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羊作品_第47章 小儿媳妇

34小說網小編歡迎您訪問本站,下面讓我們一起閱讀文章吧!
 “老爸,老媽,這些事情,他們是高興,可最高興的,還是我回來瞭。”

 “畢竟去年過年的時候,我都沒回來著。”

 張雲不好意思的說著。

 伸手幫自己的大老婆李琴,把撩開的裙擺,拉瞭下去。

 讓她半露的大腿,變成瞭小露的樣子。

 “你們幾個,內褲不穿不要緊吧。”

 看著車子,馬上要開到自己傢的傢門口瞭。

 感覺自己老婆們,脫掉的內褲和內衣,也就沒時間,穿回去瞭。

 所以,張雲就關心瞭自己幾個老婆一句。

 “放心吧,老公,姐妹們都是你的女人,知道身體的這些部位,隻能你看到,別的男人不能看到著。”

 “不用你說,她們比你還關心著這一點呢。”

 李琴說著話,讓張雲放心著。

 張雲的老傢,前面一段的路,都是小路。

 車子開不進去。

  【羅曼蒂克:嗯。】沒有辦法,駕駛著車輛的美青,把車子停在瞭一邊。

 一行七個姐妹,就陪在張雲的身邊,下瞭車。

 農村這樣的地方,忽然開來瞭一輛小  陸時熠身體微微前傾,俯到她耳邊,低聲說著隻有兩人聽見的悄悄話,“他拉肚子去瞭,我救場來的及時吧?”車。

 是很受註目的一件事情。

 當張雲的這輛小車,在村子裡出現的時候。

 很多村裡的人,都已經托兒帶口著,站在自傢門口看著瞭。

 見到從車子裡,走出來的,幾個摸樣漂亮的年輕姑娘,那村裡的小後生,一個個,爆圓瞭眼珠子,暗暗瞪著。

 快活世界的婚姻方式和張雲熟悉的那個世界,婚姻方式不同。

 張雲原來的世界,是一夫一妻制為主。

 而此時這個世界,是以貧賤為分別。

 有錢有勢的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可以情婦很多。

 無錢無勢的男人,可能孤獨一生,也可能和好幾個男人,公用一個老婆。

 特別是在農村,一輩子打光棍的沒用男人,占瞭三成左右,另外三成男人,都是和別的男人共妻著,隻有少數一些男人,可以娶一個老婆,或者一妻一妾著。

 農村男人,娶老婆少不說,娶得老婆,都是醜不拉幾著。

 是一些實在沒男人要的女人,才會嫁到農村來。

 如今,張雲傢所在的村子裡,忽然出現瞭這麼七個,漂亮的女人。

 那風景,一下子,不知道讓多少村裡的男人,傻瞭眼著。

 張雲的父母,昨天晚上的時候,就接到瞭張雲說要回傢的電話。

 剛才張雲從常州市回來的時候,又打瞭一個。

 所以他的父母,就一直在自傢門口等著。

 遠遠著,看著幾個陌生人,朝著自己傢傢門口走著。

 張雲的父母,就顯得暗暗疑惑著。

 特別是看到瞭其中,好幾個漂亮姑娘的存在。

 就顯得更加不明白瞭。

 “這是哪傢的媳婦啊?咋這麼漂亮。”

 張雲的父親,看瞭看這幾個女人的姿色,就知道,這幾個女人,不是村裡那個小後生,能娶到的老婆。

 “隻有在縣裡或者在市裡,做大老板的男人,才可能娶到著。”

 張雲的老爸,還在疑惑的時候。

 張雲的老媽,卻在人群中,看見瞭自己的兒子,還有就是跟自己兒子,到過傢裡一次的兒子的女朋友——李琴。

 “小雲!小雲!”

 張雲的母親,嘴裡喊著話,朝著張雲跑瞭過來。

 快一年多沒見自己的兒子瞭,張雲的母親,對自己的兒子,那是異常想念著。

 “媽……”

 穿越瞭另外的世界。

 雖然說,日子過得有滋有味著,可是畢竟再也見不到原來世界的父母瞭。

 所以張雲很自然著,把這一份對於父母的思念之情,用在瞭眼前的兩個老人身上。

 “孝敬不瞭原來的父母,就孝敬著他們吧。”

 張雲心裡想著。

 “媽!”

 張雲也是激動著,把自己的母親抱住瞭。

 抱瞭一分鐘不到的時間,張雲的母親,才哭哭啼啼著,從張雲的懷裡,掙紮瞭出來。

 “李琴也來瞭啊?”

 張雲的母親,對李琴說瞭一句。

 “哎,媽。”

 李琴回答著。

 這一聲,讓張雲的母親,楞瞭一下。

 “這孩子,上次來的時候,還叫我伯母著,這次咋這麼乖瞭,直接叫媽瞭。”

 “媽!我和小雲的事情,我爸我媽,已經同意瞭。”

 李琴對張雲的母親,暗暗說著。

 “你爸你媽同意瞭?”

 張雲的母親,沒想到著。

 上一次李琴來張雲老傢的時候。

 她的父母,還嫌張雲隻是一個三流醫學院的學生,將來沒什麼出息。

 慫恿著自己的女兒,給大老板或者有權勢的男人,去當情婦著。

 可是  陸時熠見她臉上有著對 “姑姑,明天我要跟同學去春遊。”羅漪說道。自己真切的關心,那顆受傷瞭一整天的心,終於沒那麼疼瞭。不過,他還是抬手捂著胸 可韓子翔卻說:“今天不去瞭。”口的位置,俊眉擰著,故意嬌弱的說,“心臟疼,特別疼,疼瞭一整天瞭。”不知怎麼的,這樣的事情,就變瞭卦。

 “恩!小雲現在是雲都市第三 然而依照節目組的尿性,他們會逐步加大題目難度,越往後的題越難,到最後的題怕是查百度都得查上好半天才能查到。人民醫院的醫生瞭,而且是vip病區的,我爸和我媽,雖然不是太懂這些,但是這樣的事情,他們對兩個懂事的侄子一說,他們就明白瞭,小雲現在的身份不同瞭,所以對我說,一定要服侍好小雲。”

 “我們之間的事情,就更不用說瞭,滿口同意著。”

 “噢,這樣啊,這樣就好。”

 張雲的母親聽著李琴的話,嘴裡開心著。

 此時,張雲的父親,也走瞭過來。

 聽著自己老婆和李琴的對話。

 “大醫院的醫生,還是vip病區的?”

 張雲的父親,心裡暗暗嘀咕著。

 雖然他不是很清楚這個身份,真正的含義,但是他多少也感覺到瞭,此時自己的兒子,已經是社會上有身份的男人瞭。

 張雲的父親,為著自己兒子,能力的提升,而感覺高興著。

 同時也認出瞭張雲身後的兩個女孩。

 “雪紅,雪青!”

 “你們兩個,不是被你們父母要求,當不瞭有實力男人的情婦,就不讓你們回來瞭嘛?”

 張雲的父親,顯得不懂著。

 “張伯。”

 雪紅和雪青,對著張雲的父親,暗暗瞭一聲。

 “我們姐妹倆,現在是小雲的情婦瞭。”

 “啥……”

 聽著這樣的話,張雲的父親和母親,都是暗暗一愣著。

 “小子,你搞什麼鬼啊?你可不能害瞭你雪青姐和雪紅姐啊!她們小時候,對你都好。”

 “以她們兩個條件,至少要給億萬富翁的大老板當情婦,才算是不錯的。”

 張雲的父親,說著話,就像拿東西,打自己的兒子瞭。

 雪青和雪紅,是鄰居傢的女兒,自己兒子耽誤瞭人傢女兒的前程,張雲的父親,能不生氣嘛。

 “張伯……”

 雪紅和雪青,忙是攔在瞭張雲父親的面前。

 “張伯!小雲現在的身份,比什麼億萬富翁,可是來得厲害多瞭。”

 “他現在最低的年薪,都要五六百萬著,再過幾年,等他醫術,再精湛一些,一年三四千萬的收入,一定是有的。”

 “這樣的身份,我們姐妹倆,給他做情婦,那是我們姐妹倆高攀瞭,我們父母,要是知道這樣的事情,還要感激你們一傢人呢。雪紅對張雲的父親,解釋著。”是呀,  她直接不客氣的抬起膝蓋,毫無總裁形象的踹向他的屁|股,一臉兇狠和警告,“在我跟前你再耍一下流|氓試試?”是呀,我爸我媽知道瞭,肯定會給你們傢,送謝禮的,讓小雲以後,好好照顧著我們姐妹倆。“雪青也是在一邊說道著。

 “是這樣嘛?”

 張雲的父親,還是顯得有些難以相信著。

 不相信自己這個三流醫學院出來的兒子,能有此時這麼大的成就。

 “我不是聽他老師說過嘛?說他大學畢業瞭,也就是在縣級醫院,當個小醫生的料,能娶上一兩個老婆,已經是很不錯的成就瞭,可是現在……”

 “是真的,張伯!是我  “哦,對瞭,聽說你們董事會那群老傢夥,向來唯利是圖,最近應該沒少找於總麻煩吧?”們姐妹倆不配。”

 雪紅極力解釋著。

 “是嘛,是嘛。”

 張雲的父親,此時多少有些信瞭。

 “你這小子,呵呵,呵呵,有你的。”

 信瞭之後,張雲的父親,笑得很開心著。

 哪個做父親的人,不想自己的兒子,能飛黃騰達著。

 如今看到自己兒子,這樣的成就,張雲的父親,心裡開心不已著。

 臉上的榮光,一時間,也煥發瞭不少著。

 “喔,是這樣啊。”

 張雲的母親,似懂非懂著,嘀咕瞭一句。

 不過她現在明白瞭,自己的兒子,現在已經是個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瞭。

 而眼前另外幾個,自己不認識的女人,說不定就是自己在電視裡,常常看到的,那種大戶人傢老爺的小妾或者情婦瞭。

 都是自己兒子的女人。

 “李琴啊!這幾個是?”

 張雲的母親,抓著李琴的小手,向她問著,周圍幾個不認識的女人。

 “這個是單小蜜,是您兒子的二老婆,這個是美青,這個是美雲,這個是徐一一,是您兒子的三位小老婆。”

 李琴介紹過後。

 這四個張雲的女人,嘴裡忙是親切 “能不能告訴我,”葉瀟揚眸色深沉,“為什麼害怕我?”瞭一句——媽!爸!

 “哎,哎,哎……”

 張雲的母親,急著回應著,這個媳婦,看看,感覺好著,那個媳婦,看看感覺也好著。

 張雲的父親,反應稍微有些慢著, 羅漪被他圈進懷裡。不過醒悟過後,也是開心點頭著——哎,哎,哎。

&nb 哎,她默默在心底嘆息。sp;一時間老臉,不知道,有多麼的光彩瞭。

 “這個小子,不回來還好,一回來給老子,帶回瞭這麼多兒媳婦,呵呵,呵呵……”

 張雲的父親,心裡像是灌瞭蜜一般,開心的不行著。

 開心過後,張雲的母親,嘴裡暗暗怪著——咱雪紅和雪青,就不是我兒媳婦,不能叫我媽瞭。  於晚回到傢,直接上樓洗澡去瞭。

 聽著婆婆的話,李琴臉上暗暗一驚。

 “媽!她們兩個,是您兒子的情婦,不是大老婆和小老婆的身份。”

 “啥!情婦!”

 張雲的母親,不滿瞭一聲。

 “小雲,你給她們兩個,弄成你大老婆,得讓她們,也堂堂正正叫我媽著。”

 雪紅和雪青,張雲的母親,從小就喜歡。

 以前,還想著,這兩個姑娘,給自己的兒子,當媳婦就好瞭。

 可是到瞭後來,兒子去瞭三流的醫學院學習,而她們兩個,則是在高等護士學校的高級情婦班讀書。

 身份差別下,這個念想,也就從張雲的母親心中去除瞭。

 如今,一下子,自己兒子的身份地位又起來瞭。

 可以和這兩個丫頭,配成夫妻瞭。

 張雲的母親心裡就想著,無論如何,都要讓她們姐妹倆,堂堂正正的做張傢的媳婦著。

 張雲母親的要求,一下子就為難住瞭眾人。

 張雲和他的老婆們,都知道,情婦班出來的女人,這輩子隻有做情婦的份,沒有做男人身邊,大小老婆的份。

 真要是破瞭這規矩,不僅張雲要被人們笑著,就是張雲的老婆們,也要被世人所恥笑。

 聽著張雲母親這樣的要求,連雪紅和雪青,臉上都是焦急著。

 “張嬸!我們姐妹倆,做小雲的情婦,蠻好的,也是可以一直照顧在他身邊的,而且還可以給他生孩子著。”

 雪紅主動勸著張雲的母親。

 讓她打消著這個念頭。

 “可以生孩子啊?”

 這一點,對於張雲的母親來說,顯得很重要。

&  林啟明花瞭很大功夫,才終於將盧老太太保釋出來。在傢養病期間,傷口還惡化瞭一次,大年三十,連夜被送去瞭醫院,一把老骨頭沒少被折騰。nbsp;張傢就張雲一個種,張雲的父母,早就盼著張雲早點結婚,給張傢延續香火瞭。

 如今看著眼前,這麼多姑娘的肚子,都可以被自己的兒子,來裝自己張傢的子孫。

 想著這樣的事情,張雲的母親,別提有多高興瞭。

 當然,張雲的母親,也不是老糊塗。

 她自然也看到瞭,張雲和自己幾個兒媳,臉上的為難之處。

 “大老婆不行啊?”

 張雲的母親,看在雪青和雪紅,能給自己兒子,生孩子的份上,她打算在這件事情上,退一步。

 “大老婆不行,那至少要當我兒 那廂邊,羅漪惴惴不安地回到傢,趴在窗口觀察瞭好一陣子。子的小老婆,得叫我媽。”

 張雲的母親,算是認定瞭雪青和雪紅瞭。

 當不瞭她的大兒媳婦,也得當小兒媳婦。

 


這裡還有更多更好看的筆趣閣  說完,他又很認真的補充著,“我對你的感情是認真的,不是在玩玩。還有,我真的沒有喜歡過唐宛晴,高中時候也是因為和於牧他們打賭,閑的無聊才追的她,還有我以前交的那些女朋友,我連人傢手都沒牽過,說起來都不能算女朋友。”,有喜歡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叶潇扬脸  “”于晚看着他的笑脸,心里一阵没来由的烦躁。她也不知道 罗漪一进考场,就紧张到手抖。她 “快看,这里有他照片,肯定是这里啦。”这是钱嘉云的声音。拿到卷子,匆匆扫了一眼后面的两道大题,简直两眼一抹黑。自己为何烦躁。于晚 罗漪乖巧地点头,说道:“谢谢阿姨。”将他推开,“衣服已经穿好了,我送你回去。”上露出计谋得逞的坏笑。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