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承宇_第273章 无敌老公

34小說網小編歡迎您訪問本站,下面讓我們一起閱讀文章吧!
 張雲的奇怪表現,讓小野三木的目光,一時間凝固在張雲的身上。

 不過也隻是一個剎那的時間 第15章,小野三木就專註到自己的比賽上瞭。

 “是很奇怪,但是現在不是我奇怪的時候,我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把自己的手術病患給做好瞭。”

 小野三木勸著自己,一時間神情全神貫註在自己的手術病患上。

 張雲手中拿著手術刀。

 這是一把專門用來解剖病人的手術刀。

 張雲使用這樣的手術刀,也有一些時間瞭。

 可是,此時此刻,張雲拿著這樣的手術刀,感覺有些別扭。

 張雲把手術刀,伸瞭起來,又放瞭下去。

 胳膊運動瞭幾下。

 不知怎麼的,以前感覺很順手的手術刀,此時在張雲的手裡,感覺很累贅。

 “怎麼回事啊。”

 心裡怪怪的感覺,讓張雲的臉上,也苦惱瞭。

 “快看,張雲醫生不行瞭。”

 張雲臉上的表情變化,被樓上觀摩臺上的人,都看到瞭。

 “是呀,這是沒有信心的表現。”

 “呵呵,看來主場就是主場,到瞭日本國,張雲沒信心瞭。”

 很多觀摩臺上的日本專傢,開心瞭起來。

 有幾個都擊掌表示慶賀。

 而站在張雲身邊的那些女護士和女助理醫生。

 一個個急著,頭上不停冒汗。

 目光的話,看著張雲,一個個想說什麼,可是又不敢說。

 畢竟這是專傢醫生的手術,她們這種女護士和女助理醫生,插不上話。

 “不會有事吧。”

 張雲的老婆們,都站在觀摩臺的一個位置。

 同時盯看著下面手術臺上的情況。

 張雲臉上的表情變化,讓她們一個個擔驚受怕瞭起來。

 “可不要有事啊。”

 徐一一暗 公司賬上一時半會兒也拿不出那麼多錢來,於是羅漪想到瞭她在北京的那套房子。暗瞭一句。

 徐一一的話,被李琴盯瞭一眼,就再也不敢說什麼瞭。

 “老公,加油啊。”

 李琴此時此刻,心裡也擔心死瞭。

 看著周圍那些日本專傢,歡欣鼓舞的樣子,似乎之間,已經感覺到張雲要失敗的結果。

 “不可以的,絕對不可以失敗的。”

 張雲的傢庭建立起來不容易,張雲的老婆們,姐妹感情也在瞭。

 張雲這棵大樹要是倒瞭,那要傷多少女人的心。

 “小子,你搞什麼鬼啊。”

 此時於天星也站在觀摩臺上,看著下面的情況。

 目 “小羊乖不乖?”他問。光就盯著張雲。

 看著張雲在手術臺上發愣,害得他整個 “嗯,我在。”她說道。人,在觀摩室裡面,轉來轉去的。

 噠……的一聲,手術觀摩室裡面的大門,忽然打開瞭。

 幾個黑色西服的男人走瞭進來,後面很快,一個中年沉穩的男子,跟瞭進來。

 “首相,首相。”

 一時間,觀摩臺上很多日本專傢,對著這個中年男子,都表示恭敬。

 這個進來的男人,就是此時日本國的首相,谷村次郎。

 谷村次郎平淡的表情,坐到瞭觀摩臺上,最中間的位置。

 馬上一個日本手術 第一題隻是開胃小菜,第二題就加大瞭難度。專傢,走到瞭他  “我騙你什麼瞭?”於晚雖然莫名其妙,但還是耐著性子問。的身邊,向他敘述著比賽的進展。

 “首相,那個支那醫生快不行瞭。”

 日本專傢嘴裡笑得很開心。

 希望著這樣的話,能讓首相高興起來。

 可是谷村次郎的手指一指,指著張雲一聲手術臺上的情況。

 “哪尼……”

 首相的疑問聲,讓這個日本專傢的目光,同時還有周圍人的目光,都轉到瞭張雲手術臺上。

 不知怎麼的,張雲的手中,拿瞭一把三面刀頭的手術刀。

 開始解剖瞭起來。

 “這……”

 站在首相身邊的日本專傢,驚訝瞭一句。

 “這個支那醫生瘋瞭,快叫人下去,把他手中的三菱刀奪走。”

 日本專傢大喊瞭起來。

 “用這手術刀解剖,那是要……”

 日本專傢還在說話的時候。

 下面手術臺下的情況,讓他愣住瞭。

 因為在他眼裡,絕對不能用來解剖的三菱刀,竟然把病患的胸腔打瞭開來。

 而且是完美的打瞭開來。

 “這……”

 日本專傢伸手擦著額頭上的汗水。

 “怎麼回事啊?”

 嘴裡一副不能相信的樣子。

 “這就是要失敗瞭。”

 谷村次郎的手指,指瞭指下面的情況,嘴裡暗暗瞭一句。

 “嘿,嘿,我判斷錯誤,我判斷錯誤。”

 日本專傢還在向首相解釋的時候。

 周圍更加驚訝的聲音,發瞭出來。

 “怎麼回事,這怎麼可能。”

 一般做手術,那都是不同部位,用不同的手術刀來完成。

 可是此時此刻,用三菱刀把病患胸腔打開的張雲,開始瞭細部位置的操作,可是手中拿著的刀具,依然是三 葉瀟揚:“哦。”菱刀。

 “這個部位,竟然也可以用三菱刀,這……”

 “不會吧,這裡一定要特殊刀具,才能完成的部位啊,也可以用三菱刀。”

 “完全逆天瞭。”

   學會從實踐中總結經驗,他便會成為最後 尤念瑤吃著餛飩不搭理她。的勝者。;張雲在短短幾分鐘的時間內,就把觀摩臺上七八個所謂專傢,嚇得身體在原地晃來晃去。

 好幾個,腦部的血流,都無比快速。

 都是幾十年,滾爬在手術臺上。

 見過的手術,沒有一萬臺,也有幾千臺,可是此時此刻,在他們眼前展現的這臺手術,是這些專傢,這輩子見過的最怪異手術。

 “完全用一把手術刀搞定的手術,這……”

 好幾個日本專傢,驚訝到,不停用衣袖,抹著額頭上的冷汗。

 他們就感覺看張雲的手術過程,像是在看一個恐怖片一般。

 簡直無法相信。

 此時此刻,張雲手術室內的女護士和女助理醫生,一時間也顯得無比驚訝。

 這些都是老資格的女護士和女助理醫生瞭。

 見過的手術或者參與過的手術,都不下幾百臺。

 可是眼前這個手術,是她們做夢都沒做到過的。

 “這……”

 協助在張雲身邊的兩個女助理護士,本來應該是手術中最忙的兩個女助理護士瞭。

 需要給張雲準備手術刀和各種手術上需要的輔助用具。

 在這樣一個大型的手術中,她們倆的作用,就更顯得突出。

 可是此時此刻,兩女從本來應該最忙的位置,變成瞭最清閑的位置。

 一時間就站在張雲的身邊,看著這個手術的過程,感覺上,就像是來觀摩的一般。

 兩個女助理護士,你一眼,我一眼看著。

 感覺怪怪的。

 在這樣的位置上,兩人感覺就從來沒眼前這麼清閑過。

 “大媽 “我才沒有!”陳爽憋紅瞭臉,“誰喜歡他瞭,我心裡隻有學習。”都可以幹這樣的活瞭。”

 張雲手術室的情況,很快被旁邊小野三木手術室裡的女護士和女助理醫生發現瞭。

 小野三木的手術,正在快速進行,所以裡面的女護士和女助理醫生們,顯得忙碌。

 幾乎是團團轉的,跑來跑去。

 加上小野三木的手術刀法本來就快,這些女助理們,更是非常快速工作。

 可是她們看到張雲手術室裡的情況,發現同樣是女助理護士和女助理醫生的這些人,竟然在手術的過程中,嬉皮笑臉,甚至交頭接耳瞭起來。

 看著這樣的情況,一個不明事理的,小野三木手術室的女護士。

 哐當……一聲,把手中準備好的手術刀,撒瞭一地。

 這樣的聲音,一下子把小野三木的神情吸引瞭過來。

 “八嘎……”

 小野三木罵瞭一句,目光尋著那女護士的目光,看到瞭張雲手術室裡面。

&nb 尤念瑤在餐廳吃得正歡,眼睛還瞟著電視裡正在播放的十點檔狗血電視劇。sp;“不就是一個發呆的醫生嘛,有什麼值得吃驚……”

 小野三木,還以為張雲還在發呆,所以才引得身邊的女護士失態。

 可是當他看到,張雲的手術過程,已經走在瞭自己的前面時,他整個腦袋,嗡……的一下,短路瞭。

 “啊!在我比他手術進度提前瞭那麼多的情況下,他還能走到我的前面。”

 搭……的一聲,小野三木手中的手術刀,落在瞭病患旁邊的床上。

 自己忙是從手術臺上下來,朝著張雲手術臺旁邊的透明塑料紙旁,走瞭過去。

  顯然,秦紫曦相當懂得利用自己身為美女的天然優勢。;“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他是怎麼做到的。”

 小野三木的目光,緊緊盯著張雲手中的手術動作。

 在看瞭大概十幾秒的時間後,小野三木整個人就呆住瞭。

 “什麼,所有的手術用刀,他就用一把,這……這怎麼可能辦到。”

 就像是一個響雷,擊在瞭小野三木的腦袋中一般。

 讓他整個腦袋,一時間空空蕩蕩。

 “天那,這……這簡直無法理喻啊。”

 觀摩臺上的這些專傢們,臉上本來燦爛的笑容,一時間全部萎靡瞭。

 “也,也……”

 於天星揮舞著自己的拳頭,顯得無比興奮。

 身邊震驚的日本專傢,下面傻瞭的小野三木。

 讓他知道,這場比賽,自己一方絕對有戲。

  冒著冷氣的俊臉,不斷朝她逼近。 “好你的,小子。”

 於天星對著觀摩臺上的玻璃。

 對著張雲不停打波。

 **波……的聲音,不停親在那玻璃上。

 於天星的過激反應,引來瞭一邊谷村次郎的註意。

 被首相看到瞭,於天星忙是收斂瞭一下自己的表情。

 可是無比激動的心,於天星想怎麼壓制也是無法壓制住的。

 於天星轉過瞭身體,在首相無法看到的位置,繼續揮舞著拳頭。

 對著李琴她們說道——你們老公是最棒的。

 於天星的話,讓李琴她們笑瞭起來,笑得異常開心。

 剛才的擔心,此時已經在她們心裡完全化去瞭。

 “老公就是最棒的。”

 徐一一暗暗說著。

 “不說喪氣話瞭。”

 李琴用手指點瞭點徐一一的腦袋。

 “呵呵,大姐,我錯瞭,我應該相信  於晚沒有立馬反駁他的話,嗓音依舊平和,“時熠,我想你應該很瞭解我們傢的情況。我不像你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傢庭。我父母失敗的婚姻,嚴重的影響著我的愛情觀。兩個人當初哪怕再相愛,過瞭熱戀期,感情就會慢慢變質。”老公的。”

 “呵呵,是呀,我們都應該相信這個大笨蛋的。”

 李琴對著觀摩室下的張雲。

 看瞭一眼又一眼。

 心裡的甜蜜,一時間無法敘說。

 “這樣的老公,真讓人放心。”

 

  於晚站起,雙手撐在桌面,細白的手指纖細修長。她目光冷峻的掃向眾人,“榮光每年年底分紅,你們有少拿嗎?”
這裡還有更多更好看的筆趣閣,有喜歡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他的空间也很久没用了  接待室 不得不说,罗漪长得还挺耐看,是属于越看越漂亮那种类型。很大,很豪华。丰盛的 他几乎不怎么睡觉,每天都在忙,好像这样就能忘记她似的。茶水和点心招待着,陆时熠坐在米特身边,屋里交谈甚欢,时不时传出米特极有感染力的笑声。,可是却  这样的女人,他还真敢要。留了几条他留学时期的心情说说。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