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子弹飞赵铭_ 【308】 进驻

34小說網小編歡迎您訪問本站,下面讓我們一起閱讀文章吧!
 “馬大,回來瞭!”金柱聽到開門聲跳瞭過來,“人全帶來瞭,傢夥也差不多都齊,不過沒啥機械,到時恐怕要租用。”
 馬小樂這才仔細看瞭看,來的人全是鄉鄰模樣。“怎麼都躺地上呢,鋪個破草席子,那多寒磣吶!”馬小樂進瞭屋,對金柱說道,“下午和你出去,到市區南入口附近租個像樣的房子,再支幾張床鋪,怎麼說也得有個樣子嘛!”
 “用不著!”金柱擺擺手,“這個我知道,到時等工地開工,在邊上搭個棚子就成!”
 “那怎麼行!”馬小樂搖搖頭,“刮風下雨的怎麼辦,再說都是鄉親,咱少賺點也得把人給安頓好吶!”
 “馬大,你是不瞭解瞭。”金柱嘿嘿直笑,“都習慣瞭,幹活就住工地,方便著呢。再說瞭,幹這行的,跟牛一樣,吃草睡牛棚,幹活特來勁,要是吃好飼料睡好牛屋子,幹起活來就沒勁使!”金柱說完,妞頭對工人們笑笑,“大傢夥說對不對?”
 “就是,咱就這個命,苦點累點沒啥,就想著到時多拿幾塊工錢,回去還能給娃兒多買幾個肉包子呢!”
 “買啥肉包子,小孩吃的日子在後頭,先買書包,學好知識考大學才對……”
 馬小樂聽瞭想笑,但心頭有點緊,鼻子有點酸,笑不出來,眼前這些粗糙面孔透出的淳樸讓他很感觸。“行,那你們好好幹,到時多給你工錢!”馬小樂這話說得絕對是真心實意,他甚至想第二天去萬順意那裡領瞭錢,每人先點,算是白送。
 “喲,馬大,你可真是!”金柱一聽呵呵笑瞭,轉身對大夥說道:“聽到瞭麼,馬大話瞭,咱們幹活時可得盡心吶,可不能幹懶散活磨工!”說完,又對馬小樂道,“馬大,我帶來的十個人,其中一個副隊長,一個夥夫。”
 “哦,隊長呢?”
 “我啊!”金柱很嚴肅地點點頭,“他們都聽我指揮!”
 “行,你指揮,到時工地就放給你瞭。”馬小樂點點頭,“我忙其它的,爭取咱們的活兒不斷,那樣才有賺頭!”
 馬小樂的話讓大傢夥很有勁,個個摩拳擦掌,說一定要卯足瞭勁幹。
 當天晚上,馬小樂帶著一幫人到瞭一個小飯館,結結實實地點瞭一桌子葷菜。金柱也不客氣,對大傢夥說猛吃啊,吃飽瞭攢勁,過兩天開工給我往日死勁裡的幹!
 酒足飯飽,更好安頓瞭。一傢夥人擁進瞭屋裡,在草席子上展開瞭自帶的棉花被。看得出,被子都是女人給準備的,拆洗的幹幹凈凈,疊捆得很有板樣。可這些男人們根本就沒那個心思在意,三兩下拽斷瞭繩子,抖開被子就睡下。
 馬小樂瞧著橫七豎八地躺瞭這麼一地人,自己有點不好意思進臥室睡床。不過想想也有安慰,起碼他感覺自己能那麼想還算是有良心,有些迫不得已的事,也不必太上心。
 想至此,馬小樂躺在床上安然入睡,直到天大亮。
 起床之後,早飯已經準備好瞭,金柱買瞭一大堆油條、饅頭,還有咸菜,喝白開水,再有就是昨晚在小飯館裡打包回來的剩菜。
 金柱見馬小樂起來瞭,含著一嘴饅頭渣子說道,“馬大,給你買瞭碗豆漿,趕緊趁熱喝瞭!”
 馬小樂走到桌前,拿起焐在熱水裡的豆漿袋子,拎瞭一個小口子,將豆漿倒進瞭暖水瓶,“金柱,你讓我一個人喝豆漿,我喝得下麼!”
 倒完豆漿,馬小樂兩手叉腰,挺著肚子,“各位,等會就去建設局簽合同,盡快去看看場地,然後把你們帶過去!”
 馬小樂嚼瞭一個饅頭,兩根油條,抹抹嘴就出門瞭。下樓梯的時候,馬小樂抓著扶手,一步三個臺階。來到街上就打  “你喜歡上我瞭是嗎?”陸時熠眸底的光彩,瞬間亮若星辰。的,時間不能耽誤。
 一路上,馬小樂的心思沒停下,下午的事情還得想著呢,去找萬順意,他不知道萬順意會不會痛痛快快地把那二十五一把手給他。印象裡,馬小樂覺得做生意的都喜歡拖款子,還會搞三角債,反正最後都有疙瘩。不過馬小樂又想到萬順意多少會考慮范棗妮的面子,還不至於很多分。
 車子開得很快,沒多大會就到瞭建設局。馬小樂也不羅嗦,按照譚曉娟昨天說的,直接來到工程科。
 “你好,哪位是張科長?”馬小樂敲開門很客氣地問。
 “我就是。”一個鼻梁上架著眼睛的中年男人抬頭道,“嘛事?”
 “哦,那個合同的事。”馬小樂直接把帶來的材料放到辦公桌上,小聲道:“譚局長讓我來找你的,簽合同。”
 “哦,知道瞭。”眼鏡張一下笑瞭,點點頭,“你坐會,馬上就好,簽幾個字就行。”
 馬小樂一看眼鏡張很好說話,立刻掏出煙來。眼鏡張擺擺手,“謝謝,不會抽,你自己來。”
 也就一支煙功夫,事情辦畢。
 眼鏡張和馬小樂一起走出辦公室,“馬總,你和唐局長傢是什麼親戚?”
 馬小樂一聽這話,知道不能亂說,得順著眼鏡張的話說,“哦,當然是要緊的親戚瞭,不過我跟你說瞭,怕譚局長不高興,所以還請張科長理解。”
 “呵呵,理解理解。”眼鏡張 假期之後, 高三學生就畢業回傢等成績瞭。笑起來,“其實這話本不是我該問的,就是好奇而已,因為感覺你不是一般人,一手字寫得那麼漂亮,絕不是那些胸無點墨的粗人。”
 “張科長,你抬舉瞭。”馬小樂笑笑,“我幹這行,說實在的,也是迫不得已。”
 “嗯,別說什麼迫不得已,你要是幹下去,肯定能賺足瞭!”眼鏡張笑道,“我看人,一般不會走眼的。”
 “那就托你口福瞭!”馬小樂道,“我要是大財瞭,肯定忘不瞭你張科長!”馬小樂說忘不瞭,不是客氣話,他覺得縣官不如現管,工程科,管得不就是些工程麼,關系搞好瞭,哪能沒有好處。
 眼鏡張拍著馬小樂的肩膀呵呵直笑,不過沒再說是,隻是讓一個姓王的科員把馬小樂領到市區南入口,把實地指給馬小樂看瞭,說一切施工要求都在材料裡。
&n  自從放假後,蘇瀾女士就發現瞭自己兒子情緒很不對。整天唉聲嘆氣,愁眉不展,盯著手機發呆,像是遇到瞭什麼世界性難題。就連他那群好哥們找他 【羅曼蒂克:???】去出玩,他都懶得去。bsp;回住處的路上,馬小樂很輕松,看來事情都挺順。
 金柱到底是個急性子,馬小樂回去把情況一說,他立刻就帶人走瞭,說能抓一秒是一秒。馬小樂也不反對,幹事正在興頭上,他也坐不住,當下就呼啦啦一起去瞭。
 到瞭現場,馬小樂大題指瞭指,就不問事瞭,一切由金柱指揮。金柱圍著場地溜達瞭一圈,說就地取材,把不符合要求的樹都給放倒,剛好用來搭棚子,晚上就住這不走瞭。
 馬小樂不敢耽誤半點時間,得趕緊找萬順意要錢,要不工程先期投入一分錢都沒有,啟動不起來。
 午飯是在工地上吃的,馬小樂要瞭快餐。金柱說吃這玩意挺浪費錢,晚上就不用瞭,可以自己做。
 “對,晚上就可以吃到我做的飯瞭!”夥夫笑呵呵地說,“馬老板,你看咱啥傢夥都帶瞭,下午支個棚子,我到菜市場批一麻袋大白菜,再搞幾十斤土豆,可以吃老長時間瞭。”
 “也別老吃那些玩意。”馬小樂道,“咱出來掙錢不能虧待自己的身子,這樣吧,你負責夥食,豆腐每天不能少 “聽說韓子翔也在咱們班。”一個女生說道。,炒菜要舍得放油!至於葷菜麼,兩天見葷腥。”
 馬小樂對飯菜的安排,工人們聽得那是叫高興,以前在工地幹活,一個星期也吃不到幾片肉,炒菜哪裡舍得放油,水煮的一樣。
 金柱和副隊長沒閑著,兩人合計瞭下,買材料啥的,起碼得三萬,要不動不瞭工。馬小樂說沒事,下午就能拿到錢。
 馬小樂說這話,其實他也沒把握,他不知道萬順意會不會搞什麼花招。
 一切下午見分曉。
 下午兩點,恒祥置業大廈十一樓,馬 ……小樂來到瞭恒宇公司,萬順意不在。馬小樂心裡陡然一驚,覺得這不是個好兆頭。趕緊打電話給萬順意,說合同簽好瞭,讓他回來看看。
 出乎意料,萬順意爭分奪秒地趕瞭回來。見萬順意如此匆忙,馬小樂才突然意識到,在拆遷的問題上,萬順意是比他還要著急一百倍的。
 “馬總,行啊!”萬順意風風火火地一趕回來就把馬小樂帶進辦公室,“真是出乎意料,我還沒想到你能這麼快就把拆遷的事給拿下瞭!”
& 咦,似乎嗅出瞭一點點奸|情的味道?nbs “蛋糕已經到瞭, 飲料夠不夠?不夠讓酒店的人送。”紀舒正在盤點物資。p;“萬總,你就別喊我馬總瞭,聽著不舒服。”馬小 葉瀟揚抱著她,指尖插|入她的發絲,一遍一遍地捋過她絲緞般的頭發。樂笑道,“現在我是個窮光蛋,哪裡能稱總!”
 “老弟你謙虛!”萬順意拿出煙來,給瞭馬小樂一 他們站在單元樓下的枇杷樹旁,樹影斑駁地落在身上,朦朦朧朧看不真切。根。馬小樂接過煙,心裡頭作起怪來,竟然懷疑萬順意是不是會在香煙裡搞鬼,忙說這兩天嗓子炎,不能抽。
 “呵,炎就不要抽瞭。”萬順意看著簽瞭字的拆遷安置合同書,對馬  有感動、有自責、有不安、更有痛苦小樂豎起瞭大拇指,“年輕人果真是有能力,前途無量!”
&nbs   陸時熠見她喝的太急,怕她嗆著,提醒著她慢點喝。這邊才說完,於晚忽然一陣劇烈的咳。 羅漪忍不住瞭,她取下葉瀟揚的外套, 挽在胳膊上,朝她們幾個款款走去。p;“萬總,你就別誇我瞭,現在我所關心的是,那份勞務費什麼時候兌現。”馬小樂道,“萬總,你可知道我的小公司,就指望著這筆錢瞭。”
 “放心吧,我還能誑你瞭嘛!”萬順意笑道,“眼前手頭有點緊,但我保證十天之內把錢打到你的賬上,二十五萬,一分不少!”
 “哦,用不著那麼多。”馬小樂道,“魏東光傢的拆遷,價格高瞭點,把高出的那幾萬扣出。”
 “我還差點忘瞭,剛才隻想著合同簽瞭高興,還沒和你談價格標的事呢。”萬順意道,“公是公,咱們按合同辦事,到時我會扣的。”
 萬順意的話讓馬小樂有點預感,這個老狐貍可能要耍什麼花招,不過聽口氣不像,但不管怎麼說,錢是攥在他手裡的,而且,人傢說十天再給錢,也不是什麼過分的事情,至於到時給多少,那是另外一回事。
 “萬總,那個拆遷安置提款單據在魏東光手裡,估計他不出兩天就會找你。”馬小樂到。
 “那我知道,魏東光來公司有人接待,會告訴他放款時間。”萬順意很輕松地說。
 馬小樂點瞭點頭,想到小廣場工程開工需要啟動資金,想讓萬順意先支付個三五萬,“萬總,我有個請求不知能否說說?”
 “當然能!”萬順意很幹 “原來你寫的作文也不全是真的。”脆。
 “最近我手頭更緊,剛好傢裡有點事,急著用錢,萬總你看能不能先弄個三五萬?”馬小樂道,“最好下午我就能拿到。”
 “嗯。”萬順意聽後一副認真思考的樣子,“也行,我擠一擠,先給你五萬吧!”
 馬小樂一聽,自是高興,可光自己高興不行,還得找點話說呀,“萬總,是不是你那邊的款項沒有到位?”
 “也不是沒到位,但也沒有全到位。”萬順意道,“不過那沒啥關系,就是這項拆遷工程款不到位,也不影響我付你那二十多萬。隻是這兩天公司把資金都集中在銀行瞭,準備驗資呢,我的公司要擴大註冊資金,所以一般不去抽錢。”
 “哦,萬總,看來你的生意是越來越大瞭啊!”馬小樂道,“到底是萬總有路子,啥時多給小弟指導指導!”
 “哈哈,那好說!”萬順意笑道,“我樂意,因為我喜歡有能力的人!當然,指導也談不上,最好就是合作瞭。”
 馬小樂隻是客氣說說而已,他可不想和萬順意合作,與這種人合作,累,而且還沒把握,沒準哪天被坑得連褲子都沒瞭還無處說。不過敷衍還是需要的,“好啊萬總,那承蒙你看得起瞭!”
 極為得意的萬順意走到辦公桌前,拿起電話撥通瞭外面,把會計叫瞭進來,說叫上兩個人,立刻到樓下銀行取五萬塊錢。
 會計走後,萬順意拉著馬小樂做到沙上,說有個事必須說一下。馬小樂一愣,想這萬順意是不是得意過頭瞭,腦袋懵,怎麼待他的態度一下好瞭這麼多。“小老弟,看你是個人才,還真想幫幫你!”萬順意看著馬小樂,面帶微笑,“我手裡還有不少活,你看看是否需要再接一個?”
 馬小樂被萬順意瞧的渾身不自在,想瞭下,說道:“謝謝萬總關心,剛好有個朋友介紹瞭個小活,今天剛開工,眼下我這公司能耐有限,就得一個個來,多瞭就顧不上,不如手上這個做完後,我再跟萬總您聯系?”
 “行!”萬順意很爽快地答應著,抬手在馬小樂大腿上拍瞭一下,“幹啥都是慢慢起步的,一口也吃不成胖子,老弟你不貪心,就這一點,你還真是比我強!”
 “哪裡,是我沒那個能耐而已。”馬小樂笑笑。
 “不著急,一切都是鍛煉出來。”萬順意道,“還有個事,我想應該跟你說說,那對你的鍛煉是有好處的。”
 “啥事?”馬小樂已經不想稱萬順意為萬總瞭,怎麼說呢,有種感覺,覺得他很膩歪。
 “招標會!”萬順意邊說邊點頭。
 “哪裡的招標會?”
 “到時我告訴你就是瞭。”萬順意道,“你往後得多參加些招標會,要想把工程搞大,不但要有關系,而且還要學會處理面上的事情,比如招標會上,就有很多可學的。”
 馬小樂似懂非懂,不過也不想多問,隻想拿瞭錢就走人。
 想到啥啥就來。馬小樂的念頭剛落,會計就進來瞭,拿著個大牛皮紙信封,鼓鼓的。“萬總,這是整五萬。”會計的聲音很甜,不過馬小樂都沒功夫仔細去看她長啥樣,隻瞅著那牛皮紙信封瞭。
 “老弟,這五萬你先拿著,等會寫個收據給我就成。”萬順意道,“剩下的還是那句話,十天後給你,至於扣款,到時我看看,不過粗略估計下,要扣六七萬,怎麼樣,沒啥意見吧?”
 “沒有,哪裡會有意見呢。”馬小樂道,“做事得講原則,當初和魏東光簽合同的時候我  盧老太太今天穿著一身喜慶的大紅色刺繡唐裝。她個矮,又勾著背,胖墩墩的一個,這身價值不菲的唐裝穿在她身上,榮華富貴倒沒多彰顯,倒是怎麼看怎麼土氣。就想好瞭,該扣得扣。”
 “爽快!”萬順意抬手又拍瞭拍馬小樂的肩膀,還用力捏瞭捏,“我做工程大大小小也二十多年瞭,還從未見過像老弟這麼爽快的人呢!”
 “哦,幹瞭二十多年?”
 “對,早年是在老傢幹,後來到瞭通港市,不過開始並不在市區,而是在縣裡。”萬順意談起過去,似乎很慨嘆。
 “在縣裡?”馬小樂道,“通港市四個縣,當初你是在哪個?”
 “榆寧縣!”萬順意道,“在榆寧縣,我算是賺瞭,要不也沒這個實力到市裡來摻合。”
 馬小樂聽瞭一驚,不過沒有說他也是從榆寧縣過來的,因為這麼一說,萬順意沒準又要扯上一通。
 接下來就是簡單的寒暄,聊聊幾句,馬小樂便揣起信封走出瞭恒宇公司。
 出瞭恒祥大廈,馬小樂心裡稍稍得瞭些安慰,畢竟拿到瞭點錢,可以解決小廣場修建工程的啟動問題瞭。
 馬小樂先回到住處,把錢放瞭起來,然後就趕到工地,告訴金柱有啟動資金瞭,該買啥材料的可以立馬動手,又讓金柱宣佈一個消息:每人先各一千塊。
 工人們一聽樂得直跳,都說沒想到活兒還沒開始幹就拿錢瞭,接著又都大叫起來要到郵局去把錢寄回傢,讓老婆孩子高興高興!
 馬小樂看著雀躍的工人,心頭湧起陣陣豪情,覺得自己很瞭不起,很是沉醉起來。
 不過,這時譚曉娟的一個電話,讓馬小樂從沉醉中醒來,又進入瞭另一番喜悅之中。
 本書。
 您的留言哪怕隻是一個(*^__^*),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這裡還有更多更好看的筆趣閣,有喜歡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罗漪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手足无措地耷拉着脑袋。 刚刚差一点点就要亲  于晚整个人就像是被抽干了所有力气,她靠着门板,跌坐在地上。双|腿一点一点蜷起,双臂抱着膝盖,脸痛苦的掩埋在腿间。到她了,真是作孽,天降 “我困了,睡觉吧。”良久,她丢下这么一句,把床头的小兔子玩偶抱进了怀里。灯泡。可她却从来没来过。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