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网_第84章 束身带

3 葉瀟揚趴在桌子上想,這次應該會離婚瞭吧?如果真讓他選,大概還是會選媽媽的吧。4小說網小編歡迎您訪問本站,下面讓我們一起閱讀文章吧!
 “大姑!你好,我叫盧小小,是張雲的老三,是他的三老婆。”

 來到瞭路邊。

 盧小小嘴裡甜甜著,向著張曼介紹著自己。

 一副乖乖女的樣子。

 “噢!盧小小,恩……”

 張曼滿意著看瞭一 她氣得跑到奢侈品店瘋狂shopping——用他的卡。眼盧小小。

 轉頭繼續看著身邊的張雲。

 “小雲真的是長大瞭,要不是那老管傢,帶我出來的時候,對我說瞭,說是我的一個侄子,要來買我,我還真不相信,我傢的小雲,已經長得這麼大,這麼高瞭。”

 近十年的時間,沒見自己的侄兒,張曼心裡又是激動,又是不敢想象著。

 伸手在張雲的身體上,抓來抓去的看著。

 “大姑……”

 張雲  還沒走到他們的健身房,就聽到裡面傳來噼裡啪啦的聲響,像是撞 葉榮誠打量瞭一眼面前的男人,他穿著貌似淘寶9.9包郵的藍t黑褲,膚色黝黑,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剛從工地下班趕來給孩子開傢長會。翻瞭什麼東西。嘴裡也是高興著。

 同時把手中的手機,打瞭起來,連通到瞭自己的老傢,自己老爸的手機上。

 “大姑,跟我爸,說句話吧。”

 張雲把手機,交給瞭自己的大姑張曼。

 “哎,哎,哎……”

 張曼點頭答應著。

 就把張雲手中的手機接瞭過來。

 “小雲啊!什麼事情啊?”

 電話裡,很快傳來瞭張雲父親的聲音。

 “大兄弟,是我啊!張曼,是你的遠方大表姐張曼啊。”

 “張曼!他大姑。”

 電話裡,張雲的父親,也是激動著。

 “你被我兒子,救出來瞭嘛?”

 電話中,張雲的父親,嘴裡急問著。

 聽著聲音,感覺出來,他此時的心情,也是很興奮著。

 “是呀!救出來瞭,不過小玉和小芬,還沒有。”

 說起自己的兩個妹妹,張曼的臉上,也滿是擔憂著。

 “哦,哦,他大姑,我讓我那口子,跟你說幾句。”

 張雲的父親,在電話裡,激動說著。

 “孩他媽!他大姑被小雲救出來瞭,你快來跟她說幾句話啊。”

&nbs  時間一晃,便到瞭金秋十月。p;“是嘛,救出來瞭。”

 那邊,很快傳來瞭張雲母親的聲音。

 “他大姑,你從那霸傢出來瞭?”

 “對,大嬸子!我出來瞭,是小雲把我賣出來的,小雲真是出息瞭。”

 張曼說著這樣的話,眼淚嘩啦啦著。

 目光更是對著身邊的張雲,感激著看瞭一眼。

 小手也抓在瞭張雲的大手上。

 雖然是自己的侄子,但是張雲是她所有侄子中,最有出息的。

 在她在霸傢,馬上要淪為最低賤的下人時,是她這個侄子,站出來,把她解救瞭出來。

 “哎,他爸說,小玉和小芬,還沒救出來。”

 張雲的母親,嘴裡說道瞭起來。

 “哎,小玉瞭小芬,被弄到瞭拍賣公司去瞭,所以暫時,很難救的。”

&n  這林萬軍,於晚是一點都不陌生。他就是盧春花的四兒子,也就是於晚父親林啟明的親弟弟,在榮光集團擔任高管。bsp;張曼嘴  於總在寵愛員工的方式上,真是一年比一年大方!裡無奈著。

 “是嘛!他大姑。”

 張雲的母親,嘴裡嘀咕瞭起來  於晚的目光落在他唇角的傷口上,那是他昨天強吻她時,被她咬破的,還沒愈合。。

 “你叫小雲,接電話。”

 張雲的母親,示意著張曼。

 “哎……”

 張曼說著話,就把手機,交給瞭張雲。

 “媽!”

 張雲在電話裡,喊瞭一聲。

 心裡明白,自己的母親,想跟自己說什麼著。

 “媽!你放心,二姑和小姑,我一定會救出來的,哪怕是砸鍋賣鐵,我也會把她們兩個救出來的。”

 張雲嘴裡保證著。

 “這……”

 聽著張雲的話,電話那頭,張雲的母親沉默瞭起來。

 大概十來秒的時間後。

 張雲的母親,才再次開口說話著——好孩子!媽沒看錯你。

 “沒你三位姑姑,就沒我們張傢,你能不能上醫學院,都是難說的事情,就更不要說,我們張傢一族,那麼多人,對於你三位姑姑的虧欠瞭。”

 “所以無論如何,你一定要把你二姑和小姑,給救出來,知道瞭嘛。”

 “知道瞭,媽!你放心吧。”

 張雲說著話,自己也是點瞭點頭著。

 給自己施加著信心。

 三位姑姑的幸福生活,對於張雲,對於張傢來說,都是很重要的。

 三位姑姑,在大城市給男人當情婦,賺來的錢。

 很多都是給瞭傢族中一些貧困子弟著。

 更不要說張雲傢瞭。

 張雲的父母,都是農村貧困的農民。

 張雲上醫學院的學費,要不是他三位姑姑的幫忙,他的父母肯定是支撐不起來著。

 有著這些,張雲絕不會讓自己的二姑和小姑,以後的生活,受難著。

 那樣就太虧 “你們班的人我又不認識,過去幹嘛?”錢嘉雲感慨道,“真是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你都不回你娘傢看看。”欠她們瞭。

 張雲掛瞭手機,神情顯得鎮定著。

 心裡有瞭目標,張雲的心中滿是動力著。

 本來的話,張雲現在就想帶著自己的大姑,坐著盧小小的跑車,回到自己醫院的傢裡。

 可是忽然間,張曼抓住瞭張雲的小手。

 把張雲拉到瞭一邊。

 “大姑,怎麼瞭?”

 張雲嘴裡不懂著。

 不知道,自己的大姑,為什麼拉他。

 “  榮光集團現在掌握在於晚手裡,轉讓股份的事,自然要經過她的手。盧老太太深知這幾次和於晚見面,一次比一次不痛快,想要從她手裡拿到股份很難,可她絕不甘心就這麼放棄。小雲,你找個地方,把大姑身上的貞操帶和胸前的束身帶,都給卸瞭吧。”

 “貞操帶,束身帶。”

 張雲嘴裡暗暗瞭一聲。

 看瞭看自己大姑的身下著。

 “大姑,你身  於晚找瞭一大圈,終於在宴會廳一側的陽臺外,看到瞭陸時熠的身影。體被人上瞭貞操帶和束身帶嘛?”

 張雲顯得不懂著。

 “恩!霸傢的老爺去瞭以後,他的四個兒子,就商量著,把我們三個姐妹的身上,都上瞭貞操帶和束身帶著,都是最緊的那種。”

 “都上瞭快一個月瞭,行動起來,很不方便。”

 “噢……”

 張雲點頭,表示明白著。

 “那密碼呢?”

 解開女人身上的貞操帶和束身帶,都是需要密碼的。

 沒有這個女人所有者的手機密碼,是無法解開的。

 “霸傢老爺的手機,早就跟霸傢老爺的身體一樣,火化掉瞭,所以用密碼的話,隻能是用合同上的那份原始密碼,手動解開著。”

 “手動解開著。”

 張雲知道,女人的貞操帶上,有一些數字鍵。

 這些數字鍵,為的就是防止,在手機失靈的情況下,同樣控制著這個女人貞操帶的運作。

 “這樣啊!”

 張雲說著話,翻瞭翻手中的那本自己大姑的情婦合同。

 在最後幾頁,確實翻到瞭這個貞操帶和束身帶的原始密碼。

 “好吧!那我讓小小,給你解開吧。”

 張雲想讓盧小小,幫自己的大姑,到旁邊的一個公共廁所,幫自己大姑身上的貞操帶和束身帶解開著。

 “她……”

 張曼嘴裡暗暗瞭一聲。

 “她跟瞭你  於晚抿瞭抿唇,再次陷入沉默。幾年瞭?”

 張曼忽然問著。

 “大姑,她不是我真的女朋友,是假裝的,想用她傢族的名氣,來嚇霸傢的人,所以才帶瞭她過來。”

 張雲對自己的大姑,說出瞭實情。

 “這樣啊!那她有戴貞操帶和束身帶的經歷嘛?”

 “這……”

 張雲顯得不懂著。

 不知道,自己大姑,為什麼這麼問著。

 張雲疑惑的目光,看著自己的大姑著。

 “是這樣的,霸傢的四個老爺,給我還有你的另外兩位姑姑,上得都是最緊身的貞操帶和束身帶。”

 “要是沒有經驗的人,給我們取這樣的東西,很容易會把我們身體,造成一些傷害著,如果她戴都沒戴過的話,就更不能過來幫我取這樣的東西瞭。肯定會在取的過程中,把我的身體給……”

 張曼嘴裡不好意思說著。

 身為一個高級情婦,張曼對於自己身體最私密部位的保護,還是看得很重著。

 一個高級情婦,除瞭漂亮,有氣質外,身體這些被男人玩弄的部位,也是要毫無傷痕著。

 不然出現瞭一點傷痕的話,這個高級的情婦,價值會大大折扣著。

 “這……”

 張雲聽著這樣的話,暗暗點頭,表示明白著。

 “那我打個電話,讓我的老婆過來吧,她們戴過這些東西。”

 張雲說著話,從口袋裡掏出瞭手機,想給自己在學校的老婆,打個電話著。

 “算瞭,別給她們打瞭,你來吧。”

 張曼直接對張雲說著。

 臉上也多少不好意思著。

 “大姑,什麼……”

 張雲有些為難著。

 “看你如今的情景,老婆應該也有不少瞭,給自己的老婆上貞操帶和束身帶的經驗,也應該很多瞭,你來取的話,最合適,再說瞭,如今大姑的人,已經記在你的名下瞭,你來給我取這個,也是名至實歸著,算不上沾污瞭你大姑。”

 “這……”

 雖然自己大姑的話,很有道理著,可是張雲還是很為難著。

 “傻孩子,你我又不是真的關系很近的姑侄,你給我取這樣的東西,不要緊的,算不上**。”

 張曼知道張雲的心裡,怕什麼。

 所以解釋著。

 “再說瞭,你小時候洗澡的時候,還和我們姐妹三個,一塊洗瞭好幾次呢,我們身上的所有部位,早就被你看見瞭,現在怎麼就放不開瞭。”

 張曼說道著張雲。

 在張曼看來,張雲這樣的遠房侄子,給自己取身下的貞操帶和束身帶,是很正常的事情,加上自己的身體,已經簽給瞭這個遠方侄子,所以他完全有這個權利著。

 以後這三年,自己生活在那裡,自己跟什麼男人睡,自己今天要穿什麼樣的衣服,都是自己侄子可以決定的事情。

&  陸時熠緊趕慢趕,終於在一個小時內,趕回瞭傢。nbsp;所以的話,眼前這點小事情,在張曼看來,完全是無所謂著。

 “走吧。”

 張曼對身下的貞操帶和束身帶,確實感覺很難耐著。

 以前自己被控制在霸傢,再難耐,她也要忍著。

 如今出瞭霸傢,自己的身體,落在瞭自己侄子的手中。

 所以她就可以相對放松一下瞭。

 張曼對著一邊的盧小小,微微一笑。

“怎麼瞭怎麼瞭這是?”單天縱聽說趁他修屏幕的功夫,羅漪被人給親瞭,登時氣得直跳腳,連忙過來要給羅漪主持公道。 “小小,我和小雲去旁邊的公共廁所,讓小雲給我把身下的貞操帶和束身帶取瞭,你在這裡,再多等一會兒。”

 張曼顯得坦然著,什麼事情,都對盧道著。

 可是張雲聽著這樣的話,卻是相當不好意思著。

 轉頭避開著那盧小小。

 “是嘛!那老公好好幫大姑取啊。”

 盧小小看著張雲那害羞的樣子。

 心裡樂得慌。

 “這個男人,給自己手裡的大姑,取那些東西,還要害羞著,真是好笑死瞭。”

 盧小小嘴裡笑著,看著張雲和張曼,朝著不遠處的一個公共廁所走瞭過去。

 來到瞭公共廁所的門口,張雲想帶自己的姑姑,往其中的女廁所裡面走去。

 卻被張曼一拉。

 “去男廁所。”

 張曼嘴裡說道著。

 在張曼看來,能不讓男人丟臉的話,就不讓著。

 去瞭女廁所的話,張雲要是被女廁所裡的女人發現瞭,肯定很丟臉著。

 可是去瞭男廁所,發現瞭張雲和她,在廁所裡,做得那些事情。

 丟臉的也就是張曼自己瞭。

 “自己丟臉,算什麼。”

 張曼心裡認為著。

 在乎著自己侄子,所以張曼示意著張雲,把自己往男廁所裡帶著。

 (站審核的時候,偶爾會把一章連續審核兩次著,所以大傢訂閱的時候,看一下,發現章節名要是一樣的話,大傢就不要訂閱瞭。因為肯定是完全一樣的兩章內容,另外關於本書的合集。

 其實本書也沒什麼合集,該上去的,都上去瞭。

 不過合集的話,我打算還是發一次,不過都是已發的內容,隻是txt的格式,手機看書的話,方便一點。

 大概一百章的時候,會發一次,大傢註意公告,公告出來的時候,就會發瞭。

 隻會給全訂閱的人發,所以沒有全訂閱的,大傢就不要來打擾我瞭。

 另外訂閱截圖的話,最好是大傢用戶名下,訂閱記錄中,關於桃色花 這怎麼談的戀愛呢?他想不通。醫那一本書的,一行字。

 因為這樣的訂閱截圖,是最方便,也是最省力著,大傢就不要把全部一章一章的訂閱截圖,都發過來瞭,那樣大傢累,我也累。

 另外,我在易,還在更兩本新書,都是一夫多妻類型的,一個是鄉村型的,一個是老漢型的,大概,都到1o萬字瞭,喜歡的話,聯系我的qq5o9o2865,求取新書地址。

 


這裡還有更多更好看的筆趣閣,有喜歡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还没问完,陆时熠已经拉开会议室的 是可忍,孰不可忍?门,消失在杨颂的视线里。 “那就这个 她才刚刚与某人建立恋爱关系几个小时, 这 哄是哄好了,可罗漪拒绝跟他们几个同乘一架飞机回北京,还说以后再也不去清华了,她的脸都被叶潇扬丢光了。么快就被人看穿?吧,我也没看过。”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