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f女圣职者_第26章 约三个

34小說網小編歡迎您訪問本站,下面讓我們一起閱讀文章吧!
 張雲也看見瞭,在門診室裡面,陪著老大接待門診的魚龍兵。

 看著他,張雲對他暗暗一笑著,算是打過瞭招呼。

 魚龍兵的話,手中的筆,微微一揚,也算是和張雲回應瞭一下。

 “喲!我們傢張老四,帶粉護回來瞭。”

 做完瞭手術前一些必要準備的六太太羅雪,帶著自己的兩個貼身粉護,手件夾,站在瞭張雲的面前。

 暗暗看瞭看張雲身後的跟著的三個貼身粉護。

 嘴裡說道——長得都挺不錯的嘛?

 然後的話,和張雲身後的三個貼身粉護,點瞭點頭,算是認識瞭一下。

 “我六師母。”

 張雲對著身後,自己的三個貼身粉護,暗暗介紹著。

 “六師母好……”

 聽著張雲的介紹,徐一一她們三個,異口同聲的稱呼著羅雪。

 聽著這樣的稱呼,羅雪嘴裡微微一笑——呵呵,倒是蠻懂規矩的。

 說完話,羅雪對著張雲說道。

 “上午給後勤處打瞭個電話,他們已經派人,在整理你的辦公室瞭,你去看看,還有什麼不到位的嘛?要是有的話,你直接跟他們提。”

 “不要跟他們客氣,我們是胸腦二科的,他們是不敢得罪的。”

 羅雪說著話,對著張雲身後的三位粉護,暗暗瞭一句。

 “禮拜天的時候,要是有空,你帶著她們三個,還有你在學校裡的兩個女朋友,一塊到我們傢裡來吧,小聚一下,嘗嘗你幾位師母的手藝。”

 “哎,知道瞭。”

 張雲暗暗說著,看著自己的六師母,扭動著豐腴的腰肢,漸行漸遠著。

 看著自己六師母如此的身姿,張雲心裡真的難以想象著。

 自己的老大曹雲德,在傢裡,是怎麼  “我沒興趣聽歌。”於晚直接拒絕。她現在很煩,不喜歡那些嘈雜的音樂。熬過來的。

 七八個大太太,十幾個美艷小妾。

 總是在自己面前,這樣轉來轉去著。

 “這要是換瞭我,肯定幾天之內,精盡而亡瞭。”

 張雲心裡傻傻想著。

 轉身帶著身後三個自己的粉護,朝著自己辦公室的方向走著。

 跟羅雪交代的情況一樣。

 醫院後勤處叫來的幾個施工人員,在後勤處一個科員的監督下,正在整理著,張雲的辦公室。

 張雲的辦公室,倒也不用太過整修著。

 因為粗步的裝修,已經在早幾年的時候,就完成瞭。

 隻是以前沒有人在裡面辦公,房間精度裝修的話,就沒有。

 如今張雲要在這裡辦公瞭。

 所以大體上,添置一些辦公桌椅,幾臺電腦。

 地板和墻面,再稍微精裝修一下,也就行瞭。

 監督幾個施工人員的後勤處的一個科員。

 見到瞭門口的張雲,還有張雲身後的三個粉護。

 忙是笑著,走瞭過來。

 “張醫生是吧。”

 這個科員是個蠻年輕的男人。

 年齡的話,大概二十三四歲的樣子。

 聽著對方的話,張雲暗暗點瞭點頭。

 嘴裡暗暗說道——我辦公室,佈置的怎麼樣瞭?

 張雲在自己兩位師母的影響下,身上漸漸也養成瞭一種,胸外外科二區的人,都是一副牛哄哄的樣子。

 所以對著眼前的這個年輕科員說話的時候,也就有瞭一種領導的架勢。

 “都差不多瞭,因為說是張醫生今天就要入住辦公,所以墻體上的粉刷,就免瞭。”

 年輕的科員,嘴裡暗暗說著。

 目光略顯羨慕著,看瞭看張雲身後的三個美女粉護。

 心裡更是暗暗想著——我都大學畢業兩年瞭,還一個女朋友都沒有著。

 “可是他,也隻是大學剛剛畢業,身邊未婚的小妾,就擺瞭三個,而且還這麼美艷著,我靠。”

 都是血氣方剛的年輕人,看到如張雲身後的三個美艷粉護,誰不動心啊。

 “恩哼……”

 看著那年輕科員,偷看著自己的粉護。

 張雲嘴裡暗暗瞭一聲,臉上顯得不爽著。

 看著張雲臉上的表情,那年輕科員忙是低下瞭頭,臉上顯得不好意思著。

 “看什麼看呢?你以後還想在vip病區後勤處辦公嘛?”

& 可如果, 哪怕她願意給一點點機會讓他贖罪,他一定會呵護著她走完餘生幾十年, 不再分離。nbsp;張雲嘴裡開罵著。

 就學著自己四師母的樣子一般,罵著這些病區行政處的人。

 幾個在張雲辦公室門前,經過的藍護。

 聽著這樣的罵聲,微微看瞭張  “這次的事是我做的太過分瞭。是我太過敏|感,所以才會對你不信任,對我們的感情產生瞭懷疑,是我的問題。”於晚看著陸時熠眼瞼下淡淡的黑眼圈,很是愧疚。雲一眼。

 嘴裡就暗暗說道著——這張醫生,倒學得快,知道老大和幾位太太,都是霸道的人,也就跟著有樣學樣瞭。

&nb 簡單粗暴。sp;“那是!行政處的人,在老大和幾位太太的眼裡,連條狗都不如。”

 “上一次我聽在行政處的一個姐妹說,行政處的一個科長,被我們老大,指著鼻子罵,罵得都躲在自己辦公室裡面,哭瞭小半天著。”

 說著話,幾個藍護,暗暗對著張雲身後的三個粉護,點頭示意瞭一下。

 算是認識過瞭。

 眼神中,也都是蠻尊敬的感覺。

 畢竟粉護是科室醫生身邊的人,而科室中,權利最大的就是這些醫生瞭。

 如此情況下,科室裡的藍護們,自然會巴結著這些粉護。

 “對不起,對不起。”

 那年輕的科員,此時在張雲的面前,大氣不敢喘一口著。

 腦袋不停朝著張雲鞠著躬。

 一邊的美雲,看著這個情況,伸手暗暗拉瞭拉張雲的衣袖,示意著張雲適可而止著。

 在美雲的提醒下,張雲臉上的表情,稍微和緩瞭一點。

 嘴裡對著那年輕科員,暗暗盯瞭一眼後,帶著自己身後三個貼身粉護,走進瞭自己的辦公室裡面。

 張雲的辦公室裡面,正中的位置,有一個面積不錯的大辦公桌。

 上面空置的文件夾還有一臺寬頻電腦,都擺在瞭上面。

 地板在辦公室三個施工人員的操作下,已經處理的差不多瞭,剩下的就是周圍的墻壁瞭。

 此時那三個施工人員,就在打磨著辦公室裡面的墻壁。

 三個施工人員,用得打磨工具,都是很精細的,也是發出聲響很小的那種。

 為得就是防止,施工時發出的噪聲,影響到瞭科室周圍的人。

 三個施工人員,也是在vip病區經常施工的老人瞭。

 知道規矩,在病區裡,不敢亂看著。

 張雲站在辦公室的中間,左右看瞭看。

 感覺自己的辦公室,面積還是挺大的。

 裡面的裝修感覺,也不錯。

 隻是似乎少瞭一些什麼著。

 張雲心裡想著這些,就轉頭看著自己身後的三位貼身粉護。

 “以後這裡也就是你們三個的辦公室裡,你們感覺一下,還缺什麼嘛。”

 張雲說著話,示意著一邊跟著的年輕科員,用筆小心記著。

 “這……”

 美雲和美青,聽著張雲的話,都微微顯得有些不好意思著。

 美雲的  “兄弟,有什麼好得意的,瞧把你厲害的。”陸時熠也不生氣,拿過文件,瀟灑的走瞭。話,秉持著一貫的矜持性格,並不敢首先發言著。

 美青顯得不管,聽瞭張雲的問話後,直接說著。

 “那裡的話,最好再擺個櫃子,可以放一些私人物品著。”

 美青指瞭指房間的一個角落,嘴裡暗暗說著。

 一邊的年輕科員,則是小心記錄著。

&n 羅漪被他的甜言蜜語哄得暈頭轉向,像隻小金絲雀一樣把小腦袋紮進他懷裡撒嬌道:“你說的,不準反悔。”bsp;嘴裡也是——噢,噢,噢……

 “一一呢?有什麼要求?”

 張雲問著徐一一。

 徐一一一路跟張雲,來到眼前的辦公室裡面。

 整個人,一路上,都是暈暈乎乎著。

 自己從藍護提升為粉護的這件事情,此時,都還沒在她的心中,緩過神來著。

 徐一一是小鎮出生的女孩,心中的理想,也不是很大著。

 想著衛校畢業後,在縣醫院或者地區級的醫院,做一個小護士,有機會的話,給一個有成就的男醫生,當個小妾,在縣城或者地區級城市,和這個男醫生安個傢,她就心滿意足瞭。

 可是命運的多變,讓她在雲都市這個華夏國最大的都市中,落下瞭根。

 而且此時,成瞭這個醫院,一個男醫生身邊的未婚小妾。

 如此的話,她幾乎有九成以上的機會,會在雲都市這樣的大城市中,落下瞭根。

&nb  “李總謬贊,這是最後一杯瞭,再喝真要醉。”於晚面上帶著淺笑,極力壓制著胃裡翻滾的惡心。仰起頭,幹脆利落的幹瞭。sp;成為瞭徹徹底底雲都市的一個小貴婦瞭。

 想著這樣的身份,徐一一整個心神,都有些恍惚著。

 “在我們小鎮上,有哪個姑娘,能有我這樣的美好境遇啊。”

 徐一一心裡暗暗想著,在張雲的一再提醒下。 葉瀟揚望著她的背影, 又看看空蕩蕩的水房, 一種前所未有的挫敗感爬上他的心頭。

 才緩過瞭神,暗暗著看瞭看眼前的辦公室,嘴裡對著自己的未婚老爺張雲,暗暗瞭一聲——這麼 送她一個熱水袋她已經很感激瞭,怎麼好再麻煩他幫她換水呢。大的一間辦公室,最好擺上幾個加濕器吧。

 徐一一的話一說,旁邊的年輕科員,馬上記錄瞭起來。

 徐一一的話,也是得到瞭美青和美雲的贊同,她們兩個,也在一邊暗暗點頭著。

 看著身邊兩個姐妹的話,都說完瞭。

 此時美雲才把心裡的想法,給說瞭出來。

 “能不能在辦公室門口的位置,擺個鞋櫃啊?”

 美雲暗暗問著那身邊的年輕科員。

 “這……”

 在辦公室裡面,擺鞋櫃的事情,一般是不能報賬的。

 所以一般遇到這樣的要求,後勤處的人,都是直接拒絕著。

 可是拒絕的話,才到嘴邊,這個年輕科員看到從張雲眼神中,散發出來的凌厲目光。

 感受著這樣的目光,到瞭年輕科員嘴邊的話,他不得不收瞭回去。

 “就是自己掏錢,也要買啊,不然的話,搞不好被這傢夥,整死瞭。”

 年輕科員心裡暗暗想著。

 “胸腦外科的人,不管是一區還是二區,都是最難伺候的,上面醫院的領導,一般遇到瞭和這兩個科室有矛盾的事情,先不論是什麼事情,立場一定會站在這兩個科室這一邊說話著。”

 “要是遇到我們不占理的事情,搞不好被醫院領導攆到附屬的縣級醫院,都是有可能的。”

 想著這樣的情況,年輕科員無奈著低下瞭頭。

 嘴裡暗暗瞭一聲——鞋櫃一個,知道瞭。

 聽著年輕科員的回答,張雲滿意瞭一下。

 他那三個貼身粉護, 葉瀟揚不可能不認識她。也是如此,心裡顯得高興著。

 知道辦公室裡面有瞭鞋櫃後,以後三人,可以帶自己喜歡的鞋子,放在上面,經常換來穿著。

 看瞭一下,自己辦公室裡面的情況後,張雲就帶著自己的三個貼身粉護,來到瞭魚龍兵的辦公室裡面坐著。

 “你們三個,先在這裡待一陣,等我們的辦公室弄好瞭,你們再過去,收拾一下。”

 張雲吩咐著自己三個貼身粉護。

 他那三個貼身粉護,聽著他的話,都是乖乖點頭,嘴裡各自——恩……瞭一聲。

 一副以張雲唯命是從的樣子。

 “我去找一下師母,看科室裡的工作,有哪些,是我可以幫助的。”

 張雲覺得,自己的科室,給自己這麼多的權利和好處瞭,自己的話,也該力所能及著,幫助自己的科室,做一些事情。

 “知道瞭,你去吧。”

 聽著張雲的話,美雲嘴裡暗暗說著。

 美青和徐一一的話,則是對張雲點瞭點頭,表示明白著。

 看著眼前坐在沙發上的,三個自己的貼身粉護。

 張雲的心情,可真是激動無比著。

 容貌漂亮,身材又棒,而且還完全聽我的話。

 讓她們待在這  集團的宴會廳很大,可容納上千人。場內皆是高逼格的佈置和配置。除瞭請來知名主持人主持年會外,還邀請瞭著名的鋼琴傢、當紅樂隊、歌手、女團、男團陣容豪華的堪比頒獎晚會。裡,她們就乖乖待在這裡著。

 想著這樣的事情。

 張雲真不想,現在離開她們的身邊,一分一刻著。

 就想一直和她們在一起著。

 把自己和她們的感情,升溫著,然後牽牽小手,晚上約約會著。

 “雖然名義上,三女都是我的未婚小妾瞭,但是畢竟我和她們之間,沒什麼感情的實質內容存在,所以的話,晚上的時候,除瞭帶她們三個,見一見我的兩個老婆李琴和單小蜜,讓她們三個,認認姐姐,還一定要約上其中一個,或者兩個,出去吃頓飯,逛個馬路什麼的,先擁抱一下,**上,多少有些關系存在著。”

 “也算是正式在**上確定瞭我和她  “笑什麼笑?怎麼,老子還不能正正經經的追求一個女人瞭?”於牧冷眉瞪他們。們三個的關系。”

 名義上確定瞭,張雲還想在**上確定著  “”於牧猛地怔住。愣愣的看向對面的人,難以置信,以為自己耳朵聽錯瞭,他盯著陸時熠看瞭足足半分鐘。他才一字一字的問:“你再說一遍,你喜歡的人是誰?”。

 張雲心裡暗暗想著這些。

 一時間,不知道,晚上到底該約她們其中的哪一個,或者哪兩個,又或者是三個一  陸時熠和於牧看完活動中心的監控,兩人都急瘋瞭。陸時熠前所未有的擔心和害怕,他立馬給爺爺打瞭電話,動用瞭各方權勢力量,終於查到於晚被他們帶去瞭某個酒店。塊約瞭。

 想著這些,張雲的心裡,微微有些亂著。

 “到底該怎麼對她們三個下手呢?”

 張雲心裡,幸福的苦惱著。

 


這裡 羅漪捋思路的時候,眼神不經意間往葉瀟揚那邊瞟去。還有更多更好看的筆趣閣,有喜歡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她好奇的问,“你们这是要去哪?”现在他是吃定了她不 “该不会是安全套吧? 她看到有个女同学身边还有空位,便坐了过去。”钱嘉云顺嘴接了一句,叶潇扬登时面色难堪。 “对不起。”罗漪依偎在他怀里,小声说道。会拒绝他,才假惺惺地问这种问题。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