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冰字幕组_第276章 两位公主

34小說網小編歡迎您訪問本站,下面讓我們一起閱讀文章吧!
 張雲想著這些事情,把自己的手機打瞭開來。

 尋找著一些日本國皇室的信息。

 日本國的皇室,有天皇一名,皇後一名,皇妃二十幾名。

 皇後下面的皇子也有幾名,不過張雲最關心的,還是皇後下面的公主有幾名。

 日本國的皇後,一共育有兩名公主。

 一名叫美代子,今年十四歲。

 另外一名叫美智子,今年十五歲。

 從皇室提供的照片來看,都是長相端莊的姑娘。

 不過皇室的照片,在日本國,算是比較莊重的事情。

 所以在絡上公開出來的,都是穿著很正統,而且多少休整過的照片。

 “長相還可以,就是不知道,平時生活的情況下,長相到底如何。”

 張雲想著這樣的事情,嘴裡笑瞭笑。

 “呵呵,還長相如何呢?難不成你小子,又想泡日本皇室的公主瞭。”

 “一個首相夫人,就把你小子,搞得焦頭爛額瞭,竟然還想這樣的女人。”

   “小心!”張雲心裡說道著自己。

 “要是真有膽子,就把皇後給泡瞭。”

 皇室站上,掛出來的照片,其實最漂亮的,還是那個皇後。

 照片雖然休整瞭一些,但是這個皇後身上透露出來的端莊氣質,算是張雲這輩子看到的女人當中,最厲害的一個。

 “這樣的女人,才是絕品。”

 張雲也就是心裡想想。

 此時的他,最主要的事情,還是從日本國跑出去的事情。

 隻要回到瞭華夏國,那日本首相想對他做什麼,也是鞭長莫及瞭。

 “先把美代子的病,拖一拖,給自己多爭取一些時間吧。”

 張雲計劃好瞭,就開始倒頭睡瞭下去。

 直接就在自己公寓的客廳裡睡下瞭。

 這一覺,算是張雲來日本國,睡得最熟的一覺。

 張雲所謂的熟,並不是睡得很熟,而是一直無人打擾的情況下,腦子一直放空。

 張雲自從練習瞭傢族刀法後,其實已經睡不下瞭。

 他完全可以一天到晚,精力充沛的生活。

 他此時的睡覺,隻是一種生活慣例的表現。

 到瞭第二天的早上,張雲自己從冰箱裡弄瞭面包,弄瞭牛奶,還自己親自下廚,做瞭一個煎雞蛋。

 此時此刻,張雲終於知道老婆的重要性瞭。

 沒瞭老婆,他的生活就像嬰兒一般,無法自理。

 連做頓早飯,都是那麼艱難。

 撕碎著面目全非的雞蛋,張雲大口一咬,把它對付瞭。

 然後穿好瞭衣服,來到瞭樓下。

 等待著衛生廳的車輛,來接待著他。

 這一次,於天星不能陪著張雲瞭。

 因為這一次張雲所看的病患,屬於比較保密的情況,越少人接觸越好。

 衛生廳的   於晚揚眉,倒是意外:“還有你追不到手的人?” “五十萬的裝修預算,不管放到哪個城市都不是一筆小數目。”葉瀟揚說道,“他們不會是在坑你吧?”車輛,很準時,隻是比預定時間,早瞭兩分鐘到達。

 車門一開,張雲坐瞭進去。

 裡面的人不說話,張雲也不說話,車子一路開著。

 大概小半個小時後,車子轉入瞭一處類似皇宮的建築之中。

 不過是從偏門進入的,所以進去後,看到的,都是很安靜的環境。

 遠處的宮女,腳步輕緩的,走在裡面。

 宮門周圍的林木,也修剪的很有詩意。

 車子刷……的一聲停瞭下來。

 車門之外有人,主動拉開瞭。

 一些黑衣男子,就站在車門口。

 張雲走瞭下來,看到瞭站在這些黑衣男子前面的谷村次郎。

 今天的谷村次郎,不是張雲昨天見到的那樣,一身工整的西服,穿在身上。

 而是變成瞭日本民族服侍的樣子。

 谷村次郎瞟瞭張雲一眼,示意著張雲跟上。

 張雲緩步幾下,跟在瞭谷村次郎身後。

 “聽說,你的老婆,昨天全部回到瞭華夏國。”

 “是呀,這麼點小事,還要首相你操心。”

 “呵呵,你如今的身份不同瞭,所以你的事情,我事事要操心。”

 谷村次郎說著話,轉頭看著張雲。

 “順便對你提個醒,你下面接手的病人,情第120節況特殊,所以在你接手之間,你是無法從日本國出去的,一定要把這位病人的病情,完全看好瞭以後,才可以。”

 “這……似乎有些強人所難瞭吧。”

 張雲知道,這樣的安排是首相故意的。

 也知道,自己怎麼說,對方也是不會把自己從日本國出入境名單中刪除。

 可張雲還是要埋怨一翻。

 張雲想要多少麻痹谷村次郎。

 “放心,隻要治好瞭這個病人的病,你還是可以從我們 她雖然肚子裡學識不夠,但別的地方手段倒挺多。國傢離開的,當然,在這其間,耽誤的診療費,我們也會雙倍賠償。”

 谷村次郎微微一笑,似乎一切都在掌握中的感覺。

 “對瞭,首相大人,似乎把自己的女兒和夫人,給軟禁瞭起來。”

 “呵呵 然而另一桌的安陽不幸抽中大鬼,他選瞭大冒險。 她穿過走廊,往水房的方向走。有幾個其他班的同學稀稀拉拉站在走廊裡透氣。,這事啊,不懂規矩的女人,我們日本國的男人,自然會好好教育的,這一點,就請張雲醫生放心。”

 “呵呵,放心,心裡擔心著事情,恐怕有些事情,我怎麼做,都放心不下吧。”

 “要是因為這樣的事情,耽誤瞭我的心情,影響瞭某些重要人物的治療……”

 張雲的話,說到這  與此同時,德國警察也調查到石源最近這幾天在德國的出入境信息,郭輝來慕尼黑的那天,石源正好跟他同一班飛機。裡,谷村次郎的眼眉微微一跳。

 “這樣啊… 葉瀟揚心裡打著小算盤,十一點才門禁,還有一個小時,該做點什麼呢?…”

 谷村次郎嘴裡笑瞭笑。

 “張雲醫生擔心的人,似乎太寬瞭一點吧。”

 谷村次郎說著話,帶著張雲進入到瞭一處比較僻靜的宮門裡面。

 日本皇宮的宮門,其實就是日本的古建築。

 看上去的話,顯得古樸又幹凈,幾個清麗的宮女,在宮門中,輕聲走動。

 此時跟在身邊的黑衣男 她對什麼事情的態度都是軟綿綿的。子,都退下瞭,隻有谷村次郎領著張雲。

 拉開瞭一處房門,谷村次郎跪著身體,走瞭進去。

 張雲不是日本人,所以他不用跪。

 房間裡顯得很安靜,不過房間的面前,卻顯得很大。

 看上去的話,足足半個籃球場大小的樣子。

 房間的屋頂,也顯得很高,大概有三米。

 在房門口正對的位置,有一個類似皇座一般的位置。

 房間裡一個人也沒有,谷村次郎低著頭,跪在一邊,等待瞭起來。

 張雲的話,站在谷村次郎的身邊,晃著身體,看來看去。

 日本皇宮,是張雲第一次來,所以心裡也是蠻有興趣的。

 在不遠處的一個地方,有一個門縫微微打開著。

 門縫裡有兩個小姑娘,看著張雲和谷村次郎。

 “這個就是華夏國的張雲醫生,我們日本國民的仇人瞭。”

 年紀小的,看著張雲暗暗一句。

 “對啊,媽媽也不知道怎麼搞的,竟然讓一個華夏國的醫生,給我看病,媽媽是不是糊塗瞭。”

 年紀大的小姑娘,臉上一副不能理解的樣子。

 這兩個小姑娘,都是一副小蘿莉的樣子。

 摸樣蘿莉,身材也蘿莉。

 身上的話,穿著日本女性傳統的和服。

 隻是在她們身上  於牧靠在墻邊,一臉“老子天下第一聰明”得瑟樣說,“當然瞭!不然他一個大少爺,不去他外公那繼承傢產,跑你這來受苦圖什麼啊?他當然是因為唐宛晴瞭,難不成他是為瞭你?你信嗎?”的和服,和別的日本女性身上的和服,又大有不同。

 她們身上的和服,顯得更加大氣,更加精致。

 就像是靜心雕琢在她們身上的。

 “趁媽媽不在,姐姐,我們要不要整一整這個張雲醫生。”

 年紀小的,忽然來瞭一句。

 “整他?”

 年紀大  “你姐徹底的成瞭我的心病,我身心倍受煎熬和折磨,終於扛不住瞭,我不想再做逃兵,也不想再逃避自己的情感,所以我回國瞭。回國那晚,在酒吧裡見到你姐後,我非常肯定,我早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愛上瞭她”的小姑娘,眼珠一轉,臉上開心瞭起來。

 “對,整他,替我們日本醫生報仇。” 當然,前提是文學作品,而不是網絡上那些亂七八糟的小黃|文。

 張雲和谷村次郎,在房間裡又等瞭大概五分鐘的時間,房間的側門,忽然打開瞭。

 兩個小宮女打扮的女孩,朝著張雲和谷村次郎的身邊走瞭過來。

 谷村次郎一看這兩個小宮女,眼神微微一變,顯得沒想到。

   “我剛忘記跟你說,這周五我媽生日。我媽讓我一定要邀請你參加她的生日派對。”谷村次郎正想說話的時候,那兩個小宮女,忽然開口瞭。

 “張雲醫生是嘛。”

 那大一點的小宮女,嘴裡暗暗瞭一句。

 語氣顯得老氣橫秋,一副老宮女的架勢。

 “是啊。”

 張雲的目光,看著這兩個宮女,感覺有些眼熟,但不知道在那裡看到過。

 “跟我們來吧,我們公主在內房等你呢。”

 年紀大的宮女說著話,轉身朝著旁邊的偏門走瞭過去。

 “這……”

&nb “這傢烤鴨,可以嗎?”葉瀟揚指瞭一下屏幕,輕淺的呼吸拂過她的面龐。sp;一邊跪著的谷村次郎,看著眼前的情形,顯得沒想到。

 “兩位公主,這是玩得哪一出啊?”

 


這裡還有更多更好看的筆趣閣,有喜歡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她还不知道自己弟弟的德行。故意将自己灌醉,不就是想躲开她的修理。 “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吃错药了,”罗  于 叶 不知为何,她眼睛起了一层蒙蒙的雾。潇扬猛地贴紧她,罗漪被他灼|热的温度吓了一大跳。晚没多看,将裤子扔给他,“裤子自己穿吧。”漪吞了口唾沫,“他喊我‘小萝卜头’。”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