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奶奶绕口令_第129章 执着的老妈

34小說網小編歡迎您訪問本站,下面讓我們一起閱讀文章吧!
 張雲心裡想著這些,臉上展現出一種堅毅的感覺。

 “你覺得,我和我兩個姐姐,有沒有夫妻相啊。”

 張雲揉著身邊的玉芬,嘴裡問著。

 “呵呵,親姐弟自然是最有夫妻相的,這還用說。”

 玉芬白瞭張雲一眼。

 “媽!那你覺得,我能不能把我兩個姐姐給娶瞭啊。”

 “這可說不準瞭。”

 玉芬暗暗說道著。

 “你要是陰狠的男人,從自己姐夫那裡橫刀奪愛,那是很容易的事情,因為你的權勢,比你姐夫可是大多瞭。”

 “在這樣的權勢下,奪回本該屬於你的兩個姐姐,輕松容易著。”

 “可你要是猶猶豫豫著,就很難說瞭,你那兩個姐姐,最後到底是誰著。”

 “是嘛……不管它,以後隻要有機會,我就把兩個姐姐,弄到手著。”

 “當然我姐夫要是能給我兩個姐姐幸福,老子也不不破壞著。”

 “姐姐幸福,那才是最頭等的事情。”

 張雲暗暗認為著。

 不過心裡,還是感覺,自己很有機會著。

 “無能的姐夫,就是最大的機會,男人無能,最終能守住好女人的,可是沒幾個著。”

 “自己的女人不背叛他,最終社會也會唾棄他的,使得他自己主動放棄瞭身邊不本不該屬於他的女人。”

 張雲在快活世界,生活瞭一段時間,對於快活世界的一些規矩,也是看得分明著。

 男人想在快活世界,  “不會吧?”過得好,那就得看實力。

 實力到瞭,那生活自然就好。

 實力不行,想好生活,那也是沒門著。

 “我得到兩位姐姐,是絕對有機會著。”

 想這些,張雲心裡暗暗認為著。

 “對瞭,媽,你也該見見我的婆婆瞭。”

&nbs  富太太笑瞇瞇的說,是榮光集團的總裁於晚。她還說,雖然兩傢是商業聯姻,但這兩孩子都個頂個的優秀,以後肯定能處出感情來,總之,這位富太太言語中,很是滿意於晚能做她傢兒媳婦。p;張雲揉著自己的丈母娘,暗暗說著。

 “小雲,你也真是的,到瞭傢裡,還媽,媽,媽的叫著,你媽可是在那裡啊。”

 玉芬說道著張雲,指瞭指張雲母親所在的地方。

   不過,兩人已經腳步匆忙的離開瞭別墅。;“呵呵,那是我的親媽,你嘛,可是我的媽媽老婆。”

 張雲嘴裡說笑著。

 “死樣。”

 說說笑笑著,玉芬陪著張雲來到瞭張雲父母的身邊。

 張雲的母親和張曼還有張玉說道瞭一陣後。

 臉上顯得是高興著 【原來是他倆,我的天,次元壁破瞭。】【我當初還嗑瞭他倆一會兒,真的甜死瞭。】【手捧玫瑰等女友高考結束,原來學神那麼浪漫,我酸瞭。】【那些cp粉也是夠瞭,你們看看葉瀟揚對他女朋友怎樣,再看看他對遲新月怎樣,還能嗑下這對cp算我輸。】【人傢高考完跟葉瀟揚傢人一起出去旅遊,這是傢裡都承認瞭啊,這才叫官宣好不啦?】【是啊,某人暗搓搓發照片倒貼炒熱度也是醉瞭。葉瀟揚發的最後一張照片明顯不是遲新月啊,你們眼瞎麼?】【他女朋友挺好看的啊,我覺得比遲新月漂亮。】【不知道他女朋友在哪個學校啊?感覺也是個學霸哎。】除瞭不明吃瓜群眾,有些知道內幕的人也開始在網上科普瞭。。

 彼此之間,需要抒發的感情,也是好好抒發瞭一陣。

 畢竟已經好幾年沒見面瞭。

 “可惜瞭,要是三妹在的話,那就更好瞭。”

 張雲的母親,看著張曼和張玉,嘴裡無奈瞭一聲。

 “姐姐,有小雲在,小芬遲早是你的兒媳。”

 張曼嘴裡說著,臉上害羞著。

 曾經的堂姐嫂子,此時成瞭自己的婆婆。

 身份的轉變,讓張曼和張玉都沒想到著。

 可是這樣的事情,對於她們這些生活在快活世界的人來說,是一件大好事著。

 所以心裡沒什麼為難的感覺,隻有高興的感覺在著。

 “是嘛!希望如此。”

 張雲的母親說著話,看著走過來的,自己的兒子張雲。

 “你們兩個進來吧,給我們跪一下,正式著認認公公和婆婆著。”

 張雲的母親說著話,嘴裡笑著。

 自己兒子能把這麼好的幾個姐妹,給娶成瞭自己的老婆,讓她 “我尋思著你穿上西裝就像街上賣保險的。”心裡高興著。

 “是呀,進來,認祖歸宗一下,以後你們啊,就是我們張傢的兒媳瞭。”

 張雲的父親,也是高興著。

 張傢子弟們,最敬重的三個女人,此時被自己的兒子得瞭。

 如此以後,他們張傢的門楣,在村裡可謂是最亮,最耀眼著。

 誰傢都沒有他們張傢的門楣,亮眼著。

 身為父親著,有這樣的兒子在,心裡能不高興嘛。

 “小雲,快帶你媳婦過來,要給她入我們傢的傢譜瞭。”

 張雲的母親對張雲說道著。

 “哎,媽。”

&nbs  -p;張雲回答著。

 “知道瞭,媽。” 付茜:“我們旁邊就是人大附嗎?”

 玉芬也是回答著。

 喊著比自己歲數,大不瞭幾歲的女人為媽,玉芬這裡也顯得蠻不好意思著。

 可是身為張雲的女人,自然是嫁雞隨雞,嫁狗隨狗著。

 喊張雲母親為婆婆,那是很當然的事情。

 哪怕這個婆婆隻有十幾歲,她也得喊著媽。

 這是規矩。

 張雲的母親,聽著玉芬這樣的稱呼,心裡高興著。

 嘴裡不停點頭答應著——哎,進來,進來。

 張雲的母親,拉著一邊的張曼和張玉,還有玉芬,就走進瞭自己傢裡。

 張雲的父親,則是跟著,進去瞭。

 先是張雲的母親和父親,坐到瞭掛有張傢祖宗的畫像前,讓張曼和張玉還有玉芬,給他們兩個老人跪著。

 喊公公婆婆著。  都這樣瞭還沒事?

 喊瞭以後,一人一個大紅包給著。

 然後張雲的父親,拿出瞭傢裡的族譜,給張曼和張玉她們三個的名字,列瞭上去。

 張雲傢的族譜,已經傳瞭十幾代瞭,到瞭張雲這一代,算是最風光的一代。

 因為在張雲的名下,已經有十三個老婆的名字,列在瞭上面。

 足足占瞭一頁的紙張。

 張雲的父親,還給自己的兒子,在妻子一欄中,空出瞭兩大頁來,就是預備著,給將來自己兒子的媳婦,寫上去著。

 張雲的父親,還有些怕著。

 留兩頁不夠用。

 “兩頁 羅漪寒假要回桐澤的爺爺奶奶傢住,不留在汐水瞭。能寫下幾個 “有沒有做什麼羞羞的事?”兒媳的名字啊,就是字寫小瞭一些,最多也就寫下三十幾個兒媳的名字,可是我傢的小雲,以現在權勢提升的速度,恐怕兩年時間後,這三十幾個兒媳,也就滿瞭。”

 “哎,管它呢,要是還有多的,再補幾張紙吧。”

 張雲的父親,暗暗覺得著。

 “呵呵,到瞭這樣的一張傢譜,肯定是把自己的祖宗張雲,當成瞭傢族裡的神人看待瞭。”

 “畢竟傢族這麼多代傳下來,他為傢族的開枝散葉,做得努力,是最多著,現在才幾歲啊,就開出瞭十三個枝葉瞭,要是在這十三個枝葉上,分別開出一個果子的話,那他傳下去的種,以五五開的話,就是六個以上,如果這十三個枝葉,以三年開一次果,那十幾年後,我們張傢,可就是人丁興旺瞭。”

 張雲的父親,感覺最對不起的,就是自己的祖宗。

 活瞭一輩子,也就留下瞭張雲這一個種。

 本來想著,自己老死以後,是沒臉見泉下的列祖們。

 可是如今有瞭自己這個爭氣的兒子在。

 他就不怕瞭。

 見到瞭泉下的祖宗們,他可以自豪的說。

 “不孝子孫的兒子,已經開瞭十三個枝頭瞭,果子以後,數不勝數著。”

 “要是祖宗們,知道瞭這樣的事情,一定會夢裡,也笑出來著。”

 想著這些,張雲的父親,看著自己的兒子,是越看越喜歡,越看越得意著。

 “真是我的好兒子啊。”

 叫完瞭公公婆婆,把名字列在瞭張傢的族譜上,張曼她們,也就算是,實實在在張傢的兒媳瞭。

 所以三女的話,顯得很高興著。

 一直害羞著圍在張雲的母親身邊,婆婆,婆婆的叫著。

 張雲看著這種苦逼的情景,無奈著搖搖頭。

 “老媽啊老媽,就恨不得有一百個兒媳,天天圍著她,喊著婆婆才好著。”

 “老爸也是的,那族譜上的十三個女人,是我的老婆,可是他老人傢可好,捧著那族譜,盯著那十三個兒媳名字,一直看著。”

 “從第一個看到最後一個,一副好像是自己為族譜開枝散葉瞭一般。”

 “那麼高興著。”

 張雲嘴裡說著這樣的話,心裡其實是很甜蜜著。

 能讓自己的父母,因為自己的努力,而開心而幸福著。

 這樣的事情,估計那個兒子看見瞭,都是笑得合不攏嘴著。

 張雲也不例外。

 父母的高興,讓他感覺比自己高興,都不知好瞭多少倍著。

 “婆婆!你那兩個幹妹妹,不知道,你還記得她們沒有。”

 和自己婆婆說道著的時候,張曼問瞭起來。

 婆婆,婆婆喊得多瞭。

 張曼她們,此時也就喊順嘴瞭。

 也不感覺有什麼害羞著。

 “幹妹妹,你們知道她們的情況。”

 張雲的母親,顯得關心著。

 張雲的母親,對於兩個幹妹妹的事情,還是很想瞭解的。

 因為畢竟年輕的時候,姐妹情分在著。

 如今歲數大瞭,對年輕時的事情,就顯得有些感慨著。

 “恩,她們兩個就在雲都市。”

 張曼說笑著。

 “是嘛,那她們的生活過得怎麼樣啊?”

 張雲的母親問著張曼。

 “還不錯,雖然是單身著,可她們死去的老爺,還是給她們兩個,留下瞭不少遺產著。”

 “噢,這樣啊。”

 張雲的母親點瞭點頭,心裡似乎想著什麼。

 “年輕的時候,我跟她們兩個關系算是最好的瞭,還說過要一起嫁人,做同一個老爺的女人著,可是世事無常,後來發生瞭很多事情,我們就分開瞭。”

 “本來一直想和她們見面著,所以就一直打聽著她們的事情,現在打聽到瞭,卻有些不敢瞭。”

羅漪處在淺眠中,她的身體本能地尋找著可以棲息的港灣。 張雲的母親,嘴裡不好意思著笑瞭起來。

 “媽!去見一下吧,畢竟兩位幹媽是你的老姐妹瞭  後來,於宏生病需要靜養,於敏知接管瞭榮光後,盧老太太又覺得一個女人,不該在外拋頭露面,在傢相夫教子才是正經事,現在還爬在丈夫頭上,在公司裡當著丈夫的領導,讓丈夫處處抬不起頭,簡直敗壞門風。甚至還逼迫於敏知將董事長的位置讓給林啟明,見一下的話,也可以抒發一下年輕時的感情嘛。”

 張雲勸著自己 天吶,羅漪緊張得心臟都快要跳出來瞭,手心也出瞭汗。的母親。

 張雲看得出來,自己的母親,是很想見這兩位幹媽著。

 “呵呵……這事我再考慮一下,要是想瞭的話,說不定哪天我就讓你派車,把我接到雲都市去著。”

 張雲的母親對張雲說道著。

 “行!媽什麼時候來,我都歡迎著。”

 “對!是一看 兩周後,一臺嶄新的機器出現在瞭傢裡。瞭,免得你小子,偷懶瞭,不好好給咱們張傢傳宗接代 果然學神不知人間疾苦,他不知道,普通學生要考這些大學有多難。著。”

 張雲的母親,想到瞭什麼。

 對於去自己兒子雲都市傢裡的想法,就顯得堅定瞭起來。

 “我得帶你雲都市的幾個兒媳,到醫院裡好好檢查一下,看看你這傢夥,到底偷懶瞭沒有,是不是好好給我們張傢播種著。”

 張雲的母親,想到這裡,對於去雲都市自己兒子的傢裡,這樣的想法,就直接確定瞭下來。

 “這,媽,你放心好瞭,這事,我們一直在努力著。”

 張雲無奈著。

 自己的老媽,對於傳宗接代的事情,如此的執著,張雲確實沒想到著。

 “如今還要親自來監督著,不會是盯著我,每天把傢裡的老婆,都要上一遍吧。”

 張雲暗暗認為著。

 “有可能,以老媽的脾氣,真可能這麼做著。”

 “這,哎……真苦逼。”

 張雲心裡無奈著。

 


這裡還有更多更好看的筆趣閣,有喜歡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我不喜欢 “小漪。”罗恒洲伸出双 罗漪看着面前这个黑不溜秋的方盒子机器,内心充满疑惑,这个真的能行吗?手接住女儿。医院的味道”每次一进医院,就会让于晚想起自己母亲。她病危的那段时间,就一直住在医院里于晚不喜欢医院,那是个令人伤感,又令人厌恶的地方。 “为什么不要?”罗漪:“……”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