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团旧版_第8章 六太太

34小說網小編歡迎您訪問本站,下面讓我們一起閱讀文章吧!
 聽著單小蜜的話,張雲暗暗點瞭點頭。

 心裡想到瞭單小蜜一開始對自己說得話——什麼看上瞭她姐姐的那一句。

 想著這些,張雲忙是對單道——我怎麼會看上她呢?

 “我都有你這個女朋友瞭,我還對你姐姐下手,那不是太那個瞭一點。”

 聽著張雲的話,單小蜜在一邊,嘴裡呵呵笑著。

 一邊笑著,一邊對張雲說道——看上我姐姐怎麼瞭?

 “你隻要有能力,當上瞭 “這是?”她不解。這個醫院的醫生,娶幾個老婆,納幾個小妾著,你隻要願意,我和琴姐,誰會管你啊。”

 單著張雲。

 聽著單小蜜的話,張雲嘴裡無奈著笑瞭起來。

 “呵呵,呵呵,也是,也是。”

 “不過的話,還是這次比賽的結果,等我真到瞭那個時候,這種事情再說吧。”

 張雲說著話,看著時間上,差不多瞭。

 眼前藥劑樓的大廳中,在十幾個護士的操弄下,五十臺實驗用的簡易手術臺,也擺瞭出來。

 一些拿到通過卡的學生,有些已經迫不及待著,上去瞭。

 先行感受自己操作臺上,手術刀和顯微鏡的情況。

 張雲看著時間差不多瞭,就在自己兩個女朋友還有就是張蓮英母女的陪同下,也走上瞭那個實驗手術臺的上面。

 李琴  榮光員工最近沒少關註財經新聞,畢竟易往資本近期在國內大手筆的收購和投資,實在是太高調瞭,媒體各種報道,想不註意都難。和單小蜜,別的什麼鼓勵的話也沒說。

 就是在張雲上臺前,一同和張雲緊緊擁抱著。

 鼓勵著張雲,用心比賽。

 而張蓮英母女的話,則是對張雲微笑點頭著。

 示意著張雲好好比賽。

 張雲來到瞭自己那臺實驗用的手術臺上。

 先行著,感受瞭一下,自己那個手術臺上的那些設備。

 張雲先前測試比賽的時候,對於操作手術臺上的手術刀,已經有瞭一種非常微妙的感覺。

 他一個小時前,完成的測試比賽,基本上,都是用他小時候學習的刀法心得來操作著。

 用武術的刀法,來操作手術刀。

 聽起來,感覺很怪異著。

 但是實際用起來的話,張雲感覺很到位,也很穩妥著。

 醫生使用手術刀,最怕的事情,就是不穩。

 但是張雲在操作手術刀的時候,用著刀法的心得,卻感覺心情異常的沉靜,手中的手術刀,更是顯得異常沉穩著。

 該開到哪裡,就開到哪裡著。

 該縫合哪裡,也是縫合哪裡著。

 幾乎一絲也不差著。

 在這樣的手法下,張雲對於操作手術刀的信心,顯得很強烈著。

 站在手術臺上的張雲,心裡暗暗想著——我能贏,我一定能贏。

 默默等待中,這一場雲都市第三人民醫院,解剖學的測試比賽,正式開始瞭。

&nbs  這兩人湊一起這麼多天都沒闖禍,於晚還真不習慣p;比賽的規矩 雖然不那麼覺得,但是方大海給她打電話的時候,她好像不是現在這個態度啊。,顯得很簡單。

 參加比賽的學生,在一個小時的時間裡,不間斷著,縫合被斷腿的實驗蛙。

 縫合好的實驗蛙,在兩個小時的時間內,存活下來最多的十一個學生,就算是優勝者。

 宣佈完瞭比賽的規則。

 測試比賽就正式開始瞭。

 站在手術臺上的這些學生,開始一隻一隻的,縫合起身邊女助手護士送過來的斷腿青蛙。

 而張雲的話,顯得不急著。

 一隻一隻慢慢的縫合著,也是慢慢找尋著感覺。

 武術刀法和手術刀配合的感覺。

 張雲手中的動作,是周圍五十個參加比賽學生中,最慢的一個。

 但同時,張雲手中的動作,也是周圍五十個參加比賽學生中,最到位的一個。

 每一針,都是準確無比著。

 每一針 周佳航仰天長嘆:“你好騷啊!”,都有有板有眼著。

 雲都市第三人民醫院vip病區,心腦外科二區主任醫師曹雲德!

 帶著他身邊,兩個助理女醫師,也是他第六第七房太太。

 另外的話,一位普通病區的,主持這個比賽的主任醫師。

 在比賽場地上轉著。

 曹雲德顯得漫不經心著,匆匆從這個比賽場地走過著。

 感覺上,就像是在走馬觀花一般。

 “曹主任!你看今年的這些學生,外科手術的水平怎麼樣?”

 跟著曹雲德身後的,普通病區的主任醫師。

 小聲的問著曹雲德。

 聽著對方的話,曹雲德站住瞭,走馬觀花的腳步。

 回頭暗暗看瞭身後的這個主任醫師一眼。

 嘴裡暗暗說道——都是垃圾。

 曹雲德說著這樣的話,目光忽然看到瞭什麼。

 嘴裡本來還想咒罵的話,就停止瞭。

 曹雲德理都不理著身邊的這個主任醫師,徑直朝著張雲所在的手術臺旁,走瞭過去。

 一副很有興趣的樣子,看著張雲那個手術臺上,手術操作刀,正在運轉的軌跡。

 就像是欣賞一件藝術品一般看著。

 一邊看著,心裡一邊暗暗想到——這個學生有點意思。

 那個跟著的主任醫師,看著這個情況,忙是跟到瞭曹雲德的身後。

 也細細看著張雲手術臺上的情況。

 半個小時的時間,張雲完成的斷腿青蛙手術,一共是五隻。

 而周圍動作快的,已經完成瞭十足,稍微慢一點的,六七隻,都已經完成瞭。

 而且張雲手術臺上,那一雙手術操作刀的速度,顯得很慢,很慢,就感覺像是在播放電影慢動作一般。

 一穿一劃,顯得異常緩慢著。

 那個普通病區的主任醫師,看著這些情況,臉上滿是疑惑著。

 他想不明白,眼前這個參加測試比賽的學生,  於晚也是聽不下去瞭,這才出聲打斷,不想盧老太太繼續把別人的隱私當作炫耀的資本。到底哪一點,吸引到瞭自己醫院裡,最牛兩個科室中其中的曹雲德。

 那普通病區的主任醫師,想要開口說話。

 沒等他開口,曹雲德擺出瞭一手。

 示意著他閉嘴著。

 “呵呵,越進!叫你小子不來,這個寶我可先撿瞭。”

 曹雲德說著話,伸手敲瞭敲,張雲所在的手術臺。

 把張雲的神情,從手術中拉瞭出來。

 張雲放下瞭手中的手術刀,目光從顯微鏡下,抬瞭起來,看著眼前的曹雲德。

 不知道,這個一看就是醫院大官派頭的人,為什麼阻止自己的比賽。

 曹雲德也沒對張雲說什麼,直接對自己身邊的一個老婆說道。

 “老六,這個人我要瞭,帶他去辦手續。”

 曹雲德說著話,帶著自己另外一個老婆走瞭。

 隻是留著一個年級大概在三十歲左右的助理女醫師,還在比賽場地上。

 聽著這樣的話,那普通病區的主任醫師,忙是追上瞭曹雲德。

 “曹主任!你要這個實習生瞭?”

 “這不合規矩啊,要是院長怪下來……我不好說啊,再說瞭,他有什麼實力啊。”

 聽著對方的話,曹雲德一副不愛搭理的樣子,徑直就往醫院vip病區走去瞭。

 “怪下來,就把我名字報上去,不相信他的實力,那你把他縫合的實驗蛙, 葉瀟揚記憶力拔群,那也得建立在他能理解的基礎上。放上兩天後,看看結果。”

 曹雲德冷冷著丟下瞭這句話,人就走瞭。

 “放兩天?”

 那普通病房的主任醫生,嘴裡暗暗瞭一句。

 “兩天後,斷腿過的青蛙,不做別的處理,肯定死瞭啊?還能有什麼啊?”

 這個主任醫生,暗暗不懂著。

 可是自己的身份,跟曹雲德差太多瞭。

 人傢既然放下瞭話,他也就隻能照辦瞭。

 “院長都要給三分薄面的人,我能拿他怎麼辦?”

 此時,在手術臺上的張雲,還有些發愣著。

 不知道眼前的手術,還要不要做著。

 一邊曹雲德的六太太,暗暗對著張雲說瞭一聲。

 “別發楞瞭,你以後就是我們科室的實習生瞭,跟我去辦手續吧。”

&nbs  秘書辦。p;曹雲德的六太太,雙手插在身上白大褂的口袋裡。

 朝著醫院行政樓的方向走著。

 臉上一副冰山美人的樣子。

 “這……這……”

 忽然的轉變,讓張雲顯得有些無所適從著。

 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瞭。

 張雲脫瞭手中的橡膠手套,朝著那很拽的女醫生身後走瞭過去。

 “老師,老師……我去跟我女朋友說一下 服務員訕笑道:“是淡水比目魚,廚師處理過魚肉,所以味道不大一樣。”。”

 曹雲德的六太太,聽著張雲的話,臉上微微一愣。

 嘴裡對著張雲暗暗瞭一聲——去吧。

  葉瀟揚沒騙她,昨天晚上清華大學代表隊對陣武漢大學代表隊,爭奪決賽門票之一。說著話,對方就等在瞭一邊。

 臉上顯出幾分不耐煩的樣子。

 身下的高跟鞋,踢來踢去著。

 張雲聽瞭這個女醫生的話。

 朝著李琴還有單小蜜的身邊走瞭過去。

 此時的李琴和單小蜜,也弄不清狀況著。

 看著張雲本來好好比賽著,不知怎麼瞭,就被人阻止瞭。

 “老公,怎麼回事啊?”

 李琴趕到瞭張雲的身邊,一副怕  這是賴在她這瞭?她怎麼有一種被算計的感覺呢?聽到不好消息的樣子。

 而張雲的話,則是用力著把李琴和單小  “還行吧!這姓季的打架還挺狠,今天沒揍死他,算他走運!”於牧憤憤道。情緒波動太大,扯動嘴角的傷,疼的他齜牙咧嘴的倒吸瞭好幾口涼氣。蜜揉在瞭懷裡。

 嘴裡暗暗說道——我被入取瞭,我被雲都市第三人民醫院vip病區入取瞭,哈哈哈……

 張雲嘴裡大聲笑著,顯得異常興奮著。

 “這……”

 在張雲懷裡的李琴和單小蜜,聽著這樣的話,整個人的神情,也是微微一愣著。

 發愣過後,兩女幾乎同時著,對張雲喊瞭一聲——老公,真的啊。

 然後的話,兩女緊緊回抱著張雲。

 張雲和兩個女朋友溫情的時間,也沒有多久著。

 畢竟還有一個女醫生,正等著他。

 和兩個女朋友大概擁抱瞭一分鐘的時間後。

 張雲和她們還有一邊的張蓮英母女兩人,就一同和那個女醫生,去瞭雲都市醫院行政樓中。

 走完瞭實習生需要辦的所有手續。

 一張醫院vip病區實習生的工作卡,還有免費吃飯的飯卡,還有一間單人住的,提供熱水和空調環境的宿舍房間鑰匙。

 另外的話,張雲還向醫院財務科 這件事讓他淪為全院的笑柄,明年的換屆選舉他算是沒戲瞭。,提供瞭自己一張銀行卡的賬號。

 畢竟一個月,三千五的實習工資,他可不想旁落著。

 辦完瞭這些,張雲一行人,跟著那女醫生,來到瞭跟醫院vip病區相連的員工宿舍樓中。

 一進入宿舍樓中,張雲看到的景象,竟然是鶯鶯燕燕著。

 感覺就像是來到瞭皇帝的後宮一般。

 宿舍樓中,全是美女著。

 七層的宿舍樓,其中六成大半住得都是醫院vip病區的美女護士。

 而且全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美女護士。

 現在是上午十點的時間,能出現在宿舍樓的護士,都是上一個晚上,值夜班的。

 可是看著這些美女護士,在宿舍樓鬧騰的樣子,完全不是一個值夜班累瞭的樣子。

 帶著張雲一行人,進入瞭電梯後,那曹雲德的劉太太,嘴裡開始解釋瞭起來。

 “醫院的普通病區,是為瞭普通百姓治病著,所以賺不瞭什麼大錢,但是我們醫院的vip病區,是醫院收入的主要來源,所以的話,配置在醫院vip病區的護士,人員上一定是充足著,晚上值班的護士,都能分成兩班,一班上半夜睡覺,一班下半夜睡覺,所以的話,你看到值瞭夜班的女護士,精神還很足的樣子,也無需吃驚著。”

 聽著女醫生的介紹,張雲點瞭點頭。

 “噢!謝謝羅姐瞭。”

 跟著這個女醫生,辦瞭一路的手續,對方的名字,此時張  “不是讓你放前臺。”雲已經知道瞭。

 對方叫羅雪,是v 每每回憶起她柔軟的唇瓣和甜蜜的舌尖,他都像燒心燎肺一般寂寞難耐。ip病區,胸腦外科二區主任醫師曹雲德的六太太。

 


這裡還有更多更好看的筆趣閣,有喜歡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小叶:“我  她直接去吧台上 罗漪走在一栋又一栋的大楼间,猜想着他会在哪一栋楼里。拿车钥匙。陆时熠看着她冷酷的背影,想了想,又说,“我好喝,我想喝水。”等我女朋友。” 叶潇扬面无表情地走了出来,后面跟着耷拉着脑袋的罗漪。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