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大姐_第265章 我的爱妻们

34小說網小編歡迎您訪問本站,下面讓我們一起閱讀文章吧!
 “哎!你看看。”

 張雲把自己沾有鮮血的手指,在谷村熏一的面前,好好展現瞭一翻。

 “怎麼瞭?占瞭便宜,還不高興啊。”

 谷村熏一笑瞭笑。

 “你……”

 張雲一時間,氣得不行。

 “剛才那個女孩,可是個處女啊。”

 “處女怎麼瞭?就不是女人瞭。”

 谷村熏一的話,讓張雲顯得無話可說瞭。

 “用手指的話,太可惜瞭。”

 “呵呵……”

 張雲的回答,讓谷村熏一笑瞭起來。

 “有什麼可惜不可惜的,不過就是一個普通的女仆而已,我們傢裡啊,這樣的處女女仆,多的是。”

 “你要是喜歡,待會你給我媽做好瞭手術,我給你再安排幾個。”

 “你……”

 張雲真不知道,說什麼好瞭。

 “那可是你爸的女人。”

 “我爸的女人怎麼瞭?她們是我爸的女人,可也是我媽和我的,她們在這裡做,就得聽我和我媽的話。”

 張雲跟谷村熏一,暫時也說不通。

 拉著谷村熏一的小手,到瞭一邊。

 “你媽,都準備的怎麼樣瞭?”

 待會張雲要給久田雅美做手術,所以關心瞭起來。

 “都在準備呢?再等幾分鐘吧。”

 “怎麼樣?這個手術,有信心嘛?”

 谷村熏一問著張雲,眼神對張雲展現出,一種愛妻的感覺。

 “在別的醫生眼裡,那是一個很大的手術,在我眼裡……”

 張雲嘴裡淡淡一笑,顯得很有信心的樣子。

 其實久田雅美的手術,真的是一個,不是很大的手術,難度也不是很難。

 隻是因為久田雅美的身份特殊,所以做手術的,就一定需要名醫。

 這個社會就是如此,有錢的有權的,霸占著社會很多資源。

 張雲對於這樣的社會現象,也顯得無話可說。

 畢竟自己能過上眼前這樣的好生活,都是因為這樣的社會情況,造成的。 到底都是男人, 周佳航突然後背生寒, 頭皮發麻。

 有錢人珍惜著自己的小命,所以一路把名醫的價值,推到瞭很高的地位。

 張雲和谷村熏一又說道瞭幾句,剛才好好教訓瞭一個客廳的女仆後。

 谷村熏一在傢裡的膽子,也顯得大瞭不少,就在客廳裡和張雲拉拉扯扯著,身體也和張雲在客廳裡,曖昧瞭一陣。

 小嘴親親,小手拉拉。

 一邊的於天星看著,不僅搖頭。

 “一對狗男女啊。”

 大概在下午一點的時候,別墅裡的女護士,過來請著張雲。

 帶著張雲進入瞭別墅裡的手術室。

 久田雅美此時已經在手術臺上,顯得迷迷糊糊。

 看見瞭張雲進來後,也就正式閉上眼睛,進入瞭麻醉的狀態。

 都是專門配置在首相別院裡的女護士和女助理醫生。

 在她們的幫助下,久田雅美這個小手術,張雲隻是花瞭半個小時不到的時間,就完成瞭。

 手術室裡的女護士和女助理醫生,自然都知道張雲的大名。

 可是知道歸知道,能力的折服  然而越擦,陸時熠的臉,就像是丟進鍋的蝦,越來越紅,越來越紅,還不是很厲害。

 畢竟這些女護士和女助理醫生,以前跟著的男醫生,也是能力很出眾。

 都是大醫院裡的教授級別的醫生。

 可是跟瞭張雲,做瞭一個很簡單的手術後。

 這些女護士和女助理醫生,心裡就明白,什麼才叫真正的名醫。

 “辛苦你瞭。”

 女助理醫生和女護士,對著走出手術室的張雲,一個個恭敬瞭起來。

 那是從她們心裡展現的恭敬。

 “隻有有實力的男人,才能接受到的恭敬。  這幾天,她的心一直慌亂如麻 他擰開一盞床燈,註視著她的臉。。”

 女護士和女助理醫生們,心裡認為。

 “怎麼樣?”

 守在手術室門口的谷村熏一,擔心著。

 於天星也是。

 於天星自然知道,張雲對付這樣的手術,手到擒來。

&nb  於晚坐在書桌後的椅子上,雙肘撐在書桌上,雙手掩著面,白皙的指尖冰冷的毫無血色。sp;可是畢竟事關首相夫人的小命。

 於天星不敢馬虎。

 “放心。”

 張雲把谷村熏一揉在懷裡,對著於天星點瞭點頭。

 “手術很順利,估計不用兩三天,你媽媽就可以下床瞭。”

 看得出來,為瞭自己媽媽這次手術,谷村熏一在手術門口,一直很擔心。

 如今的話,張雲作為她的男人,自然要好好關心她一下。

 張雲揉著谷村熏一,在外面的一個小公園裡面走著,和谷村熏一商量著她們母女倆的事情。

 谷村熏一的 討論瞭一夜也沒討論出個所以然來。話,還是很好解決的。

 畢竟谷村熏一是一個被解除婚約的女人。

 這樣的女人 “部長,不好啦!”一個男生驚叫著跑瞭過來。,就是半隻破鞋。

 張雲這樣的醫生,主動要求娶這樣的半隻破鞋,那就是對日本首相的一種尊重。

 更是對全日本國民的一種尊重。

 當然,谷村熏一首相女兒的身份,也是配得起張雲的。

 所以張雲覺得,這樣的事情,一旦公佈出來。

 首相的阻力和社會的阻力,都會很小。

 可是久田雅美……

 張雲就顯得很頭痛。

 她是日 以前,他雖然也會說要親她,但從來不會這麼明目張膽地在公共場合對她這樣那樣。本首相的妻子,這樣的身份,張雲無論如何不能把這個女人收到自己的傢裡。

 張雲雖然說什麼,分瞭華夏國的傢和日本國的傢。

 可畢竟都是張雲的傢,傢裡的這些女人,都是張雲的女人。

 張雲在過年的時候,在回老傢祭祖的時候。

 都是要帶在身邊一塊回去的。

 張雲更不是那種,胡亂愛女人的男人。

 他愛一個,就一定要收在身邊。

 給自己懷孩子,給自己的父母磕頭,給自己張傢的祖宗上香的那種。

 可久田雅美卻不能。

 因為她的身份擺在那裡。

 “她是我的女人,就得跟著我,刻在我張傢的族譜上。”

 張雲咬著牙,怨恨著。

 “小雲,你別胡來,現在不是也蠻好的嘛。”

 谷村熏一勸著張雲。

 “你我要是結合瞭,我媽就可以借著看女兒的機會,來我們傢看我,當然,那時候你就可以得到我媽瞭。”

 “就是懷上瞭孩子,要是日期對的, 葉瀟揚覺得, 寫的字數多, 並不能代表深刻進行過深刻反省。生下來就是瞭,我爸也不會懷疑什麼的。”

 谷村熏一,雖然也很想讓自己的母親跟著張雲。

 可她知道,這件 語文考試的簡單讓大傢放松瞭警惕,可數學組的老師像是得瞭失心瘋一樣喪心病狂,這卷子出得,頗有 “我們班還有幾個同學,居然連三位數都沒考到,要好好反省啊。”蔡勇這話一出,羅漪的頭都快低到塵埃裡去瞭。葛軍葛大爺的風范。事情,真要成行,難度實在太大。

 她父親可是日本國首相。

 就是他父親願意,整個日本國民,也不會願意的。

 因為那臉,丟得可是國臉。

 “可你媽,是我的女人,不能跟我住,這算怎麼回事。”

 張雲憑空踢瞭一腳,顯得異常鬱悶。

 不過谷村熏一的話,也是對的,此時的張雲,隻能以她的方法,和久田雅美繼續。

 加上張雲是整個傢族女人的男人,不是久田雅美一個女人的男人。

 所以張雲不能冒太大的生命危險,去完成這樣的事情,張雲隻 羅漪對著寺裡的金身大 手背上那個小濕點兒先是一熱,隨後又涼瞭下去。佛,虔誠地拜瞭三拜。能等機第3節會。

 “哎,我對不起你媽啊。”

 張雲心裡有愧。

 雖然久田雅美和谷村熏一都是日本娘們。

 要是放在以前,張雲可能嬉皮笑臉著說——為國爭光這樣的話。

 可是面對著愛情,面對著這對深愛自己的這對母女。

 張雲怎麼可能灑脫起來。

 得到瞭她們的身體和靈魂後,張雲對她們是一種責任,一種一輩子守護在自己身邊,隻允許自己一個人騎的責任。

 這是快活世界,一個男人,最基本的責任,也是最基本的道德。

 這樣的責任,這樣的道德,張雲已經給過瞭二十幾個女人。

 眼前這兩個日本女人,他也一定要給的。

 一翻交流後,張雲和谷村熏一在花園裡,擁抱在一起,各自安慰著。

 谷村熏一也是想和自己的母親,成為母女姐妹花,張雲的心情,谷村熏一更是明白。

 一翻相互的安慰後,張雲帶著谷村熏一回到瞭別墅的病房內。

 因為是首相的別院,所以裡面的設施,齊全到讓人咂舌。

 不僅有手術房,而且還有病房。

 是各種相應工具齊全的病房。

 裡面兩個女 但政史地這三門對葉瀟揚來說,卻並不算難。護士,守護在久田雅美的身邊。

 麻藥過後的久田雅美,像是溫柔的仙子一般,躺在病床上。

 小手主動握著谷村熏一和張雲的手。

 這兩個人,是久田雅美,在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所以握著這樣兩個人的手,谷村熏一心裡顯得幸福。

 “媽,感覺還好吧。”

 谷村熏一對著自己的母親,甜甜一笑。

 “小雲幫我開得手術,能不好嘛。”

 久田雅美對著一邊的張雲笑瞭笑。

 眼神中流露著很多情意,隻是因為身邊有兩個陌生的女護士在,這一份情意,久田雅美不敢表露太深。

 可都是女人,兩個女護士心裡多少感覺到瞭一些。

 暗暗的眼神,對張雲和久田雅美都是看瞭幾眼。

 臉上不明白,兩人之間的情意,到底是醫生和病人之間的情意,還是情人之間的情意。

 兩個女護士也不敢多想,也不願多想。

 因為這樣的事情,明白瞭,反而是一種麻煩。

 “老於……”

 張雲轉頭看著於天星。

 “怎麼?”

 於天星也走到瞭張雲的身邊。

 對著張雲,心裡一百個佩服。

 聽著張雲說,騎瞭久田雅美的事情時,於天星心裡總是難以相信,總感覺張雲有吹牛的成分在裡面。

 可是此時,看著兩人間,情意的流轉,於天星不信也得信瞭。

 “這小子,看來是把夫人,完全征服瞭,從**一直到靈魂,一點不剩著。”

 “哎,厲害啊。”

 


這裡還有更多更好看的筆趣閣,有喜歡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杨颂拿着几分文件,正准备去总裁室跟于总汇  深圳虽然不像北京那么冷,但夜风依旧很凉。陆时熠将自己的外套紧裹在于晚身上。于晚没力气再拒绝,半靠着陆时熠的肩膀,就这么任由他搀扶着离开。报工作。在门外的走道上,碰到程  半个小时后。秘书和刘一鸣  陆时熠:以后你人都是我的,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从茶水间过来,他喊住两人,正好有工作要交代给他们。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