澤二,很大原因是因為張雲而死的。

 本來以為火藥味很濃的記者會  陸時熠抱著她,安撫的在她紅潤的唇上親瞭親,嘴角噙著笑,還不要臉的問她剛剛舒不舒服?,兩位主角都顯得很平靜。

 這讓記者朋友們,把更多的註意力放在瞭接下來馬上要進行的手術比賽。

 “看來,這兩個傢夥,是卯足瞭勁,要好好比賽瞭。”

 “是呀,比賽才是重點啊,對瞭,你們有買註嘛?”

 “買註?”

 “對呀,地下賭場,已經對這個比賽,進行瞭賠率安排,很多人都在賣啊。”

 “我可是買瞭小野醫生的。”

 “你小子不會是為瞭愛國吧。”

 “不是的,我聽專傢的,他們說,這一次的比賽,小野三木的勝率超過瞭九成五。”

 “是嘛,我可聽說,張雲醫生每過一段時間,手術能力的提升,都是很恐怖的。”

 “嘿嘿,人傢專傢已經把這一點計算進去瞭,而且的話,上一次跟張雲比賽的,雖然也是小野傢族的人,可不過是旁系的,小野三木可是小野傢族,主母所生,所以從小受到的訓練,可是不一樣的。”

 在這個記者的話語影響下,眼前的這些記者們,對於這個比賽,就顯得更加期待瞭。

 畢竟都是日本人,都是希望自己國傢的醫生,能勝利的。

 加上上一次小野澤二最終的下場,讓這些日本記者,對於小野三木,多瞭更多的期待。

 “老公,加油啊。”

 周圍記者的話,在和田佳美的翻譯下,張雲的老婆們,都知道瞭。

 聽著這樣的話,張雲的老婆們,知道這一次比賽的結局,兇多吉少。

 張雲在和小野三木,正式進行抽簽病患人選前,向主持比賽的衛生廳官員,提瞭一個要求。

 就是讓自己的老婆們,都進入國立第一醫院,進入到觀摩室裡面,給自己加油。

 張雲不想讓她們在外面,一直擔驚受怕。

 到瞭觀摩室裡面的話,能有什麼情況,她們能第一時間知道。

 “啊,是夫人,那行。”

 衛生廳的官員,顯得爽快,直接示意著自己的手下,去安排瞭。

 手術比賽的事情,一路進行,一路觀察。

 確實,各方面做得都很公平,就連抽簽這個環節,也是做得很公平。

 直接是拋硬幣來決定。

 而且張雲和小野三木獲得的各自病患,需要手術的過程,工作量和工作難度,也是相當。

 本來這六個安排好的病患,需要的手術,各方面的情況,都是相當的。

 小野三木帶著自己的工作團隊,進入瞭手術準備室裡面準備。

 張雲也是帶著自己的工作團隊,進入瞭另外一個手術準備室準備著。

 時間離正式手術開始的時間,還有半個小時。

 張雲進入房間後,並沒有急著進行手術前的準備,而是抽瞭兩根煙。

 張雲的這些手下們,也是站在張雲的旁邊,神情顯得激動。

 幾個女護士,更是偷偷看著不遠處手術室裡面的情況。

 手術室被隔開著,張雲一邊,小野三木一邊,中間是透明的塑料紙。

 上面的攝像頭和移動的攝像頭,也顯得很多。

 為的都是各大電視臺直播用,而在手術室的上面,張雲的很多老婆,都聚集在一起,還有的話,是日本國很多胸腦外科領域的專傢。

 不過在中間的位置,還空出瞭一個,這個位置為誰準備的,這些日本國的女護士,可都是明白。

 “那就是首相要坐的位置。”

 雖然都是張雲手下團隊中的人,可畢竟是日本人。

 所以對於她們的首相,在見到前,也是顯得很興奮。

 很快,兩個手術比賽的病患,被推進瞭手術室內,在各自一邊的麻醉師幫助下,進入到瞭麻醉的狀態。

 張雲和小野三木各自的手術對象,年紀都在四十歲  陸時熠彎瞭彎唇,兀自滿足:“那你也對我好。”左右,張雲這邊的年紀,顯得稍大,小野三木這邊的,顯得稍微年輕。

 看著比賽時間的不斷臨近,張雲所在手術準備室裡面的女護士和女助理醫生,把目光都放在瞭張雲的  “活該。”於晚丟下兩個字後,便轉身出瞭房間。身上。

 張雲把嘴裡的最後一口煙,抽完瞭。

 身體站瞭起來。

 “準備。”

 一時間,張雲身邊的幾個女護士,就開始為張雲換起瞭衣服,還有身體清理的工作。

 大概在十分鐘的時間後。

 碰……的一聲,張雲推開瞭手術室的大門,領著自己的手術團隊走進瞭手術室裡面。

 一時間,無數的目光,都從觀摩臺上,轉到瞭張雲的身上。

 同時另外一邊的小野三木,也把手  “你這小兔崽子”若不是著急上樓換衣服,非要逮住於牧,修理一頓不可。於晚深吸口氣,等一會跟他跳完開場舞,再收拾也不遲。術室的大門推開瞭。

 他的出現,和張雲一樣,吸引瞭觀摩臺上,人們的目光。

 甚至還有鼓掌的聲音。

 畢竟這是在日本,對於小野三木的加油,肯定比 季長明耐著性子從第一題開始講起,這是最基礎的牛頓力學知識,可羅漪卻連受力分析都搞不明白。張雲的要多。

 張雲和小野三木,同時站在瞭手術臺上。

 目光的話,同時凝對著擺在手術室一邊的一個臺鐘。

 看著上面的秒針,朝著12點  還有他說的那句,我不想你再把我當弟弟瞭,我想當你的男人,我想做你的男朋友的方向行進。

 當秒鐘到達那個方向的一剎那。

 張雲和小野三木手中的手術刀,幾乎同時動瞭起來。

 觀摩臺上的人們,也是把目光看瞭下去。

&nbs “石楠樹是薔薇科植物,物美價廉易存活,還能凈化空氣降低污染,所以是常見的綠化景觀樹。”p;小野三木靈動的手法,開始對身下的病人,進行解剖,身邊需要的手術工具,幾乎是在他伸手的一剎那,就交到瞭他的手中。

 可是張雲這邊的情況,卻顯得有些不同瞭。

 解剖對張雲來說,是最小兒科的事情。

 綿裡刀的訓練,讓他對於解剖,有著一種必勝的感覺。

 可是此時,隻是動瞭一刀,張雲就動不下去瞭。

 “感覺有些不同。”

 張雲有瞭一種不一樣的發現。 羅漪自幼體質差,跟各類體育活動更是絕緣。

 雙手一時間,就凝固在瞭手術病房的胸口位置。

 “怎麼瞭?”

  葉瀟揚見她這副模樣,心底是又憐惜又憤懣。李琴和單小蜜她們,都在張雲手術臺的上面,細細觀察。

 看到張雲的雙手忽然停住瞭,這十幾個女人,一時間都緊張瞭起來。

&nb  “我作為總裁助理,總裁要出差,我怎麼能不跟著呢。”陸時熠嬉皮笑臉,答非所問。sp;“哎,這張雲醫生不是解剖和縫合最在行的嘛,現在怎麼瞭?才開瞭一點口子,就不動手瞭。”

 上面的日本專傢,本來對一開始的手術過程,是很不在乎的。

 因為解剖這種手術技巧,在他們看來,都是很小兒科的事情。

 不過一個無心的日本專傢,看瞭張雲這邊的情況後。

 大傢的目光,都轉到瞭張雲的身上。

 “哎,這小子真犯傻瞭。”

 “是呀,竟然楞住瞭,一直沒動。”

 看著張雲的情況,又看著一邊小野三木的情況。

 這些日本專傢的臉上,一時間笑得燦爛瞭起來。

 “這可是最高級的手術比賽瞭,浪費幾秒的時間,都說不定會給最終的比賽結果,帶來變化。”

 “是呀,是呀,看來小野三木醫生,這次能給我們日本醫生,挽回一些顏面瞭。”

 小野三木在手術的同時,也通過旁邊的透明塑料紙,看瞭一眼張雲那邊的手術情況。

 看瞭一眼後,小野三木楞瞭一下——就動瞭一刀。

 小野三木的腦袋,一時間卡殼瞭。

 “這小子,搞什麼鬼啊。”

 


這裡還有更多更好看的筆趣閣,有喜歡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一走出总裁办,陆 “这是你自己做的?” 他又转向罗漪:“你也被保送了?”叶潇扬从未见过任何一个教辅资料上有这样庞大的表格。 “长发比较方便,短发总要定期修剪。”罗漪随便找了个理由。时熠立马给于 难以理解, 为什么陈爽要把叶潇扬当作目标?牧打去了电话,问他现在在哪儿?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