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小女小警_第98章 女儿来检查

34小說網小編歡迎您訪問本站,下面讓我們一起閱讀文章吧!
 “怎麼瞭?玉芬!有什麼為難的地方嘛?”

 張雲看著玉芬臉上的難色。

 問著對方。

 “可不要說是,我和你舌吻瞭那麼長的時間,你的身下,就濕瞭一點點吧。”

 張雲一副,對於自己嶽母是不是喜歡自己,顯得懷疑的表情,露瞭出來。

 “不是的,不是的。”

 玉芬嘴裡急著。

 “我可是很喜歡這個女婿的。”

葉瀟揚知道她生氣瞭,他們還沒做完,可她已經沒瞭興致。 玉芬心裡暗暗想著。

 “可要是不給這個女婿,看我身體裡面的情況,他就要懷疑我對於他的愛瞭。”

 “這可怎麼辦啊?”

 玉芬心裡急著。

 玉芬顯得很著急著。

 可是又不想把自己身下淫蕩的一面。

 讓自己的女婿看到著。

 “那讓我女兒,來給我檢查好不好。”

 玉芬嘴裡無奈著,想到瞭這麼一個主意。

 “讓小小來檢查。”

 張雲嘴裡暗暗瞭一聲。

 “也行,不過得讓小小給你拍張照片。”

 “啥,還要拍照片,在我哪裡拍。”

 玉芬嘴裡驚訝著。

 “是呀,萬一她袒護自己的媽媽,騙瞭我,我可怎麼辦。”

 張雲一副氣呼呼的樣子。

 “這……行吧,拍就拍。”

 玉芬接受著。

 此時此刻,她也隻能接受瞭。

 很快,張雲把隔壁房間的盧小小叫瞭 下課之後,葉瀟揚也沒動,就坐在位置上,面無表情地翻著手裡那本數學競賽書,也不知道看沒看進去。過來。

 拉著她到瞭一邊,小聲在盧小小耳邊嘀咕著。

 告訴著她,到底怎麼一回事。

 “要死瞭,拿手機拍我媽媽這裡,就你想得出來。”

 盧小小從張雲的手中,接手著張雲的手機。

 “哎,小小,錄像也拍一下,你媽媽那裡,我也想看看著。”

 張雲拍瞭拍盧小小的屁股,示意著她。

 “你可真是一個禽獸女婿。”

 盧道瞭張雲一聲。

 拿著張雲的手機,就來到瞭自己母親的面前。

 “媽!來吧。”

 盧小著。

 “媽也真是的,不就是給自己的女婿,看看那裡嘛?別的嶽母,對於這樣的事情,都是很爽快著,隻要自己是無主的女人,女婿過來住一晚的時候,都主動陪睡著,你可好,都是無主的女人瞭,讓自己的女婿,看一下那裡,都不行著。”

 盧道著自己的母親。

 說得玉芬低下瞭頭去,顯得很不好意思著。

 盧得話,是實情。

 一般嶽母,隻要沒主的。

 女婿上門的話,隻著自己的嶽母,身下硬瞭。

 可以直接把嶽母,翻到沙發上或者地板上,給上瞭的。

 哪有她這樣的,這個不行,那個不行,還給自己的女婿,提瞭那麼多的條件。

 “我……”

 玉芬想著這些,心裡也是怨著自己。

 “媽不是放不開嘛。”

 “放不開,放不開,你看看你,下面,放得多開。”

 盧小小撩開瞭自己母親的裙擺。

 看著自己母親身下的情況。

 像是洪水爆發過的情況,讓盧小小嘴裡笑著。

 “我……”

 玉芬無奈著。

 “大腿打開一點,我給我男人,多拍幾張照片,讓她知道,你有多愛他。”

 盧道著自己的母親。

 拍著自己母親的大腿,讓她打開著 他取瞭一小塊方巾替她擦頭發,一邊擦一邊問:“漪漪,你會後悔嗎?”。

 “哎,哎,哎……”

 被自己女兒說道到現  #榮光集團女總裁欺|凌親奶奶#的熱搜,格外醒目,被頂到瞭前三。在。

 玉芬也是沒瞭辦法,隻好聽話著。

 “照片拍幾張,錄像也拍幾段啊。”

 盧道著。

 “你這身下的情況不錯,我男人看瞭,心裡肯定會喜歡的,知道你是很喜歡他,下面才流那麼多水著。”

 盧著話,手指翻開著自己母親身下的部位。

 “小小,你幹嘛呢?”

 感受著自己身下的情況,玉芬嘴裡急著。

 “幹嘛,讓我男人看仔細一點啊,所以給你裡面的情況,也拍著,再說瞭,你和我做瞭母女老婆後,我添添你那裡,你添添我哪裡,都是應該的,翻一翻你這裡,怎麼瞭。”

 “你……”

 被比自己年紀小那麼多的女兒,如此說道著  於牧說,沒有什麼矛盾是“啪”一次解決不瞭的,如果還解決不瞭,那就多“啪”幾次。。

 玉芬感覺臉上火辣辣著。

 顯得一點尊嚴也沒有著。

 遠處站著的張雲,聽著盧詞,嘴裡也是發出瞭撲哧……一聲,笑瞭起來。

 在自己母親的身下搗鼓瞭十來分鐘的時間後。

 盧小小終於把自己母親身下的情況,裡裡外外,都拍瞭清楚著。

   於晚的心,又一次狠狠的被抓瞭一下,心口劃過一陣難言的脹痛。;然後的話,盧小小拿著那手機,就走到瞭張雲的面前。

 “拿著。”

 盧小小一拋,就把那手機交到瞭張雲的手裡。

 “看看吧,裡面可都是特級照片和特級影片著,包你滿意。”

 “是嘛。”

 張雲嘴裡暗暗說著,打開著自己的手機欣賞著。

 第一張玉芬身下的特寫,讓張雲看著,嘴裡就是暗暗一聲——我靠,這麼精彩啊。

 “小小,跟你媽學啊,你媽的身體,那整一個暗流湧動啊,是男人,估計沒一個不喜歡的。”

 張雲翻著那些照片和錄像,心裡開心著。

 同時的話,朝著玉芬身邊走瞭過去。

 看著自己的女婿,看著手機,微微淫笑的樣子。

 玉芬白瞭張雲一眼。

 “笑什麼呢?大壞蛋。”

 “呵呵,能笑什麼啊?笑我得瞭一個大美女啊,而且還是一個大毛桃美女,你看看。”

 張雲說著話,把手機中的照片,給玉芬看著。

 “是不是大毛桃,你看看。”

 張  “”聽到這話,於牧神情一僵,難以置信的說,“姐,你、你、你不會是對那牲口有意思瞭吧?我打他 【一葉書:有,幫你拿瞭。】,你心疼瞭?”雲指瞭指,手機照片上的情況,問著玉芬。

 玉芬看著那手機照片上,自己濕漉漉的身下。

 整個小臉,都紅瞭。

 “還說隻是濕瞭一點點,這哪是濕瞭一點點啊,簡直就是洪水沖刷過的嘛。”

 張雲嘴裡故意說著。

 “你就埋汰人傢吧,人傢好歹也是你的嶽母。”

 玉芬嘴裡氣著,小手不停 羅漪突然想到很多年前,羅恒洲對她說過:“這個世界上,男人會拋棄你,可爸爸永遠不會。”在張雲的懷裡打著。

 “哎,哎,哎,媽!我這個女兒還在這裡瞭,你就跟我自己的女婿這麼打情罵俏瞭。”

 盧笑著自己的母親。

 “怎麼瞭,我就願意瞭,我就願意和我自己的女婿好瞭。”

 玉芬也放得開瞭。

 什麼也不管著。

 就在自己女兒的面前,把自己的女婿給揉住瞭。

 還主動親瞭一下著。

 “對,對,對,把女兒的老公搶瞭,有魄力。”

 張雲說笑著,抓著玉芬的小手。

 “呵呵,呵呵……”

 此時此刻,房間裡的盧小小和玉芬,都是傻傻的笑著。

 “那我和我女兒,就做你傢裡的一對母女老婆瞭。”

   於晚前兩天跟德國這邊一位女客戶見面,兩人聊得投機,便多聊瞭幾句。那位女客戶無意間提到她認識的一位中國男士,說他在美國自己成立瞭一個投資公司,年紀輕輕眼光極好,所投項目沒有不盈利的。說他正好跟於總同一所大學畢業,而且都是來自北京。當初那位男士說要投資她公司的一個項目時,她對那個項目並沒抱太大信心就拒絕瞭,後來,他投資瞭其他公司的類似項目,那項目不僅拯救瞭那傢瀕臨破產的公司,人傢現在就在做上市的準備瞭玉芬對張雲說道著。

 “恩……行吧。”

 張雲一副勉為其難的樣子。

 那樣子,惹得玉芬和盧小小嘴裡都是笑著。

 兩女的手指,幾乎同時,推著張雲的腦門著。

 嘴裡也是同時喊出瞭一聲——德行。

 “對  林洲洋今天一回國,就和於牧約好,下午一起來健身。但他臨時有點事耽擱瞭,等他到時都快六點瞭。瞭,得瞭我,你也得把小青給帶上。”

 玉芬嘴裡的小青,指的就是青姨。

 “呵呵,我的好嶽母,你就放心好瞭,青姨的事情,我有數。”

 “有數也得抓把緊啊。”

 玉芬還想說道著張雲幾句,卻把自己的女兒拉到瞭一邊。

 說道瞭起來。

 耳語瞭幾句後,玉芬顯得恍然大悟著。

 “什麼,小青已經跟瞭你瞭。”

 “這……”

 玉芬顯得難以相信著。

 “那是不是,剛才小青主動勸我跟你,也是你安排的。”

 玉芬忽然之間變得聰明瞭起來。

 可是現在變聰明,已經沒用瞭。

 “對啊!別說是青姨幫我說話,你女兒幫我說話,那也是得瞭我的意思。”

 “什麼……”

 玉芬聽著,紅瞭小臉。

 “敢情你們三個串通瞭一氣,就糊弄我一人啊。”

 “不行,這母女老婆啊,我不答應瞭。”

 玉芬發起瞭小脾氣。

&nbs  陸時熠越想越興奮,不能再往下入瞭。p;“不答應,也行,反正你身體裡裡外外,我現在可都是可以看到瞭,這女人最寶貴的到瞭我的手裡,別的什麼邊邊角角著,放到一邊,也不可惜瞭。”

 張雲嘴裡得意著,翻著自己的手機看著。

 一邊看,一邊得意笑著。

 “冤傢,氣死我瞭。”

 聽著張雲的話,玉芬再也受不瞭瞭。

 沖到瞭張雲的面前,小手就開始在張雲的懷裡,打鬧瞭起來。

 那樣子,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被自己男朋友欺負瞭以後的感覺。

 顯得可愛的不行著。

 “嘿嘿,我的好玉芬,你就和小小,好好做我的母女老婆吧。”

 張雲把鬧在自己懷裡的玉芬,用力的揉住瞭。

 這豐腴的身姿,這肥肥的大臀,揉在懷裡的感覺,可不要太美妙瞭。

 “這還用你說。”

 玉芬暗暗瞭一聲。

 “那不如,你們現在馬上做我的母女老婆吧。”

 眼前這個丈母娘,張雲可是很急切著。

 一副想要馬上辦瞭的樣子。

 “哎,這事可就別急瞭。”

 玉芬嘴裡暗暗瞭一聲,把伸手想要把自己撲瞭的張雲,推到瞭一邊。

&nb  笑聲悅耳低沉,卻聽的於晚氣急瞭,在他懷裡撐著身起來,“你果然你個混蛋!騙子!心機狗!”sp;“這母女老婆,畢竟是大事,也沒說,這樣的大事,說一句話就能成的。”

 “那你說,要怎麼辦。”

 張雲問著玉芬。

 “再等幾天吧。”

 玉芬嘴裡暗暗瞭一聲。

 “啥,再等幾天。”

 張雲嘴裡急瞭一聲。

 “我的好嶽母,你也知道,你女婿的那點小心思,你讓我騎瞭,就騎瞭吧,也用不著,那麼多彎彎繞繞著。”

 “我保證騎你一輩子,不會中途停止著。”

 “死鬼。”

 玉芬嘴裡暗暗瞭一聲。

&nbs  “”於晚唇線緊抿,目光不自然的望向別處。p;“行呀,你平時那話溜溜著,說得我心,都要酥瞭,你現在再說幾句好聽的話,把我的心,說酥瞭,我就不等那幾天瞭。”

 “我的好嶽母!可不帶這樣玩人的,剛才是剛才,你沒防備,我說瞭幾句好聽的話,你自然會笑,可是現在不同瞭,你有瞭防 正因為如此,越到後面,可用的詩句越少,難度越來越大。備,恐怕我說破瞭天,你也笑不瞭瞭。”

 張雲嘴裡暗暗瞭一聲。

 揉著身邊的盧小小,嗚呼哀哉著。

 “行瞭吧,等幾天就等幾天吧,我還想著,讓你好好教教小小的嘴功呢?這小小的嘴功,幾乎差到無法形容的地步,估計世界上,也沒男人想用著。”

 張雲說著話,長嘆瞭一口氣。

 “你說這新得的老婆,小嘴不能用,這算哪門子老婆啊。”

 張雲的話,說到這裡。

 玉芬嘴裡笑著,走到瞭張雲的身邊,狠狠恰瞭張雲的手臂一把著。

 “拿我女兒威脅我呢。”

 “那呢!我是想你,心裡有這寶貝女兒,當然也有我這寶貝女婿著。”

 “你疼瞭你女兒,自然也就疼瞭我這女婿。”

 “一疼,疼倆,你不樂意嘛。”

 張雲說著話,嘴裡呵呵笑瞭起來。

 看著張雲那得意的樣子。

 玉芬嘴裡暗暗瞭一句——傻樣。

 


這裡還有更多更好看的筆趣閣,有喜歡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于晚红|唇冷漠的勾起,“即便真相 “施主好生面善。”住持  这话, 立马吊起了记者们的好奇心。年纪大了, “去美国飞机也就半天而已,别说得好像你要去火星移民一样。”她破涕为笑。  “既然眼瞎,打一个怎够,接着打。”眉毛胡子都花白了。摆在眼前,不相信的人依旧不会相信。”他们只会信自己认为对的一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