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斐姬_第61章 二姐

34小說 要不要這麼認真啊?網小編歡迎您訪問本站,下面讓我們一起閱讀文章吧!
 “知道瞭,張醫生,我一定會替你安排的。”

 三太太嘴裡笑瞭笑。

 “張醫生,幾位小姨太太,那我就先告辭瞭。”

 三太太說著話,從張雲的辦公室裡離開瞭。

 “小姨太太!”

 徐一一暗暗瞭一句,臉上顯得高興著。

 “怎麼瞭?不習慣別人喊你小姨太太啊?”

 美雲開著徐一一的玩笑。

 “不是拉,隻是感覺怪怪著。”

 徐一一嘴裡暗暗說著。

 “不過,想瞭想的話,也感覺蠻不錯的,小姨太太,呵呵……”

 徐一一傻傻的笑著。

 張雲和自己的幾個老婆說瞭幾句,然後的話,把自己的主要精力,就放在瞭練習模擬手術上面。

 徐一一她們三個,則是整理著眼前的辦公室。

 另外的話,留一個姐妹,一直在張雲的身邊,幫張雲擦著額頭上的汗水。

 做外科手術,不管是真實的,還是模擬的。

 都是一種需要自我精力大量集中的事情。

 所以往往十幾分鐘的模擬手術後,張雲就累得滿頭大汗著。

 時間匆匆過去著,大概到瞭下午兩點多 她送他禮物瞭?還是足球,她記得他的喜好。的時候。

 在張 說罷,他意味深長地拍拍葉瀟揚的肩膀,給他的兄弟加油鼓氣。雲的命令下,一直在門口等著單二蜜和自己老丈人的美青,接到瞭他們兩個,帶著他們兩人來到瞭張雲的辦公室裡。

 “二姐!爸,你們來瞭啊?”

 張雲也中斷瞭自己的模擬手術,來到瞭兩人的身邊。

 隻是張雲沒有想到,和單二蜜一塊來的,還有另外一個女孩。

 “小雲,我在航空公司的好姐妹——盧小小。”

 單二蜜介紹著。

 “跟我一樣,也是個空姐。”

 聽著單二蜜的話,張雲看瞭看這個盧小小。

 跟單二蜜介紹的情況一樣。

 這個盧小小的身上,有一種氣質。

 一種很文靜的氣質。

 身體站在一邊,顯得安安靜靜,甜甜美美著。

 “你好,張雲。”

 張雲主動介紹著自己。

 “你好,聽二蜜姐姐經常提起你,說你是大醫院vip病區的醫生,身份尊貴的很。”

 盧小小嘴裡笑著。

 “本來以為 “不然呢?”羅漪問。,這樣高身份的醫生,肯定是玉樹臨風,可是現在看來,和普通的男孩,也差不多嘛。”

 這個盧小小的年紀,大概二十五六歲的樣子,比張雲可是大瞭不少著。

 嘴裡的話,也顯得很老道著。

 “呵呵,笑瞭。”

 見過瞭這個盧小小,張雲把目光轉到瞭自己那位老丈人的身上。

 自己的老丈人身體顯得瘦弱著,坐在一張輪椅上。

 嘴裡似乎說不出什麼話來,隻是對張雲微微笑著。

 知道這個大醫院的醫生,就是自己的女婿著。

 “爸的病情,到底怎麼樣瞭?”

   晚上於晚的那番話,不斷的在腦海裡回蕩。她不像之前那般,直接拒絕他。反而跟他袒露心扉,聊起瞭她的愛情觀,她說的理性又冷靜。生在那樣的傢庭,陸時熠當然能理解,於晚對愛情排斥的態度。;張雲示意著一邊的徐一一,拿瞭一個聽診器過來。

 然後掛在自己的耳邊,聽著自己老丈人胸腔內的情況。

 “心臟病,血管硬化程度已經是三度瞭。”

 說起自己父親的話,單二蜜顯得臉色不好著。

 “三度瞭?”

 張雲嘴裡暗暗瞭一聲。

 手中的聽診器,也在自己老丈人的胸口,不停改變著位置,細細聽著。

 “三度瞭的話,要做的胸腔擴張手術,可是程度很深啊?”

 張雲心裡嘀咕瞭一聲。

 “這樣程度的手術,大醫院的普通病區,肯定是不敢接受著,以他們的能力,做這樣的手術,十個中有五個要掛掉著,加上這老丈人,身體已經虛弱成這個樣子瞭,如此情況下,要是讓普通病區的醫生來做,死亡率至少是八成以上。”

 張雲心裡判斷著。

 一般醫院,超過一成死亡率的手術,就不敢做瞭。

 就更何況像張雲老丈人這種情況的。

 張雲感覺自己在心臟血脈擴張這方面的手術能力也是一般。

 因為這一類的手術,使用縫合和解剖刀法的地方,不是太多,最多隻是一半的樣子。

 另外一半的手術刀法,都是張雲不熟悉的那幾種手術刀法類型。

 “小雲,怎麼樣?”

 單二蜜在一邊,細細問著。

 張雲把聽診器從耳朵上拿瞭下來。

 臉上表情無奈瞭一下,拉著單二蜜來到瞭一邊。

 不想讓自己的老丈人,聽到著。

 “情況不是很樂觀啊?粗步判斷的話,爸要做胸腔擴張手術,這類手術,以爸血管三度硬化的情況來說,一般大醫院的普通胸腦外科,肯定不敢接的,要是vip病區的胸腦外科,接倒是敢接,但爸不是vip病區的病人,沒有入年費,所以這樣的病人,收治一例,需要的手術費用至少是這個數。”

 張雲向單二蜜比劃瞭一下,伸出兩個手指,嘴裡輕聲說道——二百萬。

 “這…  “都快把胃吐出來瞭,你說怎麼樣?”中年婦女剮瞭眼陸時熠,快言快語道:“讓人喝這麼多酒,怎麼照顧女朋友的!”…”

 張雲說得情況,單二蜜已經在別的醫院中,從一些醫生那裡聽過瞭一邊,如今再次從自己的妹夫這裡聽著。

 算是徹底信瞭。

 “二百萬!我們傢,那裡拿得出二百萬來啊。”

 單二蜜無奈瞭一聲。

 臉上也是顯得很痛苦著。

 看著單二蜜悲苦的表情,張雲忽然想起瞭自己醫院,收治胸腦疾病的普通病患,讓自己作為實驗對象,進行外科手術的事情。

 想著這樣的事情,張雲覺得,說不定對於自己的老丈人來說,是個機會。

 “二姐!你不如這樣,跟我去我們醫院報個名。”

 “報個名?”

 單二蜜顯得不懂著。

 看單二蜜不懂,張雲就把自己,要在自己醫院普通病區,進行實踐手術的情況,告訴瞭她。

 “雖然說,我現在實際手術的能力,跟vip病區的老專傢來說,還是差得遠著,可是跟一般普通病區的醫生來說,還是強瞭許多,再說瞭,要是報名這樣實踐手術,醫藥費這方面,醫院方面至少能降到十幾萬到二十幾萬的水平。”

 “十幾萬到二十幾萬?”

 單二蜜嘴裡暗暗說著,顯得有些心動著。

 單二蜜在一邊思考瞭一陣後,對著張雲說道。

 “這樣吧,我回去跟傢裡的大媽和二媽還有小媽商量一下,她們要是同意瞭,我們就來報這個名。”

 “行!”

 聽著單二蜜的話,張雲點頭表示同意著。

 本來的話,單二蜜帶著自己的老爸來這裡,是想再次檢查一邊的。

 但是張雲覺得,檢查的話,已經沒有必要瞭,就勸著單二蜜早點回去,跟傢裡的三位丈母娘,好好商量一下。

 盡早拿出一個決斷來,畢竟醫院面向社會公開的十個實踐名額有限,估計的話,很快就會報名滿瞭。

 到瞭那個時候,自己的這位老丈人,張雲估計,除瞭拿出那兩百萬外,真是回天無門瞭。

 張雲送著自  在坐的各位都是人精,也不管是真弟弟,還是假弟弟,聽於晚這麼說,面上瞬間掛起笑臉,“噢,原來是於總的弟弟啊。既然來瞭,那快坐下來喝一杯。”己的二姐和老丈人,還有盧小小,出瞭醫院大門。

 嘴裡說著一些安慰的話。

 到瞭醫院大門的時候,單二蜜忽然想起瞭什麼。

&nbs 德育處主任名叫方大海。不知道是不是由於中年婚姻不幸,或者是他到瞭更年期,自他上任德育處主任一職,做出的最大貢獻就是棒打無數鴛鴦,堪稱法海轉世。p;轉頭忙是對張雲說著——對瞭,晚上你有空嘛?

  月考隻考理科的小科,文科不考,所以羅漪剩下的幾門完全沒有優勢。“晚上?”

 張  “晚晚,我們喝點酒慶祝一下今天的好日子!”陸時熠高興的提議著。雲暗暗瞭一句。

 “有空啊?怎麼瞭?”

 張雲顯得不懂著,不明白單二蜜為什麼忽然會問自己這個問題。

 “有空的話,就好,晚上八點的時候,到醫院西面的那傢西點咖啡館來,我有事找你。”

 單二蜜說著話,就推著自己父親的輪椅走開瞭。

 一邊的盧小小,不知怎麼的,聽瞭剛才單二蜜對於張雲的邀請,小臉微微紅瞭一下。

 離開瞭張雲一些距離後,就小跑著來到瞭單二蜜的身邊,嘴裡嘀嘀咕咕著,說道著什麼。

 說著這些的時候,還顯得很興奮著。

 “搞什麼啊?這麼神秘。”

 張雲看著這個情況,嘴裡暗暗瞭一聲。

 帶著身邊的三個老婆,回到瞭自己的辦公室裡面。

 張雲坐在自己的辦公椅上,想著單二蜜離開時,對於自己的邀約,顯得有些不明白著。

 “二姐的話,好像離婚瞭,還是單身著?她該不會是 “就是些非洲當地的小手工品。”羅漪把背包拉鏈拉起來,“我準備送給同學,一人一張。”……”  於牧不會猜到,他喜歡的人是他姐瞭吧?他一向將自己的情感隱藏的很好,於牧不可能知道才對

 張雲心裡疑惑著。

 想著單二蜜約他,會不會是想和他發生些什麼。

 “不可能的,二姐不是那樣的女人。”

&n 這次數學奇難無比,年級均分110,羅漪考瞭99,離100分還差瞭1分。bsp;張雲想到這裡,又馬上自我否定著。

 張雲跟單二蜜接觸的雖然不多,但是她是個什麼樣的女人,張雲心裡還是明白的。

 “她不是一個這麼不要臉的女孩。”

 在這個世界裡,妹夫跟自己老婆的姐姐,搞在一起,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有些丈夫的老婆,見自己姐姐嫁的男人不好,或者嫁的男人死得早,就會把自己的姐姐,介紹給自己的老公。

 給自己的老公,當小妾或者當情婦著。

 讓自己的老公, 幹事幹事, 人如其名, 就是用來被學長學姐吆五喝六幹事的。照顧著自己的姐姐。

 這些在這個世界,是常有的事情。

 可是的話,一般這樣的事情,都是做妹妹的主動介紹,並沒有說姐姐主動上來要求著。

 “二姐約我,到底是為瞭什麼呢?”

 “而那盧小小,聽瞭這樣的話後,又為什麼笑得那麼曖昧啊?”

 張雲心裡苦惱著。

 想不出所以然來著。

 想不出,張雲也就不想瞭,而是打瞭一個電話,給瞭單瞭一些她父親,來醫院看病的大體情況,當然最後,把單二蜜約會自己的事情,也告訴瞭單小蜜。

 張雲是一個快活世界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

 這樣的男人,娶瞭幾個老婆,幾個小妾後,自然還可以再娶著。

 單二蜜的話,雖然結過婚,但是現在也離異瞭。

 算是孤傢寡人。

 加上他們一個是妹夫,一個是姐姐的關系。

 並沒有血緣的連帶,如此的情況下,他們兩個要是戀愛的話,是可以大大方方著。

 有著這些原因,張雲也就不怕,這個情況,讓單小蜜知道著。

 “二姐跟你約會?”

 電話裡,單小蜜嘴裡笑著。

 “倒是的,我早應該把二姐介紹給你瞭,按照姐妹照顧的原理,姐姐離瞭婚,妹妹嫁瞭一個好老公,是應該讓這個姐姐,過來跟我分享一下這個老公的。”

 說著這樣的話,單小蜜在電話裡,笑得很歡著。

 “估計姐姐是憋不住瞭,想要紅杏出墻著,你呀,接住就是瞭。”

 “你……”

 張雲跟單小蜜是想好好討論事情著。

 可她倒好,嘴裡全是數落張雲的話語。

 這 “我跟你商量個事,可以嗎?”羅漪突然問道。讓張雲氣著。

 


這裡還有更多更好看的筆趣閣,有喜歡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少阳明天生日时,如果那小贱|人不把股份拿出来,我就  于是,两个炮火对炮火,一碰 罗漪:“你哪来的时间。”即炸。豁出老命跟她闹!”卢老太太斩钉截铁的说。 她说的是事实,从高中到现在,也就四五年,中间他离开过两三次,每次时间都不短,她忍下来了。“你一个人, 要好好照顾自己。”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