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模嘉妮_第123章 丈母娘的晨练

34小說網小編歡迎您訪問本站,下面讓我們一起閱讀文章吧!
 張雲在客廳和陽臺上,和自己常州市的五個加上新加入的青姨,拍瞭好幾張全傢福著。

 拍好瞭以後,幾女都是顯得很興奮著。

 看著自己的男人躺在沙發上,一個個著也壓瞭上來。

&nbs “她害怕我。”葉瀟揚說道。p;“老公,洗洗睡瞭吧。”

 麗榮建議著。

 “還要培養和青姨之間的姐妹感情瞭,你不多騎騎我們姐妹幾個著,這感情怎麼培養啊。”

 說著話,麗榮的小嘴嘟瞭起來。

 “是呀,你一走,這姐妹感情就固定瞭,隻有你在的時候,這姐妹感情才可以提升著,而且最好是一塊被你騎著,那樣的話,提升起來,才是最快,最順當著,更是最真實的,一點水分也沒有著。”

 雪紅也是說道著。

 “死丫頭。”

 張雲嘴裡笑笑,知道自己的老婆們想幹嘛著。

 什麼培養姐妹感情,都是個借口。

 就像被張雲多騎騎著。

 “好瞭,一塊去洗澡吧。”

 張雲說著話,從沙發上站瞭起來。 羅漪被外聯部亂七八糟的指令折騰得早就萌生退意瞭,可偏偏這個節骨眼上退出,時機不太好,總有點當逃兵的感覺。

 “大姑,二姑,媽,你們也早點睡吧,明天我還要帶你們三個,回老傢呢。”

 “知道瞭,你去玩吧。”

 玉芬笑著,繼續和張曼還有張玉看著電視。

 玉芬和張曼張玉的年紀相仿,所以三女在一起,顯得很談得來著。

 其實張雲最想上的,還是兩位自己的姑姑和那丈母娘著。

 想著,找個機會,把她們三個弄在一張床上,好好騎一騎著。

 常州市的這些老婆,姐妹感情張雲要幫助增加著。

 眼前這三個,張雲也不例外著,也是要幫助增加一下。

 都是老婆嘛,自然是姐姐妹妹感情深著的好。

 “待會看吧,把她們六個丫頭騎好瞭以後,看有沒有時間,有時間的話,再去騎騎兩位姑姑和這個嶽母著。”

 張雲心裡暗暗計劃著。

 然後陪著身邊的六個老婆,在房間的浴室裡,一同沐浴著。

 此時的張雲,已然進入到瞭一種,男人盡責的狀態中。  陸時熠驚,心裡“窩草”一聲。

 常州市的五個老婆,被他安排在這裡,也算是辛苦著。

 這樣的老婆,張雲不多騎騎的話,確實不像話著。

 平時沒盡到做丈夫的責任,這個時候,再不盡著,就說不過去瞭。

 所以一趟沐浴的過程,張雲把六個一同陪浴的老婆,騎瞭四個。

 都是一百棍以上的騎著。

 讓那四個老婆,都達到瞭,最最幸福的**階段。

 當然瞭,在這樣的幸福過程中,姐妹們幾個,感情自然是更加美好著。

 姐姐給妹妹,舔舔那裡,讓妹妹的水,流更多著。

 妹妹幫姐姐推著老公的屁股,騎得姐姐,更加深入著。

 都是姐姐妹妹著,這些相互幫忙的事情,自然都是願 尤念瑤:“……”意著。

 幫著,彼此感受著,那姐妹之情,自然是深瞭不少著。

 特別是那青姨,進入陌生的傢庭裡面,雖然這些妹妹們,對自己都是很熱情著。

 可是在沒有坦誠相見著,被自己老公騎著的時候,誰知道,這些熱情後面,有多少的客套成分在。

 如今,一個個被老公騎著,小手相互抓在一起著,小嘴裡一起喊著老公的名字——小雲,小雲的喊著。

 此時此刻,經歷瞭這些,那姐妹感情,就不用說瞭,馬上增加瞭許多許多著。

 比親姐妹都親著。

 青姨叫這五個新認的妹妹時,嘴裡的聲音,也變得甜甜著。

 那五個做妹妹的,喊青姨姐姐時,也是一樣,都被自己老公騎瞭,而且是姐姐騎幾下,妹妹騎幾下著,換來換去的騎著,這樣的過程下,這姐姐,那就是真真切切的好姐姐瞭。

 浴室中的這些風花雪月,隻不過是個開頭。

 大傢洗好瞭澡,回到臥室中,自然還要大幹一場著。

 一個禮拜,留宿常州市這個傢,一個晚上的時間。

 張雲這些常州市的老婆,還不要把張雲身體,好好吸幹瞭一回不成。

 張雲也不怕,他是什麼能力。

 別說是六個老婆瞭,就是三十六個老婆,一個晚上的時間,他都能擺平著。

 而且是徹徹底底擺平著。

 拉開瞭場子,張雲扒掉瞭房間裡六個老婆身上的浴巾,大幹瞭起來。

 幹得是昏天暗地著。

 足足兩個小時的時間過去後,張雲靠在床頭,嘴裡叼著一根煙,抽著,而在自己的床上和床下,橫七豎八著,躺瞭六個老婆  不過,楊頌並沒馬上離開,他看瞭眼於晚,斟酌瞭一下,說:“於總,我覺得小陸真的挺好的,你對他就一點感覺也沒有嗎?”著。

 這六個老婆,都在強烈的**刺激下,沉沉的睡去瞭。

 有的,直接在**後,就因為身心舒服,而睡下瞭。

 有些想陪著老公說幾句話,但是身體強烈的**後,眼皮打架,說不瞭幾句,也就睡瞭。

 本來的話,身體承受能力最強的青姨,還是能陪張雲說幾句的。

 不過今天她是主角,給妹妹們,一個個添著身下的部位。

 她的身下部位,也是讓妹妹們,一一個添著。

 彼此添瞭彼此的身下,彼此的舌頭,進入瞭姐妹的那裡,那才  落款:陸。是姐妹嘛。

 而且和這個妹妹抱在一起,讓老公騎著,和那個妹妹又要抱在一起,和老公騎著。

 青姨為瞭讓自己,更早的融入到這個傢庭裡。

 今晚的她,算是被張雲騎得最厲害的女人 羅漪捏著筆的手指緊瞭緊,她 她是個膽小鬼,沒有勇氣去面對這些。無意跟劉思悅爭吵,她知道,有些人的交情確實隻能止步於同桌而已。瞭。

 前前後後,五百棍,總是有的。

 所以,此時的她,也是睡得最死的。

 看著房間裡的這些老婆,張雲看瞭看擺在房間墻壁上的掛鐘。

 “已經凌晨瞭,不能再打擾兩位姑姑和嶽母瞭。”

 張雲無奈著,把手中的煙,掐滅瞭。

 然後把床上的幾個老婆,抱好瞭,讓她們好好睡著,被自己幹到瞭床下的幾個老婆,也是。

 抱瞭起來,讓她們躺好在床上,蓋好瞭被子,睡下著。

 然後張雲躺在瞭床的中間。

 無聊著,睡不著。

 自從練習瞭祖傳的刀法後,張雲身下的能力出眾著,精力上也是。

 一天二十四小時,不睡覺,一點關系都沒有著。

 依然精神充沛,依然能力出眾著。

 不過一天二十四小時不閉眼,讓張雲感覺怪怪著。

 所以隻好閉著眼睛,把身邊的幾個老婆,抓在懷裡,瞇瞭一陣。

 大概瞇到瞭凌晨四點的時候。

 張雲從床上貓瞭起來。

 同樣著,從傢裡的廚房裡拿瞭一把菜刀,到瞭下面的小區綠化帶裡,晨練瞭起來。

 張雲以為,自己這麼早,就起來晨練瞭,肯定是公園裡的第一個。

 沒想到,他到樓下一看,老太太老頭子們,一個個比自己精神好著,在小區公園裡,健身著。

 張雲拿著把菜刀,到瞭公園裡,這讓老太太和老頭子們,看著嚇瞭一跳。

 還以為碰上瞭一個殺人狂瞭。

 結果  “他是明星嗎?在我們公司門口等誰呢?”看著張雲到瞭一處地方後,拿著菜刀練起瞭刀法。

 還有模有樣著。

 看到這樣的情況,老太太和老頭子們,心裡才安瞭下來。

 張雲在公 羅漪:“?”園裡,這刀法一練,那就是兩個小時著。

 練得自己是滿頭大汗著。

 這綿裡刀和抽風刀,大概就練瞭幾遍,張雲練得最多的就是雪花刀瞭。

 練習過後,這成就  蘇瀾生日,邀請瞭於晚,自然也邀請瞭於牧。派對開始後,跟陸時熠鬧瞭好多天別扭的於牧,這才姍姍來遲。也不好說,總之是進步瞭一點,但是具體有多進步嘛,也隻能說是一點點著。

 張雲不急,知道這雪花刀,不是幾天,幾個禮拜就能成的刀法。

 “沒一兩個月的時間,估計在這招刀法上,是難有成就著。”

 張雲暗暗認為著。

 張雲看著練習的差不多瞭。

 就收著刀,回去瞭。

 回到傢裡,已經是早上六點多瞭。

 傢裡靜悄悄著,傢裡的老婆們,都是死睡著。

 張雲找瞭一些幹凈的衣服,到瞭房間的浴室裡,沖洗瞭一下。

 然後穿著一條短褲就從浴室裡,走瞭出來。

 張雲本來想,洗好澡以後,就在房間的客廳裡,看一會兒電視,等著老婆們睡醒著。

 可是沒想到,自己從浴室裡出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兩位姑姑和嶽母,已經在房間裡醒來瞭。

 “玉芬姐,你也緊張啊。”

 房間裡,張曼嘴裡說著。

 “能不緊張嘛,今天要見小雲的爸爸媽媽瞭,我還要喊他們爸媽著,我這樣的年紀,喊他們,想想都很難喊出口著。”

 玉芬嘴裡無奈著。

 “呵呵玉芬姐,你還算好的瞭,我們兩個是小雲老爸老媽的堂妹,如今喊堂哥堂姐公公婆婆著,我們更加為難瞭。”

 “是呀,真不知道,小雲的父母,會怎麼看我們三個,搞不好小雲的父母,把我們三個,當成瞭狐貍精,這樣大的年紀,還勾引著她們的兒子著。”

 “玉芬姐,你放心,堂哥和堂姐,絕不是那樣的人,見你人好,你這個兒媳啊,他們很快就會認瞭,讓你跪著給他們喊公公婆婆著,還給你一個一萬元的大紅包呢。”

 “說什麼呢?盡 葉瀟揚面無表情地走瞭出來,後面跟著耷拉著腦袋的羅漪。取笑我。”

 玉芬心裡怨著,臉上也是無奈著。

 “要是小雲在就好瞭,還能跟他說說心裡話,讓我心安定一些。”

 玉芬的話,才說完,張雲就推門進去瞭。

 “媽,你找我啥事啊?”

 張雲對著玉芬暗暗瞭一聲。

 “你這孩子,怎麼大清早著就起來瞭。”

 玉芬沒想到著。

 “媽想兒子瞭,兒子不起來能行啊。”

 張雲脫掉瞭自己身上的浴巾,光溜溜著,就爬到瞭三女的床上。

 “麗榮她們呢?你不照顧著啊。”

 玉芬說道著張雲。

 “放心吧,一個個被我騎得,睡得 自打他變成單身,他就再也沒有這方面的需求,自然也不會準備這種以前會隨身攜帶的東西。死死著。”

 “是嘛,哎,萬一早上她們醒來瞭,要你怎麼辦。”

 玉芬還是想把張雲,推著,送回麗榮的房間裡去。

 “小雲難得回來一次,沒把這個傢裡的老婆,一個個騎得服服帖帖著,卻來瞭我們的房間裡,這樣的事情,要是被麗榮她們知道瞭,姐妹說不定都會做不成著。”

 玉芬心裡暗暗想著。

 “說不定還以為,我們對老公狐媚瞭,才把老公給勾引過來著。”

 “媽,你就放心吧,她們一個個被我騎瞭兩次以上,而且下面的部位,都被我騎得像個饅頭一樣,沒三天時間的恢復期,她們那身下的部位,是不能再被騎瞭,手指碰都不能碰著,這樣的情況,她們還要我照顧啊。”

 “呵 “知道瞭,爸爸。”羅漪乖巧地應瞭一聲,目光轉向車一側的後視鏡。呵……這樣啊……”

 玉芬聽著張雲的話,點瞭點頭。

 “恩,就該這樣的。”

 聽著張雲說明的情況,玉芬這才把張雲留在瞭自己的房間裡。

 “媽,你剛才不是說,很想我嘛,現在女婿我來瞭,你有什麼話,跟我說吧。”

 張雲說著話,把玉芬的身體,就給壓瞭。

 “你這孩子,過來就壓你丈母娘著。”

 玉芬白瞭張雲一眼。

 “好嶽母!我不是好幾天沒騎你瞭嘛?這做夫妻的,幾天不騎著,像話嘛?”

 “你說什麼,那有幾天啊,就一天好不好。”

 “呵呵,一天也是二十四小時嘛,女婿能不想嘛,再說瞭,我嶽母的下面,是最耐玩的,騎三四百下,都沒問題著。”

 張雲說著話,手指就在自己丈母娘的身下玩瞭起來。

 “你這孩子,世界上,有哪個女人,能被你連續騎三四百下著,那還不被你給騎死瞭。”

 聽著張雲的話,玉芬心裡還是甜蜜蜜著。

 “也是,我那部位,被小雲撲哧,撲哧連續騎兩百下,都不要緊著,隻要不超過三百下,我的屁股,還是能頂起來著,讓小雲好好騎著。”

 玉芬對自己的身下還是很滿意著。

 “小雲也可憐,那玩意這麼大,有幾個女人,能被他連續騎超過兩百下以上著,這個老婆騎騎,又要換哪個老婆著,每個老婆,最多就是一百下著,一般都是幾十下著,騎來騎去,換來換去著,小雲也辛苦著,難得著,我那大屁股,能被小雲好好騎著,超過兩百下著,自然著,我這樣的大屁股,是要好好貢獻出來,讓小雲好好騎著,讓他知道,自己的老婆中,也有一個耐騎的大屁股著。”

 想著小雲的不易,玉芬也就任著張雲,對她胡來著。

 “這死孩子,就讓他,好好騎騎吧,也算是個苦命的孩子啊。”

 


這裡還有更多更好看的  夜,似乎瞬間靜的如一潭死水。筆趣閣,有喜歡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啧,叶潇扬这个自作多情 叶潇扬本以为是帮了罗漪,没想到   酒局忽然被打扰,大佬很不爽,“你谁啊?跑这来干什么?” 现在她急需一个人冷静一下, 尹智点开学院学生会公众号推送的宣传视频,细细端详起来。再和陆时熠呆一起,她无法保证自己不会再动手揍他。却害了她。的家伙。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