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之_第93章 三个刚好

34小說網小編歡迎您訪問本站,下面讓我們一起閱讀文章吧!
 張雲和盧笑笑著,往醫院大門口的方向走著。

 剛才在醫院食堂裡,發生的那些事情。

 讓兩人的目光,交接在一起的時候。

 總是顯得不好意思著。

 “我竟然就真和她好上瞭。”

 張雲心裡無奈著。

 發生瞭那樣的事情,張雲這個保守的男人,自然會對盧小小負責起來。

 “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揉瞭她,抱瞭她,還親瞭她,如此情況下,我不要她這個女人,可能嘛。”

 張雲心裡暗暗想著。

 “這可不是我的行事風格啊。”

 想著這些,張雲就主動把盧小小這個女人,揉在瞭懷裡。

 “你是想,讓我在外面,開個傢庭,還是你主動搬到我醫院的傢庭裡來。”

 張雲問著懷裡的盧小小。

&nb 羅漪這邊松瞭口, 葉瀟揚反倒不著急瞭。sp;“這……”

 盧小小也顯得挺為難著。

 盧小小是喜歡張雲的,也願意被張雲把自己得到瞭。

 可是事情進展的太快瞭一些。

 讓她顯得措手不及著。

 “去你傢住吧。”

 盧小小無奈瞭一聲。

 畢竟是快活世界的女人。

 跟著自己的男人,自然是跟姐妹們住在一起,為好的。

 “明天我就把傢裡的行李搬過去。”

 “呵呵……”

 聽著盧小小的話,看著盧小小此時對自己的態度。

 張雲嘴裡笑著。

 “現在的小小,才是我喜歡的小小。”

 張雲嘴裡暗暗瞭一句。

 “怎麼?以前的我,你就不喜歡瞭。”

 盧小小白瞭張雲一眼著。

 “喜歡是喜歡,不過太過暴力瞭一點。 當然,妹子終究是妹子,她跟羅漪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因為是認定瞭的女人,張雲也不客氣著。

&  “”所以,今晚於晚約他,不是要找他算賬?陸時熠那顆忐忑的小心臟,一點一點激動起來,有些不確定的問,“那、那我們還是陌生人的關系嗎?”nbsp;揉著盧小小的時候,大手就往盧小小的屁股上,放著。

 喜歡的時候,就揉幾把著。

 張雲這種揉抱女人的方式,在快活世界,顯得很正常著。

 一般的夫妻,都是這樣的。

 老公揉著老婆,這樣走在馬路上的時候,喜歡瞭,就可以捏幾把自己老婆的屁股,玩著。

 “你……”

 盧小小顯然有些,不適應這樣的方式。

 被張雲捏瞭幾把屁股肉後,臉上有些不願著。

 可想著,這又是快活世界的傳統。

 老公們,都是這麼揉老婆的。

 老婆們也是喜歡老公們,這樣揉自己的。

 如此風俗下,盧小小要是反對著,就顯得太過另類瞭一些。

  臺下的同學都拿瞭作業紙在演算,臺上還有三個同學跟他一樣,是被老師點上去做題的。“哎!成瞭人妻,就是不好,被男人說騎就騎瞭,說玩就玩瞭。”

 盧小小無奈著。

 為著學好人妻,隻能是把自己身上,一些不好的品性,從自己的身上去除著。

 正在往醫院門口走去的兩人。

 忽然在來到醫院門口的時候,發現瞭兩個美女,站在瞭醫院門口的位置。

 “又是她 “怎麼瞭?”葉瀟揚問。哎。”

 盧小小一看越月,嘴裡興奮瞭起來。

 盧小小知道這個越月,是個性格爽朗的女孩,和她有些像著。

 所以這樣的女孩,盧小小看著就喜歡。

 不過在看瞭越月身邊的那個女孩一眼後,盧小小 “來來,下一局。”孫憶曼重新發牌。嘴裡吃驚瞭起來。

 “不會是嬌若雨吧。”

 “嬌若雨。”

 張雲顯得不懂著。

 “就是那個美女航天員,國民調查,九成九的男人,都想要娶回傢的女人。”

 盧道著張雲。

 興奮的身體,從張雲的身邊跑瞭出去。

 朝著嬌若雨的面前走著。

 “你是嬌若雨嘛?”

 盧小小嘴裡暗暗問著。

 等看清瞭嬌若雨的容貌後,嘴裡興奮瞭起來。

 “真的哎……”

 嬌若雨看著盧小小的反應,暗暗對她噓瞭一聲。

 “別激動,你一激動,很容易就會把人引過來的。”

 作為全國性的名人,嬌若雨很怕被很多人圍著要簽名,這樣的事情。

 “噢,噢,噢……”

 盧小小點著頭,表示明白著。

 張雲站在越月的面前,看著一邊自己的老婆,和嬌若雨面對的情況。

 嘴裡暗暗一笑。

 嬌若雨是誰,張雲自然知道。

 雖然穿越到 希望大傢看得不要尷尬臉酸(手動滑稽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這個世界,也沒多長的時間。

 可是畢竟是附身過來的,原來在這具軀殼裡保留的一些記憶,張雲都是繼承著。

 在 “大部分住校生高二高三都會搬出去住,有傢長管著,學校也更放心一點。”季長明解釋道。這些記憶中,就有這個嬌若雨的印象。

 “美女航天員,絕對的美,絕對的艷。”

 這些就是張雲腦海中,對於嬌若雨這個女人的記憶。

 面對著這些記憶,張雲自然很想和這個嬌若雨瞭解一翻。

 搞不好的話,張雲還真有機會把嬌若雨給泡瞭。

 可是此時的張雲,感情的生活,顯得太多瞭。

  “真的嗎 【羅曼蒂克:我爸爸叫我瞭。】?”羅漪像是沙漠裡的人見到綠洲一 紀舒笑:“放心吧,這些氣球都是迪士尼正版,八十一個,童叟無欺,到時候讓你同學一人帶一個回去。”般,被他說得歡欣鼓舞起來,“那你現在就幫我講講吧,函數和導數那塊我一直都不太明白……”;盧小小是一個,盧小小的母親和青姨,又是一雙,還有自己的兩個姑姑。

 因為有得到瞭自己大姑的經驗,張雲怕自己的感情,到時候也要分給自己這兩個姑姑一下。

 還有的話,眼前的越月。

 這個對自己癡心的女人。

 這麼多女人,這麼多感情,交雜著。

 張雲身體上,自然是可以應付過來著。

 再多一倍,張雲也能擺平著。

 可是情感上,張雲已經有些疲憊瞭。

 張雲也是一個正常的男人。

 正常的男人,一次和那麼多女孩子談戀愛,他也會感覺累,感覺應接不暇著。

 張雲感覺,一個男人,一次性和三個女孩,一起談戀愛的話,顯得剛剛好。

 女孩多瞭,自己的情感,就不夠用瞭。

 就會對不起,這些對自己付出瞭真心的女孩瞭。

 因為自己和她們的情感交流中,自己能給她們的,隻是自己情感的一小部分。

 而不是絕大部分。

 連三分之一都不到。

 張雲想要的感情,是深情熱戀的感覺。

 不是這種蜻蜓點水般的,薄情寡義。

 所以,張雲暫時不想,再開展出什麼新的戀情來。

 “先把身邊的幾個, 雖然知子莫若母,可這麼直白地說出來,羅漪肯定會不好意思的。搞定瞭再說。”

 張雲心裡認為著。

 哪怕這個新出現的對象,是全國男人都很喜歡的女航天員。

 張雲想著這些,就饒過瞭眼前的越月,朝著醫院大門的方向走著。

 眼裡不僅沒有越月著,也沒有哪個美女航天員嬌若雨著。

 就似乎把她們兩個,當成瞭空氣一般對待。

 “小小。”

 繞過瞭越月,張雲嘴裡嘀咕瞭一聲。

 示意著盧小小跟上他。

 “這……”

 盧小小沒想到,自己的男人,不僅對越月這麼冷淡著,就連對嬌若雨也是一樣,無比冷淡著。

 “老公!若雨哎……”

 盧著話,無奈著,朝著張雲身邊跟瞭過去。

 畢竟她是張雲的女人,跟著自己的男人,是她的本分。

 “張雲。”

 此時此刻的越月,真的生氣瞭。

 她沒有想到,張雲的無情,會達到這樣的一種地步。

 越月發話瞭,張雲不得不停下瞭腳步,轉頭看著她。

 “我在你的心裡,就這麼不待見嘛?”

 越月質問著張雲。

 嬌若雨也是一樣,她心情顯得氣憤著,走到瞭自己表妹的身邊。

 同樣用嚴厲的目光,看著張雲。

 嬌若雨從張雲剛才盯視她的眼神中,看得出來。

 對方知道著自己的身份,同時看她的眼神中,也會社會上別的男人一樣,會冒出濃烈的神采。

 這也說明,這個男人對於自己的容貌和身材,是喜歡的。

 可是即使在這樣的情況下,他竟然選擇無視著自己,從自己 【羅漪:知道瞭。】的身邊,饒著走開瞭。

 這一點,她是完全沒有預料和接受的。

 “這個男人,太可惡瞭。”

 嬌若雨心裡暗暗想著。

 嬌若雨從來沒有像現在這般,對一個男人感覺厭惡著。

 從來也沒有著。

 憤怒的目光,從她的眼神中,射瞭出來,凝視在張雲這個男人的身上。

 那目光就像雷達掃描線一般,把張雲這個男人,掃描在瞭她的心中。

 讓她心裡,深深記住瞭這個男人。

 張雲對著越月和嬌若雨,微微一笑。

 算是打過瞭招呼。

 “你我的身份,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所以在你我正式產生相互吸引之前,大傢撇清一點的話,大傢心裡也會感覺舒服著,非一定要,真的糾纏在一起後,然後被雙方的對立面影響,而相互傷害著嘛。”

 張雲對越月說道著。

 “你……你……你錯瞭。”

 越月對張雲說著。

 “你以為你師傅和我哥哥的關系是那樣的,其實不是的,是你想錯瞭。”

 “想錯瞭。”

 張雲嘴裡暗暗瞭一聲。

 看著越月在說這些話的時候,目光中的淚水。

 嘩啦啦的流著。

 看著這些,張雲心裡也不好受著。

 一個如越月這般,清麗可愛的女孩。

 對自己表達著真情,是男人,哪個不心動著。

 隻是因為自己師傅的原因,張雲不敢心動著。

 張雲無奈著,從盧小小那裡,要瞭一包紙巾,走到瞭越月的面前。

 從紙巾盒裡,拿出瞭一塊,交到瞭越月的手中。

 “別哭瞭,我明天有機會的話,就問一下我的師傅,問問他,介意不介意,我和你在一起。”

 “要是真不介意的話,我們就試試吧。”

 張雲知道,越月是一個很不錯的外科手術女醫生。

 這樣的一個女醫生,作為自己以後的手術助手,同時兼老婆的話,是一種很不錯的選擇。

 要不是因為自 “再殺。”王長澤又丟出一張殺。己師傅的原因,在越月第一次向自己表白的時候,張雲就會考慮著,和對方接觸幾下。

 越月拿著張雲交過來的紙巾,並沒有擦臉上任何的淚水著。

 隻是又怨又恨的看著張雲。

 “真的嘛,你真的願意問一下嘛?”

 越月問著張雲。

 感覺自己在問這樣的問題時,自己的高傲,在張雲的面前,跌瞭個粉碎。

 可此時的越月,就像那社會上,無數的癡情女子一般,在自己喜歡的男人面前,可以放棄著自己的一切。

 包括自己驕傲瞭二十幾年的女性自尊。

 可以讓張雲無情的踐踏,隻要張雲真的願意接受自己。

 “恩……”

 張雲見越月,自己不主動擦著淚水。

 自己就拿著手中的紙巾,幫著擦著。

 “這位航 閃電劈一下是三滴血,以兩人目前僅存的血量來看,誰被閃電劈瞭,就會當場死翹翹,救都救不回來。天員大姐,不我瞭,你這樣的形象,要是被人拍瞭,掛在上,不知多少男人,要砸我傢的玻璃瞭。”

 張雲擦著越月眼角淚水的同時,也對一邊的嬌若雨說道瞭一句。

 張雲這一句,讓一邊的嬌若雨心裡醒轉瞭過來。

 臉上害羞著,對著張雲白瞭一眼。

 嘴裡還說道著——你這個壞男人。

 


這裡還有更多更好看的筆趣閣,有喜歡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罗漪起身去卫生间洗漱,回来的时候,纪舒已经把热腾腾的早餐摆在桌上了。 这个游戏玩起来很大胆,所以整  陆时熠觉得,于晚说的没错,这牲口最近绝|逼在 他给罗漪端了一个小板凳,让她坐在沙发 她迷迷糊糊地想。前。犯神经!个舞会一共只有两对男女报名。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