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狗吃什么_第138章 妈妻

34小說網小編歡迎您訪問本站,下面讓我們一起閱讀文章吧!
 “我下午還有好多事情要做,你待會的話,去聯系一下你表姐,她願意做這個向導的話,最好,也是不願意的話,你再幫忙聯系別人。”

 張雲對著懷裡的越月說道著。

 “知道瞭,我表姐會答應的,你就放心好瞭。”

 越月肯定著。

 心裡想起瞭一些事情,臉上顯得不好意思瞭起來。

 “對瞭,我什麼時候可以住到你傢裡來啊。”

 越月說著這樣的話時,小臉紅著。

 可是這樣的問題,對越月來說,還是蠻重要的。

 進入瞭他的傢庭,才算是他的女人。

 越月心裡認為著 圖書館人不多,稀稀拉拉的。三兩個同學坐在位置上,也有個別同學在書櫃和書櫃間徘徊。。

 “這個。”

 聽著越月 羅漪驚呼:“你們學校還有巴士?”的話,張雲的大手,拍打在她的屁股上,玩著。

 一邊玩著,嘴裡一邊笑著——急啥,我傢裡肯定有你的位置著。

 “誰說人傢急瞭,隻是問問,免得讓人傢等著等著,心裡苦悶瞭。”

 越月嘟著道著。

 “放  話音戛然而止。心好瞭,你明天不是要和我去京都市嘛,在那裡呆那麼幾天的時間,你還怕我們沒擦出什麼愛火來瞭,隻要有瞭愛,有瞭火,你住到我傢,還不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張雲拍著越月的大屁股玩著。

 手指留戀在越月的肥臀上。

 感受著身後的情況,越月心裡暗暗想著——嘴裡埋怨著人傢的屁股太大瞭。

 “玩起來,卻又不管不顧著,一副喜歡玩大屁股女人的樣子,男人啊,真是口是心非的東西。”

 越月趴在張雲的懷裡。

 任著張雲玩弄著自己身後的肥臀著。

 不過張雲玩著玩著,就顯得離譜瞭。

 手指玩到瞭越月的臀縫裡面。

 “你這傢夥,大白天的,玩哪裡啊。”

 越月嘴裡害羞著。

 越月自然願意,被張雲騎瞭。

 可那也是有先決條件的。

 那就是單獨相處在一個屋子裡。

 可是在眼前這樣的環境下,被自己的男人,玩這樣私密的部位。

 越月可不願意著。

 “他倒好,玩的快樂著,我可不行瞭,捏人傢屁股玩,人傢下面都濕濕著,要是在人傢臀縫裡 不會吧?剛剛她說的那些話,他都聽到瞭嗎?面玩,人傢內褲濕瞭,可怎麼辦?”

 “我可不是那種人妻型的少婦,為瞭方便自己的老公,隨便玩著,上班的時候,在儲衣櫃裡,還準備瞭好幾條幹凈內褲著,隨時準備換。”

 越月暗暗怨著。

 “你打算就在陽臺上,把人  -傢玩瞭啊?”

 越月白瞭張雲一眼。

 “那,那也要到晚上才可以的,大白天,我才不陪你玩呢。”

 越月紅著臉,跑著步伐,走開瞭。

 走到陽臺門口的時候,停下瞭腳步,回頭對著張雲說道——流氓,大流氓。

 說著話,越月就走開瞭。

 聽著越月離開時,對於自己的稱呼,張雲嘴裡笑著。

 “這小丫頭……”

 張雲嘴裡說道著。

 “恩,就在陽臺上把她玩瞭,這可是她說得。”

 張雲計劃著,以後上越月的話,就找一個陽臺上瞭她。

 “雖然這環境蠻危險的,但也刺激啊。”

 想著這些,張雲顯得蠻開心著。

 在醫院陽臺上,又待瞭一陣後。

 回到瞭自己的辦公室裡面,開始準備著向醫院方面,打報告,把  說到這,陸時熠頓瞭頓,“其實,一直心存不軌的人是我。回國後是我借著工作,幾次三番制造機會去接近她,也是我一直死纏爛打,在單方面的追求她。包括網上曝光的那個小視頻,其實也是我強吻的她”越月申請過來的事情,還有就是向醫院方面,請幾天的假期。

 因為手握著哪一張京都市第一人民醫院的邀請函。

 這樣的事情,對於醫院本身來說,是有很大益處著。

 所以醫院方面,很爽快著批下瞭假期。

 至於把同樣一個實習醫生,申請過來,給一個身份是實習醫生的張雲做助手。

 這樣的報告,看上去顯得離譜著。

 可是報告上關聯的兩個人,身份特殊,所以的話,醫院方面,也是很重視的。

 張雲的身份就不要說瞭,恐怕此時的他,在醫院裡主刀醫師中,除瞭曹雲德和越進外,就數他最厲害瞭。

 這樣的一個醫生,雖然是實習的。

 但是申請一個助手醫生,也是說得過去的事情。

 另外一個越月,因為和張雲的兩次主動表白,有著這樣的前提條件,她給張雲做助手醫生的話,也顯得很靠譜著。

 醫院的主管副院長,拿到瞭這樣的一張報告單。

 分別向越進和越月詢問瞭一下。

 詢問的結果,不僅越進表示主動放人著,越月的話,在問瞭一下,報告單上的內容後,感覺和自己提的要求,還是可以的。

 所以也答應瞭。

 打算等張雲去京都市出差回來後,正式的跟在張雲的身邊。

 成為他的助理女醫生著。

 張雲下午的事情,還是蠻忙碌著。

 雖然要出差瞭。

 但是手中堆積的手術,還是蠻多著。

 在正式出差前,張雲把手中的手術,又做瞭一個。

 張雲也不敢多做的。

 雖然有能力多做,但他在沒有完全瞭解病患情況的前提下,他是不會盲目動手的。

 做手術,不是光講醫生的手術能力如何著。

 而且也要對病患身上的情況,摸清楚瞭,才可以的。

 當然還要等病患的身體狀況,適合做手術的時候,才可以做著。

 張雲可不是一個急於求成的醫生。

 他知道,成為一個名醫,要的不光是手術的磨練,也是時間上的一個磨練。

 名醫,沒有幾年的時間,沒有幾十個大型手術的經歷下,是難成名氣的。

 張雲心裡認為著。

 張雲輕松著完成瞭一個手術後。

 出瞭手術室,越月就給他來瞭一個電話。

 在電話裡,自然是和自己的男人,打情罵俏著,同時也把自己表姐,答應陪他去京都市的情況,告訴瞭一下張雲。

 知道瞭這樣的事情,張雲滿意著笑瞭。

 “那就好,去京都市的準備,都完成瞭,那接下來,就可以好好著,和兩位媽約會瞭。”

 做完自己的工作後,張雲心裡想得,都是今晚的約會。

 這件事情,張雲可是很期待著。

 “畢竟我喊她們,都已經是媽瞭,和媽的約會,呵呵,那感覺,多好啊。” 第二天一早,羅漪就起床上班去瞭。

 “在我原來的世界裡,有幾個男人,可以和媽約會著,而我的話,竟然一下子和兩個媽,一起約會著,想想也舒服啊。”

 張雲心裡樂著。

 張雲手術完成後,回到瞭自己的辦公室裡面。

 破天荒的要求自己的一個老婆,在下班前,從自己的宿舍裡,帶瞭幾套衣服過來。

 張雲這件換換,那件換換著打扮著自己。

 換來換去,張雲還是穿瞭一件中規中矩的黑色西服。

 頭上的發,也抹瞭一點發膠著,讓自己的發型,顯得更加好看瞭一些。

 本來的話,自己身邊的老婆,還想給自己身上噴點香水著。

 張雲看著,忙是給拒絕瞭。

 男人噴香水,算怎麼回事啊。

 看著張雲換好瞭衣服,在辦公室的梳妝鏡前,轉著身體看著的樣子。

 張雲身邊的幾個老婆,嘴裡都笑著。

 “很帥瞭,肯定能迷住那兩位姐姐的。”

 徐一一說道著張雲。

 “媽!你看呢。”

 張雲問著玉芬。

 玉芬笑瞭笑,看著張雲。

&n 這次會考改革,徹底讓文科班和理科班靈魂互穿。bsp;“恩!不錯吧,比平時的休閑裝,確實好看多瞭。”

 玉芬點瞭點頭。

 走到瞭張雲的面前,替張雲整理著身上的西裝。

 什麼不平的地方,玉芬用手指幫忙壓平著。

 “媽看瞭啊,都有些不舍得你去赴約瞭。”

 “這麼好看的兒子,貢獻出去,多可惜啊。”

 玉芬嘴裡說  陸時熠一臉意外的降下車窗來。笑著。

 “呵呵,誰叫媽,平時不疼著兒子一點啊,現在可好,別的媽,把兒子的心,給拐走瞭吧。”

 “呵呵,能不能拐走,還難說瞭,看你今晚的表現。”

 玉芬說著張雲。

 “我告訴你啊,她們兩個心裡可是還有自己的兒子著,你要是表現不好的話,說不定她們兩個就會跑回魚龍兵的身邊瞭,不跟你好瞭。”

 “放心。”

&n 羅漪並未把住持的話放在心上,她隻當住持是在安慰她。bsp;張雲看著梳妝鏡中的自己。

 嘴裡口氣堅定著——她們兩個,一定是我的瞭。

 “我看中的女人,還能從我手中跑瞭,怎麼可能。”

 “晚上我就把她們兩個帶到媽的房間裡住著。”  於晚低垂著頭,陸時熠看不到她的神情,索性歪著腦袋,伸長脖子去瞅她的臉色,這會腦袋都快貼在桌面上瞭。他呲著牙咧著嘴,賣著笑臉繼續哄,“你要是很忙沒功夫吃的話,要不,早餐我喂你吃?”

 “呵呵,那我的房間裡,可就有你三個媽瞭。”

 張雲對自己的老婆  “別唱瞭,閉嘴!”於晚磨牙,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拿枕頭,堵上他的嘴。們,都是蠻老實的。

 自己 他將她抵在門板上,不知疲倦地描摹她嬌嫩的唇瓣。遇到什麼事情,都跟自己的老婆們說著,就連自己跟十香珠姐妹倆,哪一個晚上相處的事情,也說道瞭出來。

 所以的話,玉芬她們知道,自己的男人認瞭十香珠姐妹,做自己的母親著。

 稱呼上,已經是媽瞭。

 “三個媽,就三個媽著,騎媽,我感覺舒服。”

 張雲嘴裡暗暗瞭一聲。

 “你這小子,親媽騎不瞭,這種野媽,你就見一個收一個著。”

 玉芬說道著自己的男人。

 嘴裡也是笑呵呵著。

 “以後有機會,我給你多介紹幾個,我這樣的成熟女孩,讓你啊,都認幹媽著,一個屋子裡,養上十個媽,讓你回去一喊媽,有十個女人回應著。”

 玉芬這句話,可說得不是玩笑話。

 給自己的男人,介紹女朋友,那是這個世界女人,通常的做法。

 隻要自己的男人,能力可以,傢裡姐妹感情深著。

 那這個傢庭裡面的妻子,都願意把自己身邊,認識的,自己比較認可的女人,給自己的男人介紹著。

 女孩們,也願意被自己的好姐妹,介紹給好姐妹的丈夫認識 商場門口豎起高聳入雲的聖誕樹, 櫥窗裡貼滿瞭聖誕老人、麋鹿和雪花, 一對對情侶恩愛甜蜜地相擁走在五光十色的街道上。著。

 因為這樣主動的介紹,說明自己好姐妹的男人,能力確實可以著。

 不然的話,身為妻子的,一般是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著。

 好男人,誰不想要啊。

 “那敢情好。”

 張雲嘴裡笑瞭笑,看瞭看掛在辦公室裡的時針。

 “恩,差不多要下班瞭,下班以後,就去接兩個媽著。”

 張雲點瞭點頭,心裡對自己暗暗瞭一聲。

 “小子,加油啊,爭取今晚就拿下她們兩個,讓她們兩個, 【羅曼蒂克:……】成為老子的媽妻。”

 


這裡還有更多更好看的筆趣閣,有喜歡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她被这两混蛋气得不轻,“马上  石箐抬起手,“啪”的一声,毫不犹豫的打在林果果脸上。小女孩被打的瞬间红了半张脸。别看石箐长得柔柔弱弱,这一巴掌  一家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真是好大的笑话啊!打的  “是你  于晚言简意赅的说完,便走。陆时熠一把拉住她的手腕,不依不饶的追问:“同样是助理,你为什么只带刘一鸣,不带我?”说我毛没长齐的”陆时熠小声嘀咕着。一点都不含糊。把地址发给我。”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