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号h_第16章 老婆多的烦恼

34小說網小編歡迎您訪問本站,下面讓我們一起閱讀文章吧!
 這個魚龍兵今晚不值班,所以他辦公室的燈,是熄滅的。

 經過樓層大型護士站前臺的時候,在前臺值守夜班的藍衣女護士們,對著許一軍和張雲,都是熱情稱呼著。

 “許醫生,張醫生好……”

 很明顯著,這些藍衣女護士們,都已經知道瞭張雲這個她們科室,新來的醫生瞭。 他打開電視,把電視音量調大,營造出熱鬧的背景音。

 所以直接就道出瞭張雲的姓氏。

 “哎,大傢好。”

 張雲也對著這群女護士,暗暗笑著,和她們打著招呼。

 “胸腦外科是我們第三醫院的強項,在整個雲都市,我們科室都是數一數二的醫療科室,所以我們心腦外科的十個病床,一年到頭,都是滿的,因為是強項的關 難得地,她發瞭一個朋友圈,寫  怎麼感覺收到花,不但不高興,反而還很生氣呢?道:“未來,北京,你和我。”系,所以我們醫院的心腦外科,還組建瞭兩個這樣的科室,一個一區,一個二區。”

 “一區的話,就在我們樓下這一層,他們那一區的實力也不錯,病床也常年是滿的。”

 “ “那麼遠?”帶頭主任醫師的實力,跟我們的老大,不分伯仲。”

 許一軍介紹著自己 姑姑傢在市委大院,雖是老小區,但是有學區,又靠近市中心,所以房價一直居高不下。科室和一些與自己科室有競爭關系科室的情況。

 “另外告訴你一件事情,我們二區的醫生和一區的醫生,關系一直很緊張,所以的話,你以後就是有機會和一區的醫生接觸,最好也不要多說話,要是被老大發現,你和一區的醫生,關系很好,你小子,麻煩就會很大。”

 “還有的話,我們老大對我們科室的男性醫生,福利給的還是很多著。”

 “他放話瞭,我們科室的粉衣女護士,還沒有著落的,就不要想著成為他的小老婆或者情人瞭,他現在的傢庭成員,他自己覺得已經很滿意瞭,我們科室的粉衣護士,一定想要在醫院裡,找男人安定下來的,建議的話,多找找我們科室裡,像你我這樣的年輕醫生。”

 聽著許一軍的話,張雲一路點著頭,嘴裡笑著。

 嘴裡更是暗暗瞭一句——老大這人,倒還蠻好的。

 說著話,張雲和許一軍來到瞭,許一軍的辦公室裡面。

 大醫院vip病區的科室辦公室,顯得明亮又規整著。

 巨大的辦公桌,擺在科室的裡面。

 上面的文件夾和電腦,擺得錯落有致著。

 辦公桌旁的座椅,看上去就顯得很舒服著。

 又是轉椅,上面的坐墊又顯得異常厚著。

 坐在這樣的躺椅上辦公,想來一定是很舒服著。

 張雲在許一軍的辦公室裡面,和對方又聊瞭一陣。

 一開始,還說一些,醫院裡的話題,說到後來,就天南海北的說開瞭。

 什麼話題都說著。

 張雲沒有想到,許一軍已經是四個孩子的爹瞭。

 許一軍像一些大型醫院實習男醫生一樣。

 在學校裡的時候,就是頂尖生著。

 加上自己長得還蠻帥著。

 所以醫學院五年的學習生涯下,他一共在學校裡,交瞭五個女朋友。

 在學校裡的時候,就有兩個給他生瞭孩子,畢業瞭以後,跟這五個女朋友,結瞭婚,其中兩個又給他,在最近的兩年時間裡,生瞭兩個孩子。

 現在的話,許一軍的傢裡,已經有兩個老婆,做起瞭傢裡的全職太太,帶著傢裡的小孩,管理著傢裡的一些瑣事。另外三個老婆,則是托著他大醫院vip病區醫生的關系,在大型企業裡,找瞭一份小白領的工作。

 許一軍說起傢裡的事情,嘴裡一個勁的發著牢騷。

 說在雲都市養傢是多麼多麼的難。

 一套住著五個老婆的兩百平以上的大型公寓樓,而且是在市區四環以外的,要價都在一千兩百多萬以上。

 自己雖然已經是市區大型醫院vip病區的醫生瞭。

 可是兩年下來,賺得錢,也不到這棟房子一半的價值。

 現在每個月十萬多的工資收入,加上雙休日的話,還到附近一些地區級城市或者縣級城市醫院跑 羅恒洲的命撿回來瞭,但是右腿保不住瞭,醫生給他做瞭截肢。穴著,掙外塊。

 他掙得錢還是 據說,文科班語數外最高分在理科班隻能排個五十名左右,跟第一名的葉瀟揚差瞭快三十分。不夠花的。

 傢裡四個孩子要養,又請瞭兩個保姆。

 張君君和劉詩兒這 【一葉書:你到窗口這邊,我看看你。】羅漪從床上跳瞭起來,她突然想起來,她住在一樓。兩個小老婆,計劃著年底的時候,去她們傢走走,坐坐,和對方的傢長,商量一下明年五一結婚的事情。

 還好的是,張君君和劉詩兒這兩個小老婆,老傢是在同一個城市裡面,而且兩傢也同意,把婚事辦在一起,這樣的 “不知道,”羅漪起身,整理瞭一下裙子,說道:“男朋友送的。”話,也省瞭許一軍很多的麻煩。

 可即使如此,許一軍還是扳著手指度日著。

 生怕多花瞭錢,到時候就不能給自己兩個小老婆,辦一場還算過得去的婚禮。

 雖然是小老婆,但也是對方父母的掌心肉。

 加上是在一起辦的婚禮。

 許一軍怎麼樣,也得要拿出一百萬來辦這場婚禮著。

 聽著許一軍的牢騷。

 一邊的張雲嘴裡笑著。

 “師兄!安啦!能得到這麼多漂亮女孩子的喜歡,這點付出,也是值得著。”

 聽著 “我穿的也是西裝,為什麼女生們對我這麼冷淡?”張雲的話,許一軍微微一笑。

 伸手把自己身邊兩個小老婆的小手,抓在瞭手中。

 “也是!我就是這樣平時安慰著自己的。”

 “加上她們兩個,平時對我也蠻好的,和我逛街的時候,從來不買很貴的衣服,吃飯下館子的話,也都是路邊的小飯館,一千塊以上的一頓飯,我和她們兩個戀愛以後,都沒吃過一回著。”

 張雲聽著許一軍的話,看著他們三個肉麻在一起的樣子。

 有些看不下去瞭。

 又和許一軍說 周佳航是讓他找個由頭把羅漪約出來,畢竟羅漪現在天天躲著他,他連個說話的機會都沒有。而生日宴會,恰好是個既公開又私人的場合,好好把握,也許能有點轉機。瞭幾句。

 張雲就走出瞭許一軍的辦公室,開始在眼前的樓層裡,四處查看著。

 晚上的時間,樓層裡的燈光顯得昏暗著。

 幾個值守的藍衣女護士,坐在躺椅上,手裡拿著手機玩著,或者拿著一本 可真的去學政史地的時候,他們才發現,如果不能真正理解所學的內容,隻會背書,那分數就會教做人。醫療書看著。

 身上的話,蓋著一些毛毯什麼的。

 也有女護士,顯得精神蠻好著,圍站在一起,低聲說著話。

 另外一些正在忙碌的藍衣女護士,則是在各個病間,出入著。

 幫忙量著那些病患的體溫,用機器測量著這些病患身體的機能。

 這些藍衣女護士,對於張雲,都是顯得很禮貌,也很熱情著。

 張雲還沒說話, “你說,我到時候能不能請他跳舞啊?”她們就主動和張雲打著招呼著。

 張醫生,張醫生的叫著。

 張雲的話,也是和這些藍衣女護士,有一句沒一句著聊著。

 要在這個樓層工作瞭,人際關系張雲覺得一定要搞好著。

 再說瞭,和這些都是美人胚子的藍衣女護士聊天,身為男人的話,心裡自然是幸福著。

 所以張雲和這些藍衣女護士的聊天,也是顯  就像她父母,當初那麼相愛的兩人,最後呢?無休止的爭吵後,換來瞭父親對傢庭的背叛,兩人相互折磨瞭大半輩子,母親臨死前才肯放手得相當投入著。

 張雲在樓層裡逛瞭一圈,和好幾個與自己有眼緣的女護士,聊瞭聊天。

 大概到瞭 葉瀟揚剛要拿手機,目光瞥過一旁的貨架。晚上十點多的時候,張雲看著時間差不多瞭。

 就到瞭許一軍的辦公室,和對方說瞭幾句,然後就匆匆離開瞭。

 張雲今晚還有事情要辦,不然的話,他會在胸腦外科的樓層裡,至少要待到十一點著。

 張雲要辦的事情,其實是想到外面哪個出售武術用具的商店裡面,買一把樸刀。

 張雲發現,自己傢族一代代傳下來的的刀法,在手術刀的使用上,有著非常好的妙用。

 有著這樣的感受,張雲覺得自己要把自己傢族的刀法,繼續練起來。

 把其中一些,自己並沒有練習好的部分,也給好好練習出來。

 “說不定會有不錯的發現。”

 張雲心裡暗暗想著。

 


這裡還有更多更好看的筆趣閣,有喜歡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可事实证明,这 言下之意,这两人估计还不认识,怎么能扯到早恋呢 【罗漪:微博是  陆时熠就像是漂浮在海上的人,周围既没浮木,也没船只,只有无边无际的无力感,将他包围你发的?】?是不太可能的。我带过那么多届学生,只要谈了恋爱 “有女朋友还来参加联谊舞会,说明感情不怎样。”,成绩必然或多或少会下滑。”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