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心情的四字词语_第132章 姐妹情深

34小說網小編歡迎您訪問本站,下面讓我們一起閱讀文章吧!
 十香珠和十允兒,對於失去瞭和自己兒子之間的愛情。

 顯得無奈著。

 可是,這已經是不可避免的事情瞭。

 為瞭盡早的把自己心中那一份無奈,去除掉。

 兩女願意嘗試一段新的感情。

   陸時熠吻技越來越高超,於晚被他吻的迷迷糊糊,待兩人身上衣服褪的幹凈時,已經從浴室滾到瞭床上。陸時熠撐著身子,帶著最後一絲理智,低啞著聲問,“晚晚,你真的願意給我嗎?”“待會我帶你過去,好好和我兩個媽說一下。”

 魚龍兵喝著手中的葡萄酒,嘴裡說道著。

 “到時候,就看你的瞭。”

 “這……”

 聽著魚龍兵的話,張雲嘴裡微微為難瞭一下。

 不過也隻是微微為難著。

 這麼好看的兩個成熟女人。

 張雲看著喜歡。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

 對方是單身,張雲是社會上體面的男人。

 張雲足夠有條件去追求她們著。

 “恩,試試看。”

 張雲對著魚龍兵笑瞭一下。

 “老三,放心吧,如果真有可能和你兩個 這次的月考,像一面照妖鏡一樣,她馬上就要現出原形瞭。母親交往的話,我一定是認認真真的,以她們為妻子一般的交往著。”

 張雲對魚龍兵保證著。

 “呵呵,老四,我信你。”

 魚龍兵又喝瞭一杯酒。

 帶著張雲從座位上站立瞭起來。

 朝著自己兩個母親的方向走著。 “不會吧?”羅漪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碰到瞭頭,那麼金貴的腦袋,可不能出半點閃失啊。

 “媽,二媽!你們過來一下。”

 魚龍兵來到瞭兩個母親的身邊,示意著她們。

 沒有丈夫的母親,要聽自己兒子的。

 這是快活世界的規矩。

 所以十香珠和十允兒,聽瞭兒子的話後,就主動走到瞭自己兒子的身邊。

 看著自己的兒子,也看著自己兒子身邊的張雲。

 四人就這樣站在包廂的門口位置。

 “媽,二媽,你們不是喜歡看電影嘛。”

 “明天看電影的話,兒子不能陪你們瞭,你們讓張雲來陪吧。”

 魚龍兵主動說著。

 “這……”

 兒子的話,讓十香珠和十允兒,心裡都是咯噔瞭一下。

 本來的話,十香珠和十允兒,還都是魚龍兵心裡牽掛的女人。

 可是在這樣的一句話後,兩女和魚龍兵的聯系,似 在桌遊吧外的馬路邊,秦紫曦問他:“你心情不好?是因為她嗎?”乎出現瞭一些斷點著。

 兩女也知道,自己的兒子也下定瞭決心,要和兩個母親,徹底斬斷情絲著。

 “是嘛。”

 十香珠暗暗瞭一聲。

 心裡在這樣的時刻,有些難耐著。

 “噢,知道瞭,那就拜托小雲,到時候陪著瞭。”

 十香珠對著張雲點瞭點頭,臉上不溫不火的笑著。

 “恩,二媽也知道瞭。”

 十允兒似乎也感覺到瞭,自己的心裡和自己的兒子,漸漸分開的感覺。

 這樣的感覺,讓十允兒不好受著。

 可是她知道,為瞭自己兒子和自己兒子的傢庭好,這一步,她一定要踏出去著。

 十允兒看瞭眼前的張雲一眼。

 見張雲認真的目光,看著她和她的姐姐。

 從張雲坦誠的目光裡,十允兒多少感覺到瞭一些安心的氣息。

 知道這個男人,是真誠想和她們姐妹倆,談戀愛著。

 “到時候,就麻煩小雲瞭。”

 十允兒說著這樣的話,心裡和她姐姐一樣明白著。

 自己和她姐姐,算是和這個張雲,正式開始瞭。

 “隻是不知道,小雲會不會感覺我們兩個都有些太老瞭,帶出去,丟人瞭。”

 十允兒暗暗瞭一句。

 這是她和她姐姐,心裡最擔心的事情。

 畢竟兩女的歲數都不小瞭。

 和比自己小十幾歲的小男孩談戀愛,總是感覺怪怪著。

 雖然兩女並不拒絕著,可是她們怕張雲心裡會感覺不舒服著。

 一開始就有問題的戀情,十香珠姐妹倆,感覺最好第一步就不要踏下去著。

 要踏下去的話,雙方最好都有不錯的感覺著。

 “恩!”

 張雲對著十香珠和十允兒,鄭重著點瞭點頭。

 “帶兩位伯母出去玩,我不感覺丟人著。”

 “兩位伯母應該見到瞭吧,我的老婆當中,有好幾個和你們的年紀都差不多著。”

 聽著張雲的話,十香珠和十允兒點瞭點頭,表示明白著。

 “說句不好聽的話,我是個蠻喜歡熟女的男人。”

 “我看見熟女以後,我比較容易心動,感覺熟女脾氣好,對自己的男人又體貼著,會照顧男人。”

 張雲說著 “拒絕?”尤念瑤驚叫,“你竟然說要拒絕他?”一些熟女的好處。

 “還有的話,就是兩位伯母,真的很漂亮,很漂亮,我一開始看見你們的時候,就被你們的容貌,給吸引瞭。”

 張雲說著話,嘴裡不好意思的笑著。

 手也不停撓著自己的頭發。

 一副傻小子的樣子。

 “兩位伯母,真是個大美人。”

 張雲真情的表白  陸時熠瞬間覺得氣更加不順瞭。他深吸瞭一口氣,生生壓下胸口的火氣,也掛上笑顏,字正腔圓的說:“今兒恐怕不能陪各位喝瞭,我得接我姐回去。”,讓十香珠和十允兒心裡滿意  說到這,陸時熠神情更痛苦瞭,“可是最後,我卻把一切都搞砸瞭,她寧願把我當陌生人,也不願再拿我當弟弟”著。

 嘴裡也是笑著。

 “這傻小子。”

 十香珠暗暗瞭一句。

 十允兒也是,心裡想  陸時熠見於晚冷起臉來,他反而嬉皮笑臉,“於總,我們都是大人瞭,不能因為一點小事就記仇這麼久對吧?”著——倒是有些像龍兵著。

 失去瞭和自己兒子的感情。

 十允兒再想要一段感情的話,也最好是類似與和自己兒子一般的感情。

 這樣的話,她比較容易接受。

 張雲的歲數和自己的兒子差不多。

 又都是醫生著,這讓十允兒很容易著,就進入瞭角色著。

 似乎和張雲的交流,就像和自己的兒子在交流一般。

 自然而然著,嘴角就露出瞭溫馨的笑容。

 就這樣,張雲和魚龍兵的兩個母親說定瞭,明天晚上的時候,張雲過去接她們著。

 和她們一起去看一場電影。

 “你小子的情商果然不錯。”

 自己的兩個母親一走。

 魚龍兵站在包廂的門口,抽著煙,說道著張雲。

 “才幾句話啊,說得我那兩個母親,對你刮目相看著。”

 “呵呵……”

 張雲嘴裡笑瞭笑。

 陪著魚龍兵,在門口抽著香煙著。

 “不是我會說話,是我進入她們的生活,時機很對。”

 “你有兩個偉大的母親,她們為瞭你的生活,能順利下去,甘願放棄著一些女孩子該有的矜持,給一個相對於自己來說很陌生的男人,一個很大的機會。”

 “甚至對於成熟女人來說,心裡的心防,也完全放開瞭,任著我這個陌生的男人,隨便進入著。”

 張雲看得出來。

 魚龍兵兩個母親的心裡感受。

 “這……”

 被張雲這麼一說,魚龍兵臉上也不好看著。

 “老四,我警告你,你要是得到瞭我兩個母親後,你對她們有什麼傷害的話,到時候別怪我反目為仇。”

 聽著魚龍兵的話,張雲嘴裡笑著,伸手拍瞭拍魚龍兵的肩膀。

 “那個男人,會對你這兩個母親負心呢?”

 “她們這麼好,得到瞭的男人,隻要心裡不是變態的,都會好好對待她們著。”

 張雲嘴裡保證著。

 會對兄弟的兩個母親好著。

 “恩……我對她們的感情是有虧欠的,你要是我的好兄弟,可一定要好好對待她們著。”

 魚龍兵轉過瞭頭 他那麼想她,也不知道她有沒有想過他?,臉上的淚水,凝聚瞭幾滴著。

 伸手摸摸擦拭著。

 張雲和魚龍兵抽瞭一支煙後,又回到瞭包廂的餐桌上,繼續吃著。

 似乎看起來,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著。

 可是包廂裡的人  陸時熠激動得,整個人都快炸裂瞭。們,大部分都知道,剛才發生瞭什麼事情著。

 張雲的那些老婆們,更是明白著。

 所以對著十香珠姐妹倆的時候,顯得更加親密瞭起來。

 以一副熱情的樣子,對待著她們兩個。

 那種真心的笑容,那種真情迎接新姐妹的感覺。

 讓魚龍兵和許一軍的老婆們看著,心裡都是嫉妒濃濃著。

 可是沒有辦法,她們這些老婆,想做好真心好姐妹著,也不行。

 因為自己的老公,沒有經常把她們幾個老婆,騎在一起著。

 讓她們一起瘋狂,一起開心著。

 連**也在一起著。

 因為這樣,老婆之間的姐妹情,也就生疏瞭。

 那可能像張雲的老婆那樣,心裡明白著,老公要對那幾個女孩下手瞭。

 都不用自己老公示意著,就把傢裡姐妹情深的一面,完全展現瞭出來。

 在這樣姐妹情深的傢庭環境下。

 魚龍兵的老婆和許一軍的老婆,心裡暗暗覺得。

 是女孩,心裡都會感動著。

 快活世界的  往後餘生,他們終於不再是一個人。女人,誰不想要進入一個,姐妹情深的傢庭環境。

 在這樣的環境中,女孩會很容易就感覺到傢庭的溫暖,和姐妹還有老公的關心著。

 女人都是軟弱的,在愛和情面前,很容易就選擇接納瞭。

 十香珠和十允兒,雖然都是過來人。

 風風雨雨見得多瞭。

 但是在眼前這一份姐妹情深的面前,兩女也不得不心動著。

 對於張雲這個男人和張雲所調教的傢庭,更是深看瞭一眼。

 “能把一個傢庭,調教的如此姐妹情深著,這個男人,那就是絕品的好男人。”

 “如此姐妹情深的傢庭,那個女孩接觸著,心裡會不感動呢?”

 十香珠和十允兒,在張雲老婆們的熱情下,臉上也展現出瞭真心的笑容。

 以一種熱誠的態度,把自己的心扉敞開著。

 想讓這樣的一種姐妹情深的感覺,完全著把自己的心房包裹  萬一陸時熠眼瞎,看上她們瞭呢?哈哈哈哈著。

 十香珠和十允兒,還沒有被張雲這個男人,征服心靈和身體的時候。

 她們的心,卻已經記掛在這群好姐妹的中間瞭。

 知道也明白著,這群好姐妹,願意她們進入自己傢庭的決心。

 也感受到瞭,這個傢庭的溫暖和溫馨之處。

 “哎,真是不好啊,還沒和這個男人,接觸著,我的心,卻已經喜歡上瞭,這個傢庭姐妹情深的感覺。”

 十香珠心裡暗暗無奈著。

 “也是的,這樣的話,還怎麼和這個男人談戀愛啊,心都寄放在他傢庭瞭,人被他得到,還不容易嘛。”

 十允兒也是一陣感想著。

 “搞不好,第一次我們姐妹和他約會,就會被他騎瞭。”

 快八年沒男人瞭。

 十允兒想著這些的時候,身下微微有瞭一些感覺。

 濕漉 一雙貓眼在黑夜裡閃著熒熒的綠光。漉的感覺。

 “哎!這個世界上,第三個可以讓我下面濕起來的男人,終於出現瞭。”

 十允兒無奈著。

 曾經的丈夫,曾經的兒子。

 都讓十允兒看著,想念著的時候,身下濕漉漉著。

 可是今天,這個名單上,就要多一個男人瞭,這個男人就是眼前這個很年輕的男孩——張雲。

 “他也讓我濕瞭,雖然隻是一小片著,可是他是讓我濕得最快的男人,畢竟我和他,才接觸多久啊,他就讓我濕瞭,這個男人,也太厲害瞭一點。”

 “真的被他騎著,我還不……”

 十允兒有些不敢想象著。

 但又是很期待著。

 


這裡還有更多更好看的筆趣閣,有喜歡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叶潇扬单手撑窗 结婚五年,陈洛如一共见过孟见琛三次。领证,婚礼和现在。,一个利落的翻身,就从窗  “窝草嘞,你居然在健身?”这可把于牧稀奇坏了,他赶紧约上林周洋,跑去围观。口  是谁想出的这么傻|逼的惩罚手段? “爸爸收回这句话。”罗恒洲道,“你有学上就行了,咱不稀罕清华北大。”这到底是在惩罚陆时熠呢?还是惩罚大家的耳朵呢?翻了进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