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语歌曲_第28章 桌下风光

34小說網小編歡迎您訪問 “心病?”本站,下面讓我們一起閱讀文章吧!
 在曹雲德用實驗青蛙的事情,教訓著自己的三徒弟魚龍兵的時候。

 在第三醫院,普通病區的三樓實驗室裡面。

 一個身材魁梧的男子,正在對著身邊的一個年輕姑娘,暗暗說著。

 “小妹!這幾隻就是這個張雲,縫合的斷腿青蛙瞭。”

 身材魁梧的男子,看著在玻璃器皿中,蹦來蹦去的實驗青蛙,臉上暗暗驚奇著。

 心裡更是暗暗瞭一句——還真是手法到位著。

 一天過去瞭,縫合的青蛙皮膚,都自動粘合到瞭一起。

 著皮膚上,還有一些落差的痕跡,這怎麼讓人相信,眼前的這幾隻青蛙是斷腿過的。

 身材魁梧的男子,胸口的工作卡上,顯示的工作科室。

 是vip病區胸腦外科一區。

 工作的職務,是主任醫師。

 名字的話——越進。

 這個身材魁梧的男子,就是曹雲德眼中,最不待見的男人。

 也是他在雲都市第三人民醫院裡的死對頭——越進。

 站在越進身邊的姑娘,就是胸腦外科一區新進的一名女實習醫生。

 就是在上一次實習醫生的測試中,把魚龍兵打敗瞭足足五分的那個小丫頭。

 大傢都說她稱她為丫頭。

 實際上,她的摸樣,已經是一個大姑娘瞭。

 身材17o的她,胸前的一對,在白色長褂的包裹下,顯得雄偉著。

 微微露出的腰肢,也是顯得如小姑娘一般,纖細著。

 身後那爆出的臀部。

 更是不輸熟婦著。

 處處,顯得有女人味的她,不知為何,被人稱為小丫頭著。

 小丫頭戴著一副醫用橡膠手套。

 暗暗翻弄著,眼前玻璃器皿中的醫用實驗青蛙。

 拿著一隻看瞭看,又拿著另外一隻看瞭看。

 看著這些青蛙,小丫頭暗暗對越進說道——哥!你說這個實習醫生的名字叫誰。

 “張雲。”

 越進暗暗瞭一句。

&n 不是?那一時半會兒還真想不出哪個同學爸媽如此闊綽瞭。bsp;“張雲……”

 著。

 “呵呵,挺有趣的一個男人,把縫合青蛙斷腿,當成瞭一種藝術,這樣的男人,我喜歡。”

 小丫頭顯得直接著。

 似乎很想和 沒錯,那塊泡沫塑料板上印的就是他本人的照片。張雲見上一面的樣子。

 一邊的越進,一聽這樣的話,馬上急瞭起來。

 “什麼啊!他可是曹雲德的徒弟。”

 “呵呵呵……”

 聽著自己老哥,著急的話,小丫頭,嘴裡笑著。

 “哥,我說得喜歡,是那種對他手術本領的喜歡,你想到哪裡去瞭。”

 “你喜歡手術本領,不就跟喜歡男人一樣嘛?你從小佩服的,就是手術本領高的男醫生,你以為哥不知道啊。”

 越進嘴裡暗暗說著。

   “這個集團我知道,每年交的稅都能嚇死人!盧老姐,你能和傢事背景這麼厲害的人傢有交情,你也瞭不得!”;“呵呵呵……”

 聽著自己哥哥的話,小丫頭轉頭白瞭他一眼。

 “雖然我佩服,有手術本領的男醫生,但是他的手術本領,還沒到能讓我佩服的地步,隻是縫合傷口上的手術技術,顯得厲害瞭一些,這也隻能說明,他的基本功紮實而已。”第56節

 著話,把手中的醫用手套,脫掉瞭。

 然後的話,雙手抓著自己哥哥越進的肩膀,嘴裡對自己的哥哥說道——哥!你放心好瞭,你妹妹,是不會那麼容易嫁出去的。

 小丫頭這樣的話一說,越進嘴裡 周佳航沖羅漪那個方向努努嘴,隻見羅漪趴在桌上,一旁的錢嘉雲正跟她小聲說著話。暗暗嘀咕到——那還是算瞭,你這樣的祖宗,還是早嫁出去的好,也省的我和你幾個嫂子,為你操心這樣的事情瞭。

 “哥……”

 越進嘀咕的話,小丫頭尖尖的耳朵,還是聽到瞭。

 所以一頓撒嬌,在所難免著發生瞭。

 張雲的手術本領,已經被胸腦外科一區的人,關註到瞭。

 而張雲的話,此時,正在努力提升著自己模擬手術的本領。

&n 害怕小小的她,無法承受他熾熱的光芒。bsp;張雲本來 總算寫到峰回路轉的地方瞭。就隻是三流醫科大學畢業的學生。

 學校裡,雖然學習認真,但真正學到的本事,還是很有限著。

 要不是縫合型的手術,本來就是張雲的特長,還有就是很好的結合瞭那套刀法的話,那一次考試,張雲也不可能,那麼輕易的,就通過著。

 如今面對著,各種不同類型的手術模擬試驗。

 雖然在這些手術模擬試驗中,張雲擔當的角色,都還是手術助手的角色。

 可就是這樣的一個角色,在兩個小型的胸內手術的模擬實驗下。

 張雲得到的分數,依次為81分和83分。

 “連醫院給vip病區實習醫生的最低及格線,我都沒有過。”

 兩個模擬實驗手術後。

 張雲心裡,暗暗氣餒著。

 畢竟綜合型的手術,考驗醫生的地方,還是很多很多著。

 並不隻是縫合的技術,開刀的技術,破刀的技術,劃刀的技術,都是要考的。

 張雲模擬實驗手術中,除瞭縫合這一部分的成績,在98分以上外。

 別的幾門,電腦給出的分數,都在7o分左右徘徊。

 此時此刻,張雲終於明白,三流醫學院出來的學生和一流醫學院出來的頂尖學生的差距,到底在那裡瞭。

 明白著這些差距,張雲的心裡,顯得並不怕著。

 因為在練習那些,自己並不是很擅長的開刀手法時,張雲隱隱約約感覺到瞭,這些開刀的手法,和自己所練習的傢族刀法,都是有著,很難言說的聯系。

 似乎,傢族的刀法練好瞭,這些開刀的手法,他也就能練好瞭。

 張雲心裡想著這些,也就有瞭信心。

 相信自己,在不久之後,到來的實習測試時,自己一定能得到 “最好還是拔瞭,”醫生解釋道,“你是女孩子,以後結婚懷孕,禁用藥很多。如果智齒犯瞭,會很麻煩。”一個好成績著。

 本來的話,張雲還想在手術模擬器上,再練習一個小型手術著。

 但是 這麼一綜合,她本以為自己的名次會奇慘無比,沒想到居然考瞭班級第七。門外忽然來瞭人,喊著他。

 “張雲!吃飯瞭。”

 美青身體靠在 比如說再也不會莫名其妙回頭看他,課間遇到他的時候裝作視而不見,也不再主動跟他說話。,實習器材的門前。

 暗暗盯瞭張雲一眼。

 聽著美青的話,張雲從模擬實驗器上,走瞭下來。

 對著門前的美青暗暗一笑。

 “這麼快啊……”

 “恩……”

 美青雙手抓在身後,胸部暗暗在張雲的面前,頂瞭頂。

 美目在張雲的身上閃來閃去著。

 “走吧,我姐和一一,都已經下去瞭。”

 美青說著話,目光瞟瞭張雲一眼,嘴裡暗暗笑著,跟到瞭張雲的身後。

 “笑我幹嘛。”

 張雲脫著自己身上的白大 羅漪:“多吃飯,少說話。”褂,轉頭暗暗說著美青。

 美青主動上來,幫張雲脫掉瞭身上的白大褂著。

 然後掛在瞭門邊的把手上。

 “沒什麼啊,就愛笑著。”

 美青暗暗說著,目光狠狠盯看瞭一眼,眼前的這個男人。

 心裡暗暗瞭一句——這個就是我和姐姐以後的男人瞭啊?

 “帥不帥,醜不醜的,還不錯吧。”

 美青心裡暗暗品評著。

 嘴裡就哼著小曲,緊跟在張雲的身後,朝著樓下醫院的vip食堂,走瞭過去。

 一路上,張雲自然是和這個美青,好好交流著。

 這個美青的思維,顯得跳躍著。

 有時候張雲跟不上她的思維時,總會惹得她小嘴裡,呵呵笑著。

 還會說他笨著。

 很快,張雲就和美青,來到瞭醫院vip食堂的禮堂裡。

 美雲和一一,大老遠著,就看見瞭張雲和美青。

 所以站起身著,沖著兩人揮舞手臂著。

 張雲暗暗看瞭看,醫院vip食堂裡面的情況。

 發現食堂裡公共用餐區,都是大小不一的桌子組成的。

 大一點的桌子,是主任級的醫生,帶領著自己的團隊,在一起吃著飯。

 中間一點的桌子,是主治醫生,帶著自己的幾個隨身粉護,在一起吃著飯。

 小一點的桌子,是助理醫生或者實習醫生,帶著自己的一個或者兩個隨身粉護,在一起吃著飯。

 每一個飯桌上的情況,都是顯得蠻有傢庭味道的感覺。

 嘴裡說笑的,都是一些自己傢裡的事情。

 說說笑笑之間,都是顯得很小聲著。

 “蠻豐盛的嘛?”

 張雲來到瞭美雲和徐一一的身邊,二話不說著,先坐下瞭。

 看著桌子上,擺出的幾樣小菜,嘴裡讒著,先用手拿瞭幾樣,嘗瞭起來。

 桌子旁邊的三女,看著張雲這樣的動作,嘴裡想說張雲幾句,可是彼此間,雖然明面上的關系,都已經確定瞭下來,可是暗地裡,實質的關系,還沒有著。

 所以此時開口說著張雲的話,就顯得有些太過著急瞭。

 好像是急著要給張雲做小妾一般。

 所以才急著管他。

 因為著這些,三人看著張雲那吃樣,也就一個個暗暗盯著他,嘴裡隻是暗暗笑著。

 張雲用手抓瞭幾樣小菜,吃瞭以後,才隱約感覺有些不妥著。

 忙是把沾有油脂的手指,好好在自己的嘴裡,吸允瞭一下。

 吸允過後,嘴裡對著身邊的三個隨身粉護,呵呵笑著。

 “一塊吃啊。”

 張雲示意著三女。

 在張雲的示意下,三女默默坐下瞭。

 不過,因為和張雲剛剛開始,所以三女大多顯得有些放不開著。

 吃飯夾菜,都有些,千金大小姐的感覺,斯文的不行著。

 看著這樣的情況,張雲一邊狼吞虎咽著,一邊嘴裡暗暗說道——呀!我可運氣真好,一挑,還挑瞭三個千金大小姐瞭,以後夥食費,都可以剩下不少著。

 張雲的話一說,美雲是暗暗白瞭他一眼。

 徐一一,顯得很害羞著。

 低頭,紅著臉,嘴裡的飯,都不嚼瞭。

 就美青,最大膽。

 放開瞭手腳,吃起瞭桌上的飯菜。

 “姐,平時咋樣就咋樣吧,反正張雲以後,就是我們姐妹倆的老爺瞭。”

 “你……  房門快合上時,又被門外的陸時熠硬頂開一條縫。門縫裡,那雙勾人的桃花眼,朝她眨瞭眨,眼底竟是風|流魅惑。他故意壓著嗓音,低低的說:“要不,我洗完澡,你過來幫我揉一下唄?””

 聽著自己妹妹的話,美雲的小臉暗暗紅著。

 身下的小腳,狠狠踢瞭一下,自己妹妹的小腳著。

 可是見自己的妹妹,我行我素的吃著。

 看著這樣的情況,美雲也就沒有辦法著,放開瞭剛才千金小姐的樣子。

 吃飯勻速瞭起來。

 就像平常吃飯的樣子。

 美雲一邊吃著,一邊暗暗對張雲說道——我們可不是三個千金大小姐,吃得東西可多瞭。

 “也願意吃山珍海味著,就怕有些人養不起著。”

 美雲這樣的話一說,張雲嘴裡呵呵笑著——我養啊,這麼好的三個小妾,就是賣血也養。

 張雲這樣的話一說,美雲暗暗說道——別占我們姐妹便宜,誰說我們一定要當你的小妾瞭。

 “是嘛……”

 聽著美雲的話,張雲嘴裡暗暗一句。

 “噢,不當小妾,是想當我身邊的太太瞭,美雲太太,美青太太好。”

 張雲開著美雲美青姐妹倆的玩笑。

 “要死瞭。”

 玩笑開大瞭,美雲也就無所謂著,小手暗暗著,就打瞭張雲的胸口一下。

 美青就更放得開瞭,手指就直接戳瞭戳,張雲的胸口著。

 嘴裡還暗暗說著張雲——外表斯文,內心禽獸。

 如此機會,張雲自然不會放開著。

 伸手直接一下,就把姐妹倆的小手,都在飯桌下面給抓住瞭。

 死死抓住著。

 輕輕在自己的手指間,把玩著兩隻小手。

 嘴裡還暗暗說著——兩位姐姐,小手可真滑啊。

 


這裡還有更多更好看的筆趣閣,有喜歡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罗漪: “昨晚它跳到我胸口上,差点没命。”男人不知是在开 她就不需要面对这样让人纠结的问题了。玩笑还是什么,他的表情生动了许多,跟方才漠  这些是他喜欢的类型?然骄矜 罗漪想了半天:“算了,我以后还是不发微博了。”的模样全然不同。“我不想去美国。”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